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杀人放火

魔道巨擘系统 +A -A

  一具赤`裸上半身的女`子尸体倒地,美丽的胸口处多了一个狰狞的豁口。

  心脏已碎,人已亡。

  殷`红血液被渐渐稀疏的雨水砸碎,稀释了那明艳的色彩,冲刷走最后一丝温度。

  如法炮制,江诚如捏死小鸡般抓碎了另外一名女`子心脏。

  少女凄厉的惨叫声为这场生命葬礼添了点儿凄美的韵味。

  这很冷血很残酷。

  但心中有野望的人,不会倒在这一点点仁慈之下。

  或许这两名女`子当时坐在江流儿身侧轻蔑的笑时,永远不会想到,最终无论是她们还是江流儿,都会死在这名看上去无比懦弱而低贱卑微的小厮手中。

  杀了这两名女`子练功,撕心爪的熟练度已经上涨到了百分之八。

  按照这个武道世界的功法境界标准,江诚认为,撕心爪的熟练度若达到了百分之百后,那么也就意味着他这门功法已经可以踏入第二重境界第一个层次――驾轻就熟,再突破一个层次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便可以修炼更为厉害的六流功法撕心裂肺爪。

  天魔撕天爪是天魔门超越一流功法的绝学,想要学到这门绝学的限制有很多。

  至少必须要将天魔撕天爪的前置四大爪法学会。

  撕心爪是入门篇,属于八流爪法。

  这门爪法练到炉火纯青后便可学习更高一筹的撕心裂肺爪。

  而在撕心裂肺爪之上,还有三流爪法撕云破雾爪,乃至更上层的一流爪法撕天爪。

  唯有将撕天爪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才可修习天魔撕天爪。

  在天魔门,能被冠以天魔二字的功法也只有四部,除去天魔真经,便是三大绝学。

  功法带了天魔二字,便是真正蕴含了天魔真意,那却是江诚目前所不能理解的一种境界。

  涵碧剑剑光连闪,血雨腥风残肢断臂。

  两具女`子尸体斩成七八段不成`人形,心脏处的伤口更是被完美的掩饰。

  这多此一举的虐尸行为江诚做起来简直行云流水,他并不认为这是多此一举的。

  这两具女尸若不妥善处理一下,但凡有一点江湖经验的老手看到了心口的伤势,立即就能判断出有天魔门的外门弟子在附近出没。

  相信绝对会有些好管闲事的正道人士义愤填膺之下要将他揪出来。

  没有人喜欢麻烦,尤其是没有必要的麻烦。

  未来会有一段时间要与正道七剑派的弟子接触,那时再和对方好好玩玩虐杀游戏,或许才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留下一地碎尸,江诚沿原路返回,这里已经不宜久留,他要快点处理好所有事情离去。

  回了酒肆直接进入酒窖,一脚踩死那名已快要醒转的小厮。

  江诚神色漠然换上自己的衣物,将所有收获的战利品装进一个包袱当中,打碎了十几坛烈酒洒在酒肆的桌椅墙柱,一把火直接扔在了这足以燃起的酒水之上。

  “轰!”

  跳跃的熊熊火焰似恶鬼在厉笑,照耀在江诚的脸上阴暗不定。

  酒肆在烈火中疯狂燃烧,外面却又有小雨不断飘入了烈火当中。

  纵然是雨水,也浇不灭这已腾升正旺的火焰。

  江诚冲出酒肆,驾马狂奔,直接离开这片葬了七八条人民的血腥之地。

  往前行约莫十里地,官道的确如黑心手所说,有一大块土地塌陷了下去,雨水积在塌陷的深坑中形成了一个大水洼。

  整条官道都被这塌陷的巨大水坑断截了。

  表面去看,根本看不出这竟是人为的。

  江诚目光一闪扯动缰绳,调转方向从官道旁的林子中绕道。

  马匹在林中多有驻足,一颗颗大树以及荆棘植物都阻碍它的步伐。

  所幸绕道的路程并不远,很快江诚便驾马出了林子,已然过了那截断道路的塌陷水坑。

  再往前行两百余里,即是东北一带颇有名气的凉州城。

  现在天色已将近黄昏,雨势虽小了,却仍旧有细雨纷纷浸`湿`了衣物后十分粘人,两百里的路程架这座下马匹狂奔,至少也得需要小半天的时间才可抵达。

  便是千里马也才日行千里,也就更莫说这连千里马都不算的普通马匹,脚力自然更慢许多。

  江诚估摸着是无法赶在今晚城门关闭之前赶到凉州城了,但却还是要尽量多跑一段路程,距离那江流儿等人死去的地点越远也就越清静。

  黄昏过后傍晚时分,雨已经停了,空气呼吸入肺腑中带着泥土和青草的芬芳,一片清新。

  有些秋虫在黑暗深处的林中发出时强时弱的鸣啼,江诚拉扯马匹入了路旁的小树林,将马匹缰绳拴在树上,他则找了个背风的位置窜上了大树枝桠休憩。

  刚是大雨过后,便是想要燃起篝火取暖也无干燥易燃的柴火,且夜里燃起火光也容易引起一些野兽乃至路过行人的注意。

  江诚打算在大树上将就一晚,这一晚他也并不打算入睡。

  他需要好好炼化整理一下`体内的多股内力。

  自修炼吸星大`法以来,他杀过不少人,却并不会经常施展吸星大`法吸人内力。

  这是因为一些人内力修为太低,多吸收一股并不强大的异种内力进体内,反而使得自身内力驳杂,实在得不偿失。

  更也是因为吸收他人的内力想要完全炼化是需要些时间的。

  尚未炼化一股异种内力,就又去吸收另一股,便如同金鱼吃食一般,迟早要被撑死。

  融功法门的确可以助以炼化他人的内力,但却并非瞬间就炼化掉,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磨合的。

  博而不精,有时内力多了也并非好事,反而导致多股内力在体内控制起来要多费心神,互相牵制之下给敌人可乘之机,并不能有效提升太多的战斗力,反而是个麻烦。

  江诚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施展吸星大`法吸人内力一直都很克制。

  被快速提升的内力表象所迷惑的人,那是心智不坚的人,被迅速提升的力量所迷惑,最终不能控制这股力量,反而被这股力量反噬。

  江诚足够理智,他不愿成为力量的奴仆,而是要将力量掌握在自己手中。

  现在,体内将近十八年的内力,其中有大概三年的内力已被他炼化,融入了他本就拥有的十年内力当中。

  他现在自身所能完全控制收发由心的内力,就是这十三年修为的内力。

  以这股内力去炼化剩余还未被彻底炼化的几股内力,慢慢磨合,大约只需要两月的时间就能将剩余的内力化为己有。

  而在此时间段内,他需要注意的就是尽量克制,不能贪得无厌吸收太多的内力。

  否则不需吸收多少,只需吸收的外来内力达到十年的程度,他就必须得分出大部分内力去镇压这股外来内力,战力绝对要大打折扣。

  现在只是五年内力需要镇压炼化,他的战力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而会随着这股内力被慢慢炼化,变得越来越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