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伪装

魔道巨擘系统 +A -A

  “不必紧张。”

  江诚平淡道,对那黑心手的小动作也没太放在心上。

  对方虽然习武时间很长,实力境界和他相当,都是后天中期的炼骨境实力,但真实战力却相差很大,便是陈广严估计都要稳胜过此人一头。

  他蹲下`身子开始扒小厮身上的衣服。

  “这,师兄你这是?”

  黑心手有点儿懵,不过见江诚似乎另有打算,并非心生歹念,他也就稍稍松了口气。

  小半刻钟后,江诚已经换上了小厮的破烂衣物,将自己那一堆衣物都藏好,吩咐黑心手把小厮扔进了酒肆的酒窖里藏好。

  若非是担心血腥气息会被人嗅到察觉,江诚绝对一剑直接杀了这小厮。

  原因无他,这小厮太机灵了,虽然对方可能是和黑心手有点儿沾亲带故的关系,明白一些事情。

  但有些时候,人还是不明白的好,知道了太多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万一待会儿那江流儿一行人来此歇脚,这小厮的眼神儿或动作泄露了什么马脚引起对方警惕,那便得不偿失。

  这样的事情虽然发生几率很小,但江诚却要完全杜绝。

  细节决定着成败。

  准备妥当后不过少顷功夫,黑心手和江诚均都神色微动,已听到了外面瓢泼大雨下隐隐传来的一阵马蹄和车轱辘轧地的声音。

  “来了。”

  江诚脸上露出了一丝谄媚的笑,这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就仿佛无花果树开了花。

  学着方才那小二一般的动作神色,江诚麻利的迎出了酒肆。

  “哎,客官,雨大路滑,前面路不好走,快里面请里面请。”

  迎面来了一条车队,江诚戴着斗笠赔笑着凑过去,躬身作请。

  就这一会儿,他已经数清楚了这条车队人数,除却车厢里未知,外面披着蓑衣的家奴护卫不下六人,各个神色深沉。

  其中两名护卫一人佩刀,五指粗`壮有力,肩宽胛厚,皮肤如老牛坚韧。

  一人空空两手,眼神便似两道闪电落在江诚的身上,目光森冷仿佛可以割破人的咽喉。

  这两名护卫便都是后天后期的实力境界,骑着高头大马,颇有种凛然精悍的气势。

  驾车的马夫是个灰发老者,一副昏昏欲睡行将就木的模样,浑浊的双眼似都看不清楚路。

  任谁都难想象这似乎风一吹就要嗝屁的老家伙,竟也是一名后天后期的武者。

  “让开道来。”

  骑在大马上的佩刀护卫冷冷盯着江诚。

  一股迫人威慑足以令胆小之人吓破胆。

  江诚忙退开两步,脚步趔趄,似乎被吓到,一副惶恐惧怕模样,再不吭声。

  “哼。”

  两名护卫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里看到一些讯息。

  这小厮年纪不大,身体虽精壮却脚步虚浮,且身上也并没有藏什么兵刃武器,两双手掌也无甚厚实老茧,倒是个寻常人。

  不过这荒郊野外的一酒肆,终究不是善地,该警惕上心的地方还是不容马虎。

  沉吟之间,后面车厢里传出了道年轻而又傲气凌人的声音。

  “老八老九,快点儿开道去歇歇脚,少爷我都快闷在车里闷出病来了。”

  两名护卫均感无奈,当下应诺,翻身下马,那佩刀之人把缰绳扔给江诚,又抛了块碎银。

  “给我把马都安顿好了喂饱了,快去。”

  “哎,谢大`爷的赏!”

  江诚慌忙接下那块碎银子,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惊喜贪婪和受宠若惊,连忙拉过缰绳,一手扯过一匹马把马儿都带去了马厩。

  俩护卫当先迈步走进了酒肆,一眼就看见了忙从柜台走出一脸堆笑的黑心手。

  这两人眼力劲儿是很毒辣的,一看黑心手那虎口及掌上的老茧,再看黑心手走路时的架子,便明白黑心手不是什么普通百姓。

  “你练过?”

  那双手空空走路却发出叮铛声响的护卫道。

  “哎,是的,回两位大`爷的话,小的七前曾练过些庄稼把式,后来得幸有人指点,练了几路棍法,倒也练出了两手蛮力。”

  黑心手也不隐瞒,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他打娘胎里就熟悉,自然明白谎话要说得真假参半,那才容易令人信服。

  “嗯。”

  双手空空的护卫鼻子里轻哼一声,突然身形如电骤然出手,一下子就扣住了黑心手的肩膀。

  黑心手一惊本想闪避,但似乎还是闪避不及,瞬间就被对方给扣住了肩胛骨制住了。

  “哎哎,大`爷,大`爷你这是......”

  黑心手连忙一脸惊恐,伸手想扯开对方的手。

  “嗯?”这护卫一用力,黑心手立即配合着惨哼,“大`爷,别动手,别动手,有话好说啊。”

  护卫双眸锐利似针,“有话可以好说,关键就在于你这店家是否识相,这里靠近天魔门,我们途经此地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引起误会,那你也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

  “是是是......”黑心手声音发颤,“绝对识相,小的我哪儿敢得罪极为大`爷啊。”

  “谅你也不敢。”

  陆续又有几人走进了酒肆,说话的是一名唇红齿白眉心有块印记的少年郎,眉飞色舞一脸骄狂。

  这少年进了酒肆后,一名家奴方才收起油纸伞,又一名家奴殷勤的拉过凳子用袖子擦拭干净看座,最后还有两名美眷为少年郎披上御寒的华裘。

  少年大马金刀在桌前坐下,那护卫这才松开抓`住黑心手的手掌。

  黑心手连忙揉着肩膀龇牙咧嘴勉强笑着,一脸惧意和惶恐的看着少年郎。

  “去把你们这上好的酒拿来尝尝,不好喝就烧了你这破店,还有,去弄几个下酒菜。”

  少年郎颐指气使道。

  黑心手的脸顿时苦了,这当然是装的,“这,这位少爷,我这小店儿......”

  他话还未说完,身上已经挨了一脚,是那佩刀护卫踹的。

  这一脚挺重,黑心手惨叫一声被踹得跌倒在地。

  刚好江诚这时也走了进来,黑心手就被踹得倒在他脚下,立即他便吓得面色发白,后退两步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实际上这一脚的力道虽重,但黑心手还不至于如此不济狼狈不堪,只不过他不敢收缩肌肉去抵抗化解,担心被人瞧出了身体素质试探出了实力。

  至于江诚,那表现得就更是妙到毫巅,简直就是影帝级别的演技。

  以至于那名始终在暗暗观察的马夫老头儿,也渐渐放松了警惕心。

  “让你去办就快去,别废话。”

  佩刀护卫一口痰吐在地上,行`事作风简直就似恶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