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群雄聚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换上一套干净衣物,江诚随那通报弟子前往凉州城西城区的一座府邸。

  这府邸占地颇大,门前两尊丈高石狮,威武庄严。

  朱漆的大门镶着柳铜钉,门前立着两名身材魁梧彪悍的卫士,黑衣黑帽,英气逼人,均都佩刀。

  江诚随那通报弟子直接进入府邸,这俩卫士也并不阻拦,显是知晓来人身份,看向江诚的目光中还流露出一丝恭敬。

  这二人应该也是门内的黑衣弟子,遣来这凉州城作为梁宽的班底。

  看来内门弟子在门内还是有着不少实权的,尤其是像梁宽这样被委以重任的弟子,门内是给予各方面的资源乃至人力支持的。

  就不知梁宽有没有被控制住。

  毕竟像他们这些魔门弟子,各个桀骜不驯,自私自利。

  忠诚与自私之间,魔门弟子肯定是选择自私的。

  至于忠诚,和利益比起来不算什么。

  那么天魔门昌盛至今,也不可能光靠强大武力镇压,缺乏忠诚的弟子,少了人心所向的大势,再强的宗派也得倒台。

  因此江诚猜测,对于内门弟子以上的这些门内精英,天魔门应该是采取了某种控制手段的。

  这种手段不可能是赐以类似三尸脑神丸的那种毒药,又或者什么魔潭之水,那些玩意儿对弱者还有震慑力,对强者而言,便只会让他们更生反抗叛逆之心。

  故而控制这些精英弟子的手段,极有可能便是长期的洗脑,以某种信仰的力量笼络人心。

  就例如佛教或者道教,吸引很多信徒的膜拜,那些人难道不自私吗?

  可自私在狂热的信仰面前,就会被压制住。

  天魔门应该也有这类手段的,不过这些秘辛之事,江诚目前地位太低,还不够格知晓。

  穿过府邸前堂,绕过假山池泽,穿过一条长长走廊,前方出现了一个小竹林,竹林小径深处,是一座侧殿。

  有丝竹管乐之声悠然自那侧殿之中荡漾传出,隐隐可听到一些女`子娇笑。

  “大人,请进。”

  侧殿门前亦有两名奴仆候着,躬身施礼。

  殿门是大开的,大厅内有舞姬在作舞,均是纱缕薄丝的衣衫,几近半`***鸽蹦跃风情万种。

  这些舞姬每一人都颇有姿色,笑靥如花,身材甚妙,肢体舞动间春光频频乍泄,当真人间绝景。

  江诚走进大厅之时,两旁桌席间的一些座上宾均都视线扫来,瞬间便感觉大厅内十数道气机交错纵横,空气仿佛都在那一刹微微凝固。

  全都是高手。

  没有一人是易与之辈。

  江诚心中微凛,冷冽的嘴角却微微上`翘勾勒出了一丝浅笑,四平八稳的走入厅中。

  居于上座的梁宽见状微微抬手,面上露出淡笑,“江师弟请入座吧。”

  而今右侧还有一排位置空缺,那里坐着两人,一名女`子,一名男子。

  江诚不识这二人姓甚名谁,但他若落座,便要坐于那女`子下手的位置。

  对方面容姣好,长发飘摇,唯独眉宇之间煞气颇重,一双美眸冰冷似铁。

  除了这女`子,另外一名丰神俊逸的男子坐于上首,脸上时常挂着温和的笑,风度翩翩的模样。

  江诚信步走去,视线在那女`子端着酒杯的手掌微微逗留。

  那一双手掌称不上多么美,但却绝对够犀利,绝对杀过不少人。

  五指尖锐的指甲均是暗红之色,甚至两双手掌的皮肤都隐隐透着猩红,手掌析长,不难想象这手掌的灵活程度。

  一双手能有如此异象,又是女`子,这女`人身份已然明朗,定是赤练手温瑾瑜无疑。

  “你确定要坐这里?”

  江诚还未绕过桌案,一道清冷淡漠的声音便传到了他的耳中。

  声音的主人喝了一口酒,目光却没看江诚,她似在对着空气说话。

  周围其他人视线微微从那舞姬身上转移,落到了江诚这片区域。

  似乎有一场好戏即将上演,不过这种场面大家也都见惯了。

  江诚脚步微微一顿,温瑾瑜是右`派的人,他是左`派的人,对方不针对同属左`派的陈方平却针对他,显然也是存在试探之意。

  他没有回话,绕过桌案便要坐下。

  温瑾瑜眸子微闪,端着酒杯的手一抖,一杯的酒水便似利箭般“嗖”地飙出,直奔江诚的面部。

  这一手实在迅疾猛烈。

  是以强大内力灌注于酒杯之中,逼出酒水射人双眼。

  江诚冷冷一笑,这酒水快,他的手掌更快。

  手掌一翻便到了面部,无比阴寒的内力自掌心喷薄爆发,酒水落入他的手中便直接凝结成了颗颗冰晶。

  “嗖嗖嗖!”

  这一颗颗冰晶被江诚手腕一抖,似一条银线般飞射向温瑾瑜的额头。

  空气在这一刻似都蓦然降低了些许温度。

  那散发寒气的酒水冰晶让在座一些人纷纷双目一凝,一旁那丰神俊逸的温雅男子也都笑容微滞。

  这是什么掌法?

  这又是有多强的内力?

  竟在接下酒水的瞬间将酒水凝结成冰,这实在太考验内功的修为。

  温瑾瑜同样没料到江诚的反击竟如此犀利。

  她的双眸第一次看向了江诚,正视这个新晋的师弟,那飞窜而来的一条银线在其骤然微红的手掌一扬之间,“啪”地一声,尽数化作了缤纷碎末炸成气雾。

  浓郁的酒香在厅内扩散,还间杂着一股阴寒以及血腥的气息。

  江诚已安然在桌案旁坐下,转头对着温瑾瑜微微一笑,倒了杯酒轻轻举起,抿了小口。

  温瑾瑜神色未变,深深看了一眼江诚,析长的手掌那略微亮起的红芒以及血腥气息渐渐收敛。

  把酒一碗,抿尽恩仇。

  “哈哈哈哈,江师弟好功力,为兄陈方平,认识一下。”

  隔着温瑾瑜,那坐于右侧上首的温雅男子举起酒杯,对着江诚笑了笑。

  江诚略一颔首,同样微笑,却只喝酒,不说话。

  对面一排坐着的六人,此时也有几人在暗暗观察他。

  没有人为他介绍,江诚也根本不识对面六人,不过那左侧上首往下的两人,在气机感应上,给他的危险感觉甚至比温瑾玉都要强。

  其中一人红色眉毛,怀里抱着位舞姬上`下`其`****笑连连,忙得不亦乐乎,桌案上还摆着一把连鞘弯刀。

  若所料不错,此人便是出自东院金榜排名第六的人物,血屠张霸。

  既然血屠在此,那么这人,定就是倾城剑叶孤独了。

  江诚视线移转,落在那右侧第三个桌席的位置,看向那一名和自己遥遥相对的黑衣瘦削男子。

  对方抱着剑、闭着眼、腰板挺直就像一柄剑,平和笔挺的双眉微微上扬,也仿佛两柄未曾出鞘的长剑。

  看不出有多么厉害的地方,但便是这种整个人便似一柄剑般的锋芒气息,就令人不容小觑。

  不难想象若其睁眼出剑,将是何等惊艳的寒光。

  关公不睁眼,睁眼必杀人!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