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乔装出城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明事难做,暗事好成。

  对于正道七剑派以及那批世家弟子而言,他们这些魔门弟子的行踪是完全未知的。

  或许也不算完全未知,因为白中总会掺杂一点儿黑,黑中也总会掺杂一点儿白。

  当黑中有了白时,那么黑得也就不纯粹了。

  不纯粹的事物,就会出现破绽。

  所以为了尽量避免这破绽出现,梁宽在事后又秘密会见了每一人,包括江诚。

  “你崛起的很快,实力成长得也快,所会的一些功法也很古怪,所以你是个怪人。

  怪人一般都有些秘密。

  我没兴趣知晓你的秘密,你敢这么张扬,应该不会是正道那边的人。”

  这是梁宽在私见江诚时说的一句话。

  江诚不能给出什么证明或者拍着胸脯保证。

  那并不是他的风格,正道也好魔道也罢,都不过是别人口中说的而已,他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接下来的任务安排。

  果然,梁宽让他独自去行动。

  “城门外五十里处有块地碑,在地碑旁边有处林子,林子可能有很多人,但他们都不是你的目标。

  你步行过去,等你到了那里后,你的目标会在不久出现,他们是两个人。

  那两人可能都易容了,但你肯定能轻易发现他们,杀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人,你就完成任务了。”

  “五十里外的林子,有两个可能易容了的人会来。正道弟子?”

  江诚目光微闪,点头应下。

  这任务看似不难,只是杀一个人而已,但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成功或者失败,其实都不用太过执着。

  杀了人,也就能完成任务,连系统任务都会因梁宽的承认而判定完成。

  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而即便任务无法完成或者危及到他的性命,那么放弃也没什么,些许任务惩罚并不算伤筋动骨。

  这也就是势力任务的好处,不似系统触发的随机剧情任务。

  势力任务一般而言除了少数的特定任务,失败惩罚都不会太严重,大多数也并不会强制要求去做。

  但系统任务就显得霸道一些,基本只要触发了都会有很严重的任务惩罚,且是强制性的任务,只要触发就必须去完成。

  这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系统的存在实在逆天,想要利用系统得到大量的资源好处,就必须要付出双倍的努力代价。

  没有什么事会是一帆风顺的。

  江诚为了保证这次行动足够顺利,换了一身衣物,用长布缠好了涵碧剑掩藏,并拿出了曾经抽到的却还没有用过一次的人皮面具。

  梁宽既然都吩咐让他们所有人独自行动,并在见他时说了那样的话,那么便证明这次行动的一众外门弟子中,可能是存在一些奸细的。

  或许也可能并不存在,这也只是一个为求保险的措施而已,又或许是为了震慑奸细,让对方产生自己已经被门派盯上的错觉......

  这其中的用意究竟是什么,谁又知道呢?

  反正,他就是他,他只为变强,利用所有可利用的一切变强。

  现在他需要去做的便是找人,然后杀人。

  这可能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也可能将是一场赴往死亡之路的盛宴。

  ......

  一名长相很普通,身材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的青衣男子出了城。

  他扎着凌`乱的发髻,背着一个用褐色布条捆绑好的长形物体。

  也许那是一柄剑。

  他的腰带上还悬着一个酒葫芦,穿着长布绑腿的黑布厚底鞋,看上去不算落魄、也不算体面。

  总之,他就是很普通。

  普通到城门两旁的卫士都忘了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进城的。

  兴许对方是早就进城了,时间太长所以他们也忘了。

  很快这个普通的人被他们抛到脑后。

  因为每个人都在忙,忙着收入城费,忙着紧盯着任何一个入城的人,企图找出一名可以宰一笔的肥羊。

  一般这种肥羊都会很心虚,进城干些不可告人却不算严重的勾当。

  江诚背着剑走在不算宽敞的官道上。

  他是沿着路边儿走,主道上会有些商队的马车路过,马蹄和车轱辘碾过地面,带起的风尘很大。

  偶尔他会打开酒葫芦的木塞,喝一口不太好喝的苦酒。

  酒水是苦的,喝多了才能令人始终记得这苦味。

  习惯这种苦,从而不会被某些甜酒烈酒的新鲜冲昏了头脑。

  五十里的路程,不算远也不算很近,他走完这五十里已经尘头垢面,看起来更加普通,甚至落魄。

  前面已经出现了一块地碑,标识着凉州城的地界,碑的道路旁边有处林子,林子里此时的确有很多人。

  江诚仿佛有些走累了、乏了,他无精打采走到了道路旁的林子里暂时歇歇脚。

  林子里大部分人进出城中卖脚力的小贩,又或是跟他一样不算体面的江湖客。

  他的到来,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不过很快这些人又聊了起来,不再关注他。

  靠在一颗大树的树根下,江诚抓着酒葫芦望着头顶的树荫。

  他看样子不是出来完成任务的,反倒像是出来闲逛的。

  然而便这么躺在树荫下,他的心却始终紧绷警惕着,耳旁已经听到了一些情报。

  是那些走贩在低声议论交谈,偶尔会有一两名面上带着矜持和自傲的江湖客会插嘴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哎,你们知道吗?听说七剑派那批人现在还呆在两百里外的那处凶地,扬言要将杀江流儿的人挫骨扬灰,估计是想要挑衅天魔门的人,引他们主动上钩。”

  “你当天魔门的弟子都是傻`子?怎么可能会有人去。

  我倒是听到消息,除了七剑派之一点苍剑派的光雷剑王俊凯,另外六大剑派的杰出弟子都已消失了踪迹,不知潜伏到了何处。”

  “这消息我早就知道了,七剑派的弟子也不傻,他们当然知道在明处成为活靶子是多么危险的事情,一部分人潜伏起来也很正常。”

  “凉州宝库开启,历来都是正魔两道的外门弟子展开较量的时候,却不知这次是道高一尺还是魔高一丈。

  这次七剑派是以天山剑宗的弟子寒龙剑鹤云流为首。

  此人实力已臻至后天大圆满之境,和天魔门外门金榜前五的那五人同是列入江湖人榜之上的强者,虽只是七十多名的位置,却也厉害非常。

  有他潜藏在暗处,对于天魔门的弟子来说,便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