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众人忌惮

魔道巨擘系统 +A -A

  血屠张霸、丧魂枪赵大千、要命三刀路阿、小魔将雁墨、鬼面人白千池......

  这一个个在天魔门外门金榜弟子中都是位列前三十的人物,是未来极有可能晋升成内门弟子的强者,却于今日齐聚凉州城。

  而除却这些人,无论江诚、温瑾瑜、陈方平,又或者那目前还只是黑衣弟子的叶孤独,又岂是寻常之辈?

  轻歌曼舞中,小半盏茶的时间过去,缺席的南院弟子也均都赶来。

  同样三人,气质迥异。

  分别是伤心刺厉无生、开碑手燕秋、以及一脸笑盈盈的麻婆冯芊。

  这三人看似形同一路,实则各怀鬼胎,进了大厅后先是拜见了梁宽,而后也暗暗观察其他人。

  他们的视线落在江诚以及叶孤独的身上时,二人陌生的面孔引起了三人的注意,均是目光微闪,心中有了猜测。

  “三位落座吧。”

  梁宽的抬手淡笑着招呼。

  “是。”

  厉无生轻笑抱拳,寒星般的眸子从江诚身上收回,缓步走到了江诚下手的桌案四平八稳的坐下。

  另外两人见状也均都神色不变,依次落座。

  “没劲儿!”

  抱着舞姬大肆其手的血屠张霸轻哼一声,狠狠地抓了一把怀里舞姬娇`嫩的酥`胸。

  那舞姬因疼痛身躯微颤,却不敢吭出一声,只觉胸口那一坨肉似乎都要被这一下揪掉。

  几个人喝酒的喝酒,观舞的观舞,没人在意血屠的话。

  他们当然知晓血屠说的是什么意思。

  厉无生在金榜排名第八、燕秋则位列第十五,麻婆冯芊位于第二十四。

  这三人都非善茬,却也甘于坐在江诚的下手。

  没有人会是傻`子。

  江诚虽然是刚刚晋升的外门金榜弟子,但他的事迹近些时日已经传遍了整个天魔门。

  毕竟强行闯山还成功的猛人,本就少得可怜,更莫说闯山过后第二天还强势灭杀了慕离尘这样的厉害人物。

  不会有人傻到认为,杀了慕离尘的人,实力仅仅只有金榜二十七这么简单。

  方才温瑾瑜试探了一下江诚,已令在场之人都见识到了江诚的厉害之处。

  若是厉无生也能再对江诚出手,那么或许还能试探出更多的东西。

  在场之人都对彼此知根知底,因为他们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甚至对并未晋升到外门的倾城剑叶孤独都了解极多。

  可唯独江诚,这家伙却就像石头里蹦出来的,一下子就窜到了外门,又在瞬间杀了慕离尘上`位。

  这么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狠人,神秘、强大、内功很强、掌法阴毒......

  可以说已对众人都构成了极大威胁,关键是他们还不知晓这个狠人还有多少厉害底牌。

  自然而然的,想要了解更多,想要别人去当出头鸟试探一下。

  不过没人会那么傻,厉无生不会、燕秋也不会。

  痴迷于剑的叶孤独或许会、也敢于那么去做。

  但他不傻,他没有理由那么去做,除非江诚展现出足够高的剑术造诣。

  人已到齐,梁宽当即便拍了拍掌,所有舞姬全都退下,侧殿大门也立即关上。

  “诸位师弟既都来了,师兄也就不废话,七剑派的那批人已于两日前经过飞鹿峡,昨夜便已到了城外西郊三百米外的一处破庙,被魔鹰窥探到。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大概在两日前,城外两百里处咱们门内弟子着手的一个小酒肆被一把火烧了。

  和那弟子一起身死的还有云州江家嫡系一脉的少爷江流儿,随同之人也尽皆被杀,下手的人,处理得很干净......”

  梁宽说到最后,视线微微看了一眼江诚。

  这个讯息中的内容可以透露很多东西,包括血屠在内的所有人都视线在江诚身上转了一圈。

  便是刚刚睁开眼不再闭目养神的叶孤独,同样也多看了江诚一眼。

  负责杀江流儿的人是谁,大家其实也都清楚。

  即便不清楚,现在听到梁宽这么一说也都猜到了。

  历来七剑派联合世家子弟齐聚凉州城,都不可能完全抱成一团。

  虽然很多世家曾经的祖上可能是正道门派的某个长老,有那么一层关系在。

  可若那世家祖上死了,关系也就慢慢淡化了。

  世家弱点儿就罢了,强点儿的都不会愿意遵从哪个正道门派指手画脚。

  类似云州江家这样的强大世家并不多,类似江流儿这样年少轻狂谁也不放在眼里的世家少爷,却有很多。

  以江流儿的性格,又岂会听命于他人行`事,便是七剑派的弟子他都不一定鸟。

  自然也就不会那么顺从的听七剑派弟子的安排,与其大部队汇合之后再一起出发前往凉州城。

  他总想证明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与众不同、特立独行潇洒快活。

  却最终便死在了这年少轻狂之上。

  来到天魔门的地界儿,却还敢独行横着走,不杀你都感到有些招待不周。

  米长老最先得到情报,于是便最先委派江诚去处理这件事。

  这不仅仅是磨练江诚的能力,也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着想。

  至少在他的麾下外门弟子中,目前而言也就刚刚投靠过来的江诚实力最强。

  若能把江诚培养出来独当一面,也就能和高长老麾下的温瑾瑜、田长老麾下的陈方平有了一较高低的资格。

  这自己麾下培养的弟子越出色,他能向派系内申请到的资源也就越多。

  “今天他们已经都到了江流儿等人死去的地点,魔鹰一直在盯着他们......不过却有六人消失了踪迹,应该是昨天夜里用了什么手段避开了魔鹰的视线。

  他们估计准备了什么厉害手段,就等着你们找过去。”

  梁宽继续说着,语气显得很平淡。

  “他们当我们是傻`子不成,现在要进城的是他们,我们只要阻止他们进来就行了,他们还想守在门外,等我们放弃地利出城去找他们?”

  身材魁梧如一头直立的雄狮的赵大千擦着雪亮的枪尖,嘿嘿笑着粗着嗓门儿道。

  “你们必须要去,那偷偷逃开了魔鹰视线的六人就是潜伏在暗中的威胁,你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会不会混进城里?

  你们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其他人在暗处,并没有被魔鹰发现。

  所以要想将他们引出来,必须得以身试险。

  不过你们也是暗中的人,他们并不知晓你们的行踪.......这是你们行动的优势。”

  梁宽敲击着桌面,话语掷地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