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难缠的人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客官请进。”

  候在聚宝阁东门的两名红衣女侍均望着江诚含笑邀请。

  “客官,来,这匹马就放心交给小的。”

  一名青衣毡帽小厮谄笑着走上来。

  江诚把马缰随手扔给这小厮,抬脚走入了门内一楼大厅,自有一名穿着黄衣的女`子迎了上来,笑语盈盈望着江诚,“不知这位客官想看些什么?”

  江诚环视四周,这一楼大厅卖的都是些入了品阶的兵刃,诸如精铁剑这类的最多,稍好一点的便是百炼精铁剑,属于九品中等的利器。

  当然,并非单纯只是剑,同样品质的,其他各类兵刃也都有,均是天魔门自产自销的货物。

  对于一般的江湖人士来说,这样的一柄价值十两银子的利器已然足够。

  稍贵一点的百炼精铁剑那是市价五十两银子的俏货,穷一点的江湖客都没那钱财去买。

  手一伸,江诚直接掐住了黄衣女侍的精致下巴。

  对方猝不及防,完全没料到江诚竟然敢在聚宝阁对她动手,一时不查还真让江诚给掐了个正着。

  她低呼一声,袖中冰冷寒锋滑下,大厅内其他位置的侍从见状也均都目光微变,江诚却嘴角掀起一丝笑,声音低低传入对方的耳中。

  “带我去见梁宽师兄。”

  这短短六个字,让黄衣女侍心中一跳,袖中寒锋一抖险些割到自己的手,连忙收了那利器眼神已流露出恭敬。

  梁宽这个名字,并不是什么人都知晓的,至少在这凉州城,知晓这个名字的人屈指可数。

  能叫出这个名字,又称呼梁宽为师兄,江诚显然不是凉州城的人,而是......

  江诚随意松开了手,这女`子的下巴宛若精致瓷器,摸起来很舒服,就不知若使劲掐上一下,那精致如瓷器的下巴会不会碎裂。

  美好的事物,总是那么脆弱,美人儿的下巴估计也很脆弱。

  黄衣女侍有点惧怕江诚那含笑中带着一丝幽冷的眼眸,那瞳仁仿佛直接印在她的心里,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她二话不说转身便领着江诚去往楼上。

  这个举动引起了一楼大厅其他武者的注意,纷纷猜测江诚的身份。

  聚宝楼每一楼层都对客人的身份有所限制。

  前五楼,只需要有钱就可以进入,问题不过是钱财的多寡而已,至于第六楼乃至第七楼,那便对身份地位有所限制了。

  很多空有钱财却无身份地位的富贾,是没有资格踏入其中的。

  作为天魔门内门弟子,又是天魔门委派坐镇凉州城的一大巨头,梁宽自然是有资格随意进出聚宝楼任何一层的,也有资格邀请其他人上楼。

  最终江诚被请到五楼坐下等候,黄衣女侍则上报另外一名紫衣女`子,对方长相很普通,向江诚索要了身份令牌后,也就上楼去通报了。

  江诚目前已是外门弟子,身份令牌自然也已更换,于对方的要求他也配合并理解。

  这整个聚宝阁的人,上到阁主,下到招待的小厮女侍,其实全都是天魔门自己的人。

  小厮基本都是些灰衣杂役充当,女侍则大部分是黑衣弟子被调遣来此。

  天魔门门徒众多,四大院黑衣弟子便是十万,灰衣杂役更是多不可数。

  几乎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杂役和黑衣弟子被调遣派到天魔门各地的产业做事。

  这些杂役和黑衣弟子,相较于门内的杂役弟子而言,日子过得要舒坦一点儿,不那么提心吊胆,甚至每月会有部分薪水报酬。

  不过这类弟子基本全都已被天魔门控制,莫不是服用了魔潭之水。

  天魔门魔潭之水,用之不竭,天下闻名。

  常人喝下此水,便会每隔一段时间痛不欲生精神错乱,长此以往会直接暴毙。

  也唯有一些内力修为够高或者修炼的功法特殊之人才能抵御排解。

  但对于绝大多数杂役和黑衣弟子而言,想要排解此水之毒纯属妄想,便也只能生死受人操控,任人摆布,求得一段时间的保命解药。

  门中之所以还有很多弟子并未选择出山,便是不想服用魔潭之水。

  当然,若被门派选中之时,想逃也逃不掉,还是必须得遵从。

  不是没有人反抗或企图逃走,那些人十有八`九都死了。

  天魔门这么多弟子,其实都是每年那些行走在江湖的弟子坑蒙拐骗进门的。

  每带一个人进门,便会获得少量的功劳点,这是一笔很不错的买卖,不少门中弟子都乐意去做。

  在门中阵法的笼罩下,几乎所有带进了天魔门的人,就少有能逃得出去的,大多数都死了,少数没死的自然会被逼得变强。

  江诚见到梁宽时,这位内门师兄正坐在一张棋桌前皱着眉观棋不语。

  看到江诚,梁宽也只是瞥了一眼,伸手指了指对面的大椅,算是打过招呼。

  江诚见状也不拘谨客气什么,走过去在大椅上坐下,视线落在面前的棋盘,看似是在看棋,其实是在观察这位坐镇凉州城的内门师兄。

  能进内门者,即便不是先天境强者,也应有着后天大圆满的半步先天境实力。

  像曾经那负责黑衣弟子区域荣耀堂的刘执事,估计就是一名后天大圆满的武者,只不过应该是有暗伤在身,又或者年老体衰,所以并没有给江诚太大的威胁感。

  但面前这位梁师兄便有所不同,江诚发现气机竟无法判断此人的实力。

  对方便似深海汪洋一般,深不可测,一丝强大的气势都没有流露。

  不似米长老那般给人极强威慑,却就是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状态,反而令人更为忌惮。

  “你没有看棋,是在想些什么?”

  一道声音突然在这安静空旷的房间响起,梁宽深锁的眉头微微舒展,目光终于从棋盘上挪开,看向了江诚。

  他的两条鬓发自耳旁垂下,双眸并不显得多么锐利,却很是明亮,凝视着江诚时很认真很专注。

  这让江诚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化身成了桌上的这一盘棋子,对方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就像是在看一盘棋,想要找出这盘棋中的秘密与路数。

  一名权柄极大的内门弟子,却如此关注一名不过刚刚出山的外门弟子。

  这样一个对事对人都如此专注认真的人,是个极为难缠的角色。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