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大杀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噌。”

  腰间狭刀迅速抽`出,那佩刀护卫双目怒火腾升,方要冲来砍杀,身子却一晃,额头泌`出细密的汗珠。

  江诚身形似弱柳迎风左右摇摆,提前避开三人的合围之势。

  此刻再看他哪里还有那先前胆小懦弱的模样。

  “给我死!”

  老马夫暴怒大喝,舍弃闪避一旁的江诚反攻黑心手,瞬间而出的武器竟是一柄软剑。

  那软剑便似一条毒蛇飞窜扎向黑心手,剑芒长达四尺。

  空气都被剑芒切割巨颤发出赫赫之声,满室清寒剑光爆闪,黑心手大骇暴退,手中几道暗器激射点出。

  “叮叮叮!”

  几道暗器均被弹开。

  那剑芒一闪已然绕到黑心手的身前,却于那一刹骤然停滞。

  “贼子!”

  老马夫怒斥,江诚已然持剑攻到他的身后,涵碧剑的锋芒直指后心,他即便能杀死黑心手,也必然死在江诚这威势不小的一剑之下。

  剑光连闪!

  转瞬他已变招,和江诚对剑不下十数下。

  黑心手面色惨白,从鬼门关中逃过一劫,却也心头勇气凶戾之气,视线锁定向便要冲杀围攻来的两护卫,阴阴一笑手腕一抖,两道白色暗器激射向俩护卫。

  这暗器太快,俩护卫纷纷出手抵挡。

  一刀斩破了一个,一手便要磕飞另一个。

  岂料这暗器碰着就骤然破裂,一大蓬灰粉扑面而来。

  “卑鄙!”

  俩护卫均成了白无常,怒吼暴跳。

  这暗器却竟是下三滥的石灰粉。

  “噗!”

  便于此时,江诚已与那老马夫指掌相接。

  指是三分神指,一指断玉分金。

  却在那对攻的霎时间,江诚身体巨颤,脚步踉跄连退。

  那老马夫同样手掌剧痛发麻,厚实满是老茧的手掌上,一个血印就点在劳宫穴的边缘,致使他颤抖着都使不上劲不说,心脏更是一阵发闷。

  劳宫穴本就对应心脏,点中此穴,便震动心脏,重则直接导致人毙命。

  “好强的内力。”

  江诚双眸冷冽,只觉两指筋骨都有些受创,这一指后提不起力道。

  对方内力实在强大,比之他还要强上三成有余,刚刚这强猛一指竟还被对方给逼退。

  不过三分神指霸道异常,这断玉分金一式由融入了天霜拳的凌厉霸道,一指出端的便似刀剑刺出,对方此时绝对不好受。

  指法本就克制掌法。

  对方刚刚一掌击来,他临机而变飞快一指点出。

  那一刹二人的变招都太快,他那一指更是迅猛无比,对方想要变掌为爪猛抓他手腕都已是迟了,被一指重创。

  “上,你们还愣着干嘛,快上。”

  江流儿踉跄脚步向着酒肆外逃去,招呼几名家奴上前退敌。

  此时黑心手一人就缠住了两名护卫。

  两名护卫尽管实力强悍,但先是中了无香`软筋散,一用劲儿毒素见效更快,而后又被石灰粉蒙了眼睛,现在可以说是没了爪牙的老虎,完全失去了威胁。

  老马夫也强不到哪里去,完全靠强大内力硬撑。

  这一刻对方再度受创,江诚自然不肯放过大好时机,冷笑冲杀过去,砍脑袋剑法两式杀招接连施展。

  剑锋下老马夫左支右拙险像还生,若非内力实在太强,江诚直接就一记玄冥神掌过去了结了对方,现在却也只能磨死这命硬的老家伙。

  几声惨叫传来,冲杀上前的家奴不过普通人,还未形成多大的麻烦就被黑心手几道毒镖给戳得重伤或毙命。

  江流儿却在两名女眷搀扶下逃去了马厩。

  这少主也委实窝囊怕死。

  江诚却不为所动,要杀这江流儿实在再简单不过,却不能放过面前这老马夫,否则若给对方喘息机会,待对方逼出了毒素只会更为麻烦。

  这老马夫也是够忠诚,明知若继续纠缠下去是死,但为了掩护江流儿顺利逃脱,拼命也要缠住江诚,招招是以命博命的打法。

  又一声惨叫传来,却是黑心手一时不查被两手空空的护卫一拳打中了肩膀,整条肩膀都被打碎。

  此时才看清,这护卫竟是学的铁环圈,两条被袖子遮掩的胳膊上全是大个的铁环,刚刚拼命一拳打出,那铁环互相撞击形成冲击之力,直接废了黑心手的胳膊。

  形势顿时又有所转变。

  江诚眼神冷冽剑势一转猛抽而出,四尺多长的剑芒仿佛又窜的银蛇,噬咬向老马夫的心窝。

  这老马夫避都不避,软剑无定钻向江诚全身要害,却于那刹那江诚剑招已变,抽击之势改为飞绞。

  一阵刺耳声响之中,软剑锋芒被江诚一剑瓦解,他身形飞窜一指“十万火急”点出。

  老马夫悍不畏死同样一掌拍向江诚,对这一指根本不挡。

  “噗。”

  一指直接扎破老马夫的咽喉,恐怖劲道将其脖子完全洞穿,鲜血似箭矢飞出。

  却是那刹那,老马夫的一掌同样打在了江诚身上。

  这一掌本应打中江诚心窝,却被他面前扭`腰使得这一掌只打在了肩膀上。

  掌中大力澎湃爆发,一股沛然吸力却从江诚肩膀传出,转瞬消失,经脉中不断游走的磅礴内力与这一掌之力形成冲击,化解抵消了大部分力量。

  江诚中掌瞬间身形已然顺着掌力飞出,老马夫死去的尸体倒地,他的身形却在空中飞旋一周落地连退,终于才卸去这亡命一掌的力道。

  此时左肩已经完全麻木使不出力,虽未伤及骨骼,但筋脉肌肉却已受创。

  “死吧。”

  持刀护卫一刀怒斩而来,被石灰粉烧伤的双目虽然不能看清,但听声辩位的能力还是具备的,这一刀准确无误劈砍向江诚的脑袋。

  江诚眸中寒芒一闪。

  一道剑光闪过,刀光剑影中,刀还未落在江诚身上,剑已经从护卫怒吼的嘴中插入,完全洞穿猛地一震,恐怖剑芒便自其嘴中爆发。

  又多一具尸体倒地。

  江诚却已身法展开,猛追向已骑上马逃窜的江流儿。

  这江流儿也是狠毒,为了保命提前杀了其他马匹,自己骑上唯一一匹未死的马匹飞逃。

  然而他的算盘终究要落空,马匹跑起来是快,但若论短时间爆发速度,这不过普通的马匹还真不及江诚的脚力。

  只是十几息的时间,江诚已然一个纵跃飞身追上。

  骑在马上的江流儿回头便打出了一串暗器。

  江诚冷笑一剑横扫,火星四射,暗器均被磕飞,一脚踹上江流儿的后背将其踹飞下马。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