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奸细

魔道巨擘系统 +A -A

  虚空一颤。

  澎湃掌力仿佛汪洋大海汹涌而来。

  江诚这一掌打出实在够猛、够迅疾、够凌厉。

  路阿料到江诚会很快反应,却没料到江诚的反应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几乎他刚刚出刀对方的手掌就已经铺天盖地而来。

  这完全是出乎他的意料的。

  这一掌的威力同样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那铺天盖地的掌印仿佛只有四道,却又似排山倒海,又如同只有一道直取他咽喉。

  明明抢先进攻的是他,现在他却有种置身在汪洋大海之上,坐着一叶小扁舟,面对惊涛骇浪根本就无能为力的错觉。

  “铛”地一声。

  那扫去的一刀直接被澎湃掌印给击得飞荡而回。

  路阿感觉双手发麻,虎口直接崩裂了血肉模糊,这掌力实在可怕。

  但他却惊喜的发现,他看清了江诚这一掌的路数。

  这哪里又是铺天盖地的一掌?

  分明只有一掌,却在轰开了他的一刀后,直奔他的胸膛。

  “滚!”

  路阿反应也极快,暴喝抽刀拦阻。

  可那一瞬间,江诚一掌之后又多一掌,一掌似虎爪扑来,一掌似鹰爪抓摄。

  四象之白`虎朱雀。

  那如鹰爪的一掌直接抓`住了路阿推来的一刀,竟牢牢地把这一刀给抓`住。

  手掌与刀锋摩擦出刺耳的声响。

  那如白`虎猛劈去的一掌已经轰向了路阿的胸口。

  好狠的一掌!

  路阿心胆俱裂,在这一掌将要落在身上的刹那猛地吸气。

  这一口气他吸得十分用力,以至于胸膛都猛地塌陷下去了三寸距离,双目都暴凸起来。

  便是这三寸的距离,江诚这一掌便要落空。

  然而就在此时,突地一道黑影自旁边的茂密林木中窜出,带起一大蓬枯叶飞洒。

  二人一惊之时,这黑影已经一拳打在了路阿的后背。

  “嘭!”

  这是两声闷响合在一起的声音。

  江诚的一掌和那黑影的一拳同时击中路阿的身躯。

  掌心骤然勃发的阴寒暗劲便似刀枪般猛地窜出。

  无比凶猛的气劲轰入路阿体内。

  路阿面色剧变,一双暴凸的眼珠直接被震得蹦出了眼眶。

  腹背受敌,他只觉五脏六腑猛地巨震,似被这一股阴寒的气劲完全撕裂,后背脊椎骨都被直接轰断。

  “噗!”

  一口暗红的鲜血从路阿蓦然张大的口中狂喷而出。

  这一口血简直就像一道箭,因方才路阿的吸气而变得十分迅猛犀利,血箭飙向了江诚的面门。

  又快又凌厉。

  江诚神色微变,骤然身子暴退手掌挥舞挡在面门。

  几乎是堪堪挡住这一道血箭。

  他的手掌都被这血箭的冲击震得发麻,一些零星的血水冲破防线击打在他的脸上,隔着人皮面具的皮肤竟然都火辣辣的剧痛。

  这一口血对方歹毒的运用了内功,又因吸气的劲道用到猛,导致了更为凶猛的一吐。

  不难想象他若刚刚不退不挡,这一道血箭绝对要打得他面门皮开肉绽,彻底花了脸。

  “扑!”

  路阿的身体仰倒在地,两颗眼珠连着肉筋吊在脸上,血水汩`汩而出。

  那突然出现的黑影也闪身到了一边,扎着长长四条辫子,气息很是内敛,一半的脸被凌`乱长发遮住,另一半脸看起来面如冠玉,正眼神淡笑看着江诚。

  鬼面人白千池。

  这真是一波方平一波又起。

  江诚面色微微发白,体内的内力消耗实在太大,经脉里游窜的异种内力都开始活跃翻滚,导致经脉产生了刺痛。

  这些尚未被炼化的内力十分不好控制,虽也可以利用发挥出强大战力,却也存在很大弊端。

  若自身的内力消耗太大,也就可能无法镇压这些异种内力,导致战斗力再次被削弱很多。

  这也是江诚使用吸星大`法一直都很克制的原因。

  他宁愿吸收得慢点儿,炼化一部分再吸收一部分,也不愿囫囵吞枣的一顿狂吸。

  此时体内状况有点儿不妙,但异种内力方才也消耗了一些,尚还在可以勉强控制的范围内。

  江诚目光沉凝,静静盯着白千池没有言语,林子周围,所有走贩包括一些江湖客都已逃得很远。

  “路阿先对你出手了,所以我要杀了他,不过他却死在了你的手里。”

  白千池深深看着江诚道,他的目光落在江诚背后的剑上,打消了心里的一些念头。

  江诚的实力实在太强,他刚刚观察得很自信。

  尤其方才打在路阿身体上的那一拳,他也存了点儿试探。

  可那一拳打在路阿身上的同时,拳劲还未透体攻向江诚,一股无比阴寒的气息却钻入了他的拳头,致使他不得不赶紧撒手。

  这有心的试探反而被江诚无心的一掌给击退,他现在手臂的经脉内还被那种阴寒气息肆虐。

  这种掌法委实可怕。

  况且江诚背上背着的剑都未曾出鞘过,他究竟还有多少底牌完全是未知的。

  白千池不打算冒险。

  “你也是梁宽派到这里来的?”

  看着白千池,江诚眼神微闪,心里一些思绪还未理顺。

  “我知道你想什么,不错,路阿就是奸细叛徒,陆元这二人,其实就是他故意引来的。

  他杀了陆元二人,也就能摆脱自己是奸细的嫌疑。

  最后再杀了你,非但独享这一份战果,使得自己在门中地位更稳固些,还有可能会从你身上得到某些好处。”

  白千池微笑着。

  江诚听着却不露神色。

  路阿的确可能是奸细,但白千池却也有可能是奸细。

  他自己是清楚的,他没有主动去引陆元二人来此。

  但陆元二人却来了,这就有可能是路阿或者白千池引来的,或者干脆就是正道弟子那边安插的魔门奸细引导陆元二人到此。

  陆元二人到这里来的目标这么明显,一动手就瞄准了他。

  这证明对方二人早已得到消息,知晓他的身份。

  就像他也得到梁宽提供的消息,要对陆元二人动手一样。

  很明显,梁宽并不是只安排他一个人去往城外五十里的林子,他同样还安排了路阿、白千池来这里。

  而且看样子还刻意将他们到此的时间给一一错开。

  吩咐他步行来此,便是希望他最后一个到这里。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