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猎物和猎人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听着这些走贩低声的议论,江诚小口喝着酒。

  寒龙剑鹤云流他当然知道,这可能会是待会儿就会出现的二人之一。

  不过他希望这个人不会出现,否则他的任务可能会失败。

  对方能够位列江湖天地人三榜的人榜,即便是末尾七十多名的位置,也应该不比米长老弱多少,实在很难啃。

  这的确是个令人很头痛的任务。

  酒壶里的酒快要喝了一半儿,要等的人却还没有出现。

  等待,是一件很考验心性和耐性的过程。

  没有人会喜欢等待。

  江诚不清楚温瑾瑜他们的任务是否和自己一样。

  甚至他都不清楚那些人现在都去了哪里。

  不过他却知道有一个地方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会太平。

  那地方自然就是曾经他杀死江流儿的酒肆附近。

  那里现在已经被光雷剑王俊凯和一群世家子弟盘踞。

  七剑派之间也并非和睦,王俊凯不可能任由另外六剑派的人独自离去混入城里,他却在外面做活靶子吸引魔门弟子的视线。

  他没那么高尚,正道弟子未必就是高尚的。

  因此他们肯定会有些其他的布置。

  可这些都不关他屁事儿,他现在只感觉有点儿不对劲。

  为什么梁宽说的那两人还没有出现?

  难道情况有变?

  又或者梁宽是把他当做诱饵,来吸引什么人?

  江诚的心在往下沉。

  如果他真的被当做了诱饵,那么现在他的处境将会极为危险。

  很有可能......

  还未待他细想,外面已经走进来了两人。

  的确是两人。

  光明正大的走进来。

  一人穿着云龙锦袍,背重剑,一人穿着黑色武士劲服,持轻剑。

  背重剑的国字脸浓眉,眼神冷的仿佛刀子可以扎死人。持轻剑的马脸厚唇,神色冰的仿佛利剑划过人的咽喉。

  这二人走进来,林子里的温度似乎都因他们严肃的表情降低了不少。

  原本还聊得火热的所有人都话语戛然而止,一些走贩开始挪位置,几名江湖客也纷纷神色露出警惕。

  江诚靠在树上,在这两人进来的瞬间他抓着酒葫芦的手微微一紧。

  还真是如梁宽所说,会有两人出现,他绝对能轻易察觉这两人的身份。

  都不用轻易二字可形容,因为这两人根本就没有易容乔装,堂堂正正就出现在了这里。

  他们的相貌江诚当然都见过。

  这一次七剑派到来的弟子,相貌都已被描绘上了画像,他自然见过。

  那背重剑的便是泰山擎天剑派弟子――霸剑陆元。

  那持轻剑的则是庐山升月剑派弟子――破浪剑顾子游。

  这两人竟然齐齐到了这里,又是为何而来呢?

  他现在该出手吗?

  江诚眼神也露出一丝警惕忌惮,如另外几名江湖客一般缩了缩身子。

  然而很快他就心中一惊,这两人走入林中后眼神便似狼一般扫视所有人,仿佛在寻找什么人。

  这就是梁宽交代给他的任务?

  现在明显对方是早已知晓一些内幕,莫非梁宽主动放出消息吸引来这两人杀自己?

  又或者梁宽竟那么看得起自己,认为这两人吸引过来了自己还能杀一人从容而退?直接完成任务?

  开什么玩笑?

  “嚯!”

  “嚯!”

  “嗖!”

  那一瞬间,三人同时动手了,一出手便是最厉害的杀招。

  陆元以及顾子游显然是早就知晓江诚的身份,刻意观察每一个人佯装寻找的姿态,其实是在慢慢向着江诚靠近。

  而江诚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即便他不知晓这二人早已明白他的身份,他也会抓`住任何一个时机立即出手。

  现在主动出手在理论上来说危险性很大。

  很难有机会瞬间重创其中一人。

  但问题并不在于有几成的机会,而是在于你能否把握住机会。

  若真能把握住机会,即便时机并不是最好,一成机会也足以扩大成优势。

  江诚对于机会的把握一直都很到位。

  这瞬间出手,几乎还赶在陆元两人之前。

  一动手便是最霸道最凌厉的一指。

  断玉分金!

  这一指出空气都被刺得一阵尖啸,被黑煞手套包裹的黑色手指便是利剑的剑尖。

  顾子游神色微变,他几乎刚刚拔剑出鞘剑势都未展开,江诚却已攻到了身前。

  这突然爆发的攻势实在太快,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他只得横剑回防,硬生生从进攻之势转变为被迫防守。

  “嗡!”

  一柄有成`人手掌那么宽大的重剑突然从天而降,直接斩向江诚进攻顾子游的必经之路。

  这一剑势沉力猛,江诚必须得退。

  否则即便能接下也会由攻转守,届时缓过气来的顾子游再配合陆元进攻,他将彻底落入劣势,刚刚占据的一点优势将瞬间荡然无存。

  可即便是退,那也只比守好上一些,仍旧是垂死挣扎。

  进退两难?

  不,对于江诚来说,现在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和退避。

  重剑虽猛虽强,但他现在手戴黑煞手套,即便是一双肉掌也不畏重剑锋芒。

  那直刺向顾子游的一指攻势不变,对那猛然斩来的一记重剑,他却手掌一翻。

  轰!

  磅礴内力自体内爆发。

  地面落叶炸气纷飞,整个虚空都仿佛骤然塌陷。

  澎湃的掌力完全凝聚于江诚这一掌之上,翻天拖去!

  玄冥神掌第二式杀招――天王托塔!

  江诚怒目开声。

  “钪呛”一声爆响,指尖已点在那顾子游横栏而来的长剑之上。

  雄浑内力自指尖宣泄,近乎四尺指芒猛地爆开,黑煞手套在瞬间坚硬似铁。

  这顾子游手中长剑被这一指点中剑身,直接一颤之后“呛”地一声碎成两截。

  顾子游脸上的讥讽笑意僵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八品中等的升月剑竟然被人一指给点断。

  那一刹,江诚的手掌同时也拖住了陆元斩下的重剑。

  但听金铁爆响,火花四射,大地都猛地一颤。

  空气中似乎嗅得到硝烟味儿,却莫名有种阴寒气息于那霎时间扩散八方。

  陆元那国字脸上流露的冷笑骤然呆滞,只感觉自己这把重剑握在手中竟仿若冰块,散发寒意。

  有一股无匹阴毒的内劲通过剑身传递到了他的掌心。

  “死!”

  江诚瞳眸幽冷。

  一指断剑后余势不减,速度更为迅猛可怕,犹若一道光。

  三分神指之十万火急!

  顾子游大骇。

  然而此时此刻已不是惊骇之时,霎时间他左手似出洞毒蛇自肋下窜出,拳头直打向江诚这迅猛凌厉的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