第八十四章 集体行动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江诚是个有原则的人。

  他杀人需要理由。

  这理由要么是利益,要么是心情。

  心情也是利益的一种,千金难买我高兴。

  心情愉悦,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益事。

  但凡对他有利的事,无论什么手段,他都会谋得,很少会因情感方面的羁绊导致半途而废。

  就例如为了练刀而杀人,这对他有利,练就杀人刀必须杀人,那他就杀,没别的废话。

  他是天生骨子里就有魔性的人。

  这种人在法度规矩很森严的地方,那就是绝对的危险分子,是不安定的因素。

  所以在上一世,他受人排斥,也只能在游戏中才可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做什么。

  这种魔性,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彻底被释放。

  在那半年杂役生涯里,他压抑,他忍辱负重,那不过为了生存。

  现在他还是需要生存,可他已有能力释放他心中的魔头。

  只是这种魔,哪怕只是释放一点点,也绝对让人感觉大恶,为世所不容。

  他是自私自利的,这不需否认。

  一百点的功劳点换来这次练刀的机会,很值得。

  魔刀斩招式虽繁复,江诚却已摒弃了很多招式,组合出了一套杀人刀技。

  这一套刀技还需继续完善,待到真正练刀驾轻就熟的层次时,几乎便已成熟,若到了炉火纯青的层次,也就可以去学习更高阶的魔刀决。

  这种层层递进式的修习方式,江诚并不习惯。

  他拥有系统,现在若有一部魔刀决摆在他的面前,他可以直接就消耗些任务活跃值快速学会。

  这也就意味着他能跳过入门刀法乃至进阶刀法,甚至直接学习绝学天魔刀。

  不过这种想法也只能想想。

  天魔门对于这类绝学的功法管制很严,包括前置四种功法都牢牢控制住,并不是你想学就能学。

  入门的魔刀斩需要是外门弟子才有资格学习,魔刀斩练到了炉火纯青时,经过考核后还要晋升为内门弟子,方有机会学到魔刀决。

  至于魔刀决之上的三流刀法魔皇刀,那更是非入室弟子无法染指。

  江诚现在也没想急着去学那更高阶的刀法,越是练武习武,他也就越是明白了基础的重要性。

  高阶的功法即便凭借系统的便利快速学习入手,却也未必就能在短时间里练到一定境界,威力未必就会比品阶低的功法好。

  就例如三元神指,他在快速学习时略有所悟,学到后便是百分之十五的熟练度。

  他在几次交战中也用到过三元神指,可到了现在熟练度却还没有突破百分之二十,连初窥门径的层次都不曾达到,也就更别提略有小成。

  反倒是基础功法乃至品阶更低的云雀翔身法,因为品阶低,以他目前积累的武学理念底蕴理解起来很顺利,运用出来也很流畅,因此熟练度涨得够快。

  故而现在习了这部魔刀斩,江诚也并没有因这刀法品阶低就瞧不上眼。

  以前他武学理念境界没到,只以为功法品阶越高越好,快速学习了就能变得很强。

  现在他明白,功法品阶高,未必就代表着强。

  要成为强者,功法好坏很重要,但自己明悟出的道更重要。

  事实摆在眼前,魔刀斩品阶低,领悟起来通畅无阻,组合成自己的杀人刀道更是犹有所悟。

  只不过是在牢狱中练了这么小半天的时间,这魔刀斩的熟练度便已经从百分之五提升到了百分之三十六,算是初窥门径。

  基础刀法更是熟练度暴涨,从百分之五直接提升到了百分之七十二,涨幅刚好是魔刀斩的两倍。

  现在让他以这种初窥门径的魔刀斩,对决一名刚刚学斩头颅剑法的人,胜负是不言而喻的。

  即便斩头颅剑法品阶高过魔刀斩,但功法品阶是一方面,关键还是在于运用功法的人,对于功法是否吃透。

  在肥头大耳的头目恭送下,江诚出了天下会,却迎面撞见了快步而来的血屠张霸以及丧魂枪赵大千。

  看见江诚,张霸眸子一亮,大笑走近,“江师弟,看来你已练完刀了,我二人此来便是寻你,走,咱们边走边说。”

  说着这话,张霸的目光不经意在江诚手中的冷月宝刀上掠过,眼神深处闪过了一丝贪婪,却又很好掩饰了下去。

  “何事?”

  江诚驻足没动,嘴唇抿着很冷漠。

  他想来不喜别人主动热情的贴上来,尤其是不熟的人。

  因为这样的人既然主动热情贴过来,就是抱着某种目的,这种目的无论好坏,他会先往坏了去想。

  “哈哈,江师弟何必这么警惕,我和张师兄也是特意来寻你,这是经过了梁宽师兄的首肯的,否则我二人也不会知晓你就在这天下会分堂。”

  赵大千打着哈哈,继续道,“凉州宝库就将在今晚开启,正道那批蠢货现在也已死了大半,不过那鹤云流却潜伏到了凉州城附近的缙云村。

  他还以为自己藏得很隐秘,却早已被我们的人监视到,现在我们商议着便是要集合一起,去将那鹤云流给杀了,以永绝后患。”

  “叮!”

  “系统提示:触发特殊剧情任务:击杀寒龙剑鹤云流。任务完成奖励:活跃商城三折购买权限一次。任务失败惩罚:随机两门功法废除。”

  系统任务,而且是系统随机触发的任务,奖励竟然是活跃商城的三折购买权限,惩罚也实在够重的。

  江诚心中顿时喜忧参半,却也没表现于脸上,眸子一闪道,“正道那七人包括那批世家子弟,竟死伤这么多?”

  “那倒是没有,死伤惨重的是七剑派的人,那些世家子弟见势不妙逃了不少,倒没杀几人。我们的主要目标也是七剑派的人,那些世家子弟不过没胆鬼罢了。还是先走吧,陈师兄等人都已在东城外等候了。”

  赵大千乐呵乐呵解释道。

  相较于张霸,他性子就显得随和好相处一些,当然,这也都是表象。

  江诚心里思索了下,没再说什么,便随着这二人去了。

  此事既然系统都已提示,这二人应该也没有糊弄他。

  当然,是不是真的和这二人出城,还要到那东城口看到其他人之后再说。

  正道七剑派的弟子竟然已经死伤了这么多,这是有些出乎江诚意料的。

  不过想想也能够理解,他一个人就杀了陆元以及顾子游,还顺手解决了叛徒路阿。

  温瑾瑜等人联手去对付另外那五人,即便有大批世家弟子相助,用点儿手段还是可以杀死对方一些人的。

  那鹤云流能逃,估计也是实力的确够强悍,人榜强者便是末尾的名次,也不是张霸这几人能轻易阻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