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棋子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既然梁宽特意让他最后一个到城外林子,并且没有告诉他路阿以及白千池也在这里,那么便是对他不信任,想让路阿二人监视他在遭遇了陆元二人后的一举一动。

  可除此之外,梁宽却又刻意让白千池先到林子,并且最终路阿还是因白千池的突然出现才立即被江诚击杀。

  那么很明显,路阿也不知晓白千池竟在林子里潜藏。

  这也就可以判断出,梁宽也不信任路阿。

  安排白千池潜藏着就是让他监视路阿包括江诚。

  这简直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

  江诚就是最先露头的蝉,他成功引出了路阿这只螳螂对他动手。

  这或许就是梁宽想要试探出的东西。

  有人暴露了江诚的身份,否则陆元两人也不可能来到林子后直接就开始佯装找人,然后齐齐对江诚动手。

  他们对江诚动手的那一刻,江诚的嫌疑也就洗脱了。

  可旋即路阿又突然出现配合江诚杀人,杀完人后突然就对江诚动手。

  这不是梁宽的安排,完全是路阿自己起了杀心。

  他为何起杀心?

  莫非真如白千池所说,为了功劳,为了江诚所学的功法?

  这个理由并不充分,就算独吞功劳也没有多大的好处,不值得冒险。

  而即便是为了功法,一般也很少有人会把功法带在身上。

  最关键的是江诚的实力并不弱,路阿也并不傻。

  但他却还是动手了,这说明他本身就有问题。

  既然有问题,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故而白千池立即果断现身,配合江诚杀了路阿。

  “陆元和顾子游似乎并不认识路阿。”

  江诚的目光凝视着白千池。

  “这很正常,既然是做奸细的,无论敌我双方,越少人知晓他的相貌和身份越好,他只需要提供一些情报就可以,完全没必要露面暴露身份。”

  白千池笑了笑。

  江诚蹲下`身子,开始在路阿的尸体上搜索有价值的物品,对于白千池的提防没有放松。

  “但他最终还是暴露了,忍不住对我出手了。你似乎可以肯定他就是奸细?你很了解他?”

  白千池摇头,“不是我肯定,是梁师兄在怀疑,梁师兄认为你也有些嫌疑,但嫌疑不大,现在更是可以完全排除了。

  不过路阿却更有嫌疑,他曾经做的一些事情都有那方面的倾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

  江诚手一顿,除了些战利品,他并没有找到什么特殊有用的线索。

  没有什么直接证据证明路阿就是奸细,但路阿对他突然动杀手,这对于梁宽和白千池来说,就是最大的证据。

  江诚也懒得去找了,他心里有些愤怒。

  这次的任务,他完全就是充当一个诱饵的角色,是被梁宽利用的一颗棋子。

  可这是很正常的。

  实力不够,就会被更强的人利用,这是必须要直视的。

  每个人之间的交往,都是在互相利用,互相体现一个价值。

  即便小孩之间单纯的玩耍,又何尝不是一种潜意识中的利用。

  利用交往玩耍时的友谊,获得心情的愉悦,这是出自善意的。

  但被梁宽用以试探路阿这个奸细,用以吸引陆元等人的到来,用以观察他自己的身份阵营。

  这三种目的,可谓是将他的价值完全榨干,对方已从他身上得到了想要知道的东西。

  他不喜欢被人这样蒙在鼓里利用,无论出于何种目的,他现在感觉都很憋屈。

  这种憋屈,若有机会,他会让对方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

  “江师弟,我任务完成,就先离去了,咱们城里再会。”

  白千池似乎猜得出江诚现在心情不太好,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刺激江诚,也从没想过要和江诚一起返回城里。

  当下直接提出告辞,后退几步转身离去。

  江诚的实力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乃至忌惮。

  没有绝对的利益促使,白千池并不打算和这样的一个人成为敌人。

  江诚没有理会白千池的离去,对方不想与他为敌,他现在也不想和对方动手。

  体内的内力虽然在缓慢的恢复,但毕竟消耗太大,战力已经因一场激战削弱了至少四成。

  这样的情况下与对方交手,除非动用锁命针,否则将危险至极。

  收拾好战利品,江诚也便打算即刻回城。

  陆元的那重剑他自是没有要。

  这剑分量太重,带着影响自身的速度,倒是路阿的那柄长刀,江诚拾了起来带走。

  他也学了天魔刀的入门刀法魔刀斩。

  魔刀斩虽只是八流刀法,却是专用以杀戮的刀法,若修炼精深极为厉害。

  且魔刀斩的刀法招式组合有很多,不似砍脑袋剑法残篇那么单一。

  路阿、张霸、包括慕离尘等人,专修的就是魔刀斩。

  尽管他们每个人练出的风格都不同,却也说明了此刀法的厉害程度。

  持陆元的重剑将三具尸体完全捣成稀烂。

  虽然玄冥神掌透体的阴寒内力还是无法掩饰,但其他一些交手时造成的伤势却就不好辨认出了。

  这种毁尸的习惯江诚轻车熟路,虽有时没那个必要,但他却还是要做。

  习惯,是一种很伟大的力量。

  当一个人习惯警惕、习惯注意一些细微的事情,那么他将变得很难缠。

  ......

  凉州城,江诚背着一刀一剑,提着包袱入了城。

  城门口的两队卫兵似乎有了些许不同,江诚感觉其中有几人似乎面熟,细想起来才醒悟。

  这几人竟是曾在梁宽府邸见过的一些护院弟子。

  看来天魔门对凉州城的影响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梁宽的手都可以伸到这城门口戍守卫兵的队伍里,在其中安插自己的人手,能量可见一斑。

  估计不止是这西城门,便是那东南北三大城门口,都已安插了魔门弟子戍守监察。

  不过这种举措也只是起到一个提前预警的作用,并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

  正道弟子如果都到了城门口,那么绝对可以轻松进城。

  天魔门能量再大,也不能阻止其他人进入凉州城,除非那人是朝廷通缉的罪犯。

  可在梁宽的安排下,正道弟子有能力走到凉州城的城门口吗?

  江诚想起梁宽那一层层环环相扣的安排,心中对此人的忌惮更深。

  却不知温瑾瑜、陈方平等人又会被派去执行什么样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