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冷月宝刀

魔道巨擘系统 +A -A

  聚宝阁三楼。

  刀剑置于匣中,江诚在对面一管事微笑的目光下,捞起了另外一匣中宝刀。

  以七品上等涵碧剑、八品上等飞鳞刀,再加上白银两千两,几乎千金散尽,江诚才换到了手中这柄刀。

  刀长四尺有七,刀柄上用金丝银丝镶著一钩眉毛月形,此刀名为冷月宝刀。

  心神微凝,这柄刀的具体也便随系统出现在脑海。

  “冷月宝刀(长刀):六品下等。评价:一刀可断数层铁甲,锋锐犀利非常,刀光森寒如冷月,刃口只露出半尺,便可见冷森森一道青光激射。”

  手掌轻移,江诚已握住刀柄,这刀柄入手舒适无比,刀把处一道冷月如钩,寒芒逼人。

  便是这刀把亦可伤人。

  微微用力,细微好听的刀身摩擦声轻轻自刀鞘中传出。

  刀刃方见着,寒光逼人,再抽`出半尺,青光激射似月光寒。

  “噌!”

  整把刀都被江诚拔`出,房间似都被渲染得寒芒一亮。

  薄薄的刀刃前端弧度弯曲处,还有一个似月儿般的缺口,扎人放血,磕夹兵刃,当真两相不误。

  “师兄可对此刀满意?”

  管事躬身谄笑着。

  江诚嘴唇抿着没有说话,但眼神中的亮芒还是表示出了心情。

  刀收入鞘,江诚转身即走。

  魔刀斩他自学了后,还从未用以与人对敌过。

  这刀法若练到炉火纯青之境,还可进修更高层次的魔刀决,那便是六流刀法。

  单单以目前他的刀法水平来说,是不可轻易用刀与人对敌的,否则很有可能被对方轻易瞧出破绽,受制于人。

  刀还是要练,必须要练。

  曾经他杀了孔武时,也得到过一门基础刀法。

  那基础刀法他学了后和魔刀斩一样,熟练度一直处于百分之五的程度,未曾提升过。

  现在既然已经打算转修刀法,便要将基础也抓牢了。

  江诚在一楼又购置了一柄普通铁木刀,离开聚宝阁,再次奔去了梁宽那府邸。

  为了换置这冷月宝刀,他几乎已经用光了所有钱财。

  此次下山他本身就没带多少银两,两千两的银子,还是杀了那江流儿后得到了不少银票,再加上其他一些死在他手里的人,才凑出了这两千两银子。

  一般的江湖客,莫说两千两,便是两百两银子拿出来都要倾家荡产,又哪有能力购买上好的兵刃。

  像江诚这种大发死人财,以杀掠夺的狠人,终究是个特例。

  这再去找梁宽,江诚也是准备了要出`血的打算。

  要快将刀法练起来,按部就班的光练打法进度太慢,去和高手厮杀也没人愿意陪你过招,至于以这目前堪堪入门的三脚猫刀法去和人生死斗,那更是扯淡。

  思来想去,也只能出点儿血,请这位内门师兄给他安排点儿喂招儿的对象。

  “你要练刀?”

  梁宽的双眼就仿佛两道电,落在江诚手中握着的刀上。

  “这是阁内的那把冷月......呵呵呵,你有点儿魄力。”

  他轻笑了两下,也没放在心上。

  六品下等的宝刀,也就对于后天境界的武者算是珍贵,但在他眼里,也只有入了五品的灵兵才够格儿瞧上一眼。

  “一百点功劳点,我可以为你安排合适的人。”

  梁宽来到桌前,倒了杯酒,又将酒水洒到了亭子外的水池中。

  顿时水波荡漾,一堆红鲤鱼汇聚而来,张大口去吞那酒水,一会儿又散了。

  “可以,人在哪里?”

  江诚双目微闪,直接就同意。

  他这次完成任务后,总共才得到六百点功劳点,这还是对方加了三分之一才有如此多。

  不过只要有合适的人给他喂招,一百点功劳点用了也就用了,并不算什么。

  江诚最终被梁宽派遣的一名弟子带到了天下会的堂口。

  这天下会设立在凉州城的堂口便是一座府邸,门口有两尊貔貅,那带江诚来的弟子手持梁宽令牌,一路长`驱`直`入。

  立即便有堂内的头目听到消息,迎接而来,听明事由后大笑着表示没问题。

  江诚观此人无甚气血澎湃鼓荡之感,应该炼骨尚未突破,也只是后天中期的实力,应不是这堂口内的一把手才是。

  不过这也没什么打紧,他来这天下会堂口也不是要见这里的堂主的。

  在这头目带领下,穿过前院,又绕进了一座假山。

  才发现那假山之后别有洞天,随之而下,有一个地底牢狱,颇为潮`湿,光线较暗。

  “这位大人,这牢狱内尽是我会中囚禁的叛徒或敌囚,他们中也只有两三人实力达到了后天后期的境界,其余人都不甚厉害,大人想要练刀,却是再适合不过。”

  穿着锦袍肥头大耳的头目带了江诚进来后赔笑道。

  江诚微微颔首,已经听到了下方黑暗中传来的一些铁链声响和大肆咒骂声。

  他目光微移,幽冷瞳眸似蛇的双瞳落在这头目身上。

  “啊,呵呵呵呵,小的也就不打扰大人练刀了,小的先行告退。”

  这锦袍头目也是明事理的伶俐人,一看江诚这表情立即就哈哈笑着连忙告退。

  他虽然也有后天中期炼骨境的实力,却也知晓自己真打起来有几分几两。

  像江诚这种人,虽然实力境界看上去不强,但毕竟是天魔门外门弟子,气质间隐隐透露的煞气极重,一看就不是善类。

  更何况还要求来这种地方练刀,不是实力过硬谁敢来。

  待这头目退去,江诚听到了上方铁闸门关闭的声音,他这才迈步继续往下走。

  下方有火把噼啪剥啄之声,橙黄泛红的火光在腾跃,有些许黑影在壁垒上狂舞闪动,一道道杂乱的声音和咒骂隐隐传来。

  江诚冷冽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握住刀柄的手有了些要饮血的冲动。

  走完长长阶梯,绕道一看,两排尽是钢铁打造的牢狱,每间牢狱里都困着一个或几个人。

  他们全都铁索加身,尘头垢面、衣衫褴褛,看起来形如恶鬼。

  只是现在这群恶鬼,遇见了比他们还恶的人。

  他们注定要变成恶人手下的磨刀石,磨完后便将引颈受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