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宗门支线任务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天魔门,只是一个小江湖,是江湖中的一部分,出了天魔门,便是小鱼窜进了大海。

  从此海阔凭鱼跃?

  不,能不能凭你跃,还要看实力,还要看你会不会生存之道。

  大雨瓢泼!

  雨珠似串串连在一起的银珠自天空砸落,秋天的季节,少有这种瓢泼大雨。

  雨幕让远山都披上了一层神秘的纱衣,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冷。

  “����。”

  马蹄声在官道上急促的响起,这声音和砸在地上的雨珠形成一个频率,很急很快,却越来越清晰。

  “啪!”

  一滩水被马蹄踏得四溅开来,污水横流。

  这匹马已然眨眼到了五六丈外。

  马称不上什么良驹,骑马的人,也称不上什么好人。

  江诚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纵马在大雨中肆意驰骋,按照情报中所提到的消息指示,向着目标方位飞快疾驰。

  杀了陈广严后,他便直接下了山,离开天魔门去完成米长老交代的那个任务。

  那不仅是米长老交代的任务,也是一个系统任务。

  米长老身为天魔门外门执事长老,他所发布的任务便是势力任务。

  一般这种任务完成后都会得到系统奖励些任务活跃值,也就更别说这次的任务还有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触发宗门支线任务剧情――凉州宝库之争。任务要求:1.击毙七剑派弟子盟友江流儿(时限性,需赶在江流儿进城之前将其击毙);2.前往凉州城寻找内门师兄梁宽,在其指示下击退七剑派弟子,阻止正道弟子进入凉州宝库。

  任务完成奖励:???任务失败惩罚:随机两门功法熟练度清零。”

  这是一种难度颇高的支线任务,任务要求有两个,失败任何一个估计都会判定任务失败,而完成任务的奖励却是未知的。

  原本江诚对于米长老交代的任务也只是抱着一种随便玩玩的心态,但现在既然出现了系统任务的惩罚,那么他也唯有尽点心了。

  当然,如果最终任务难度太高危及到性命,江诚也不会逞强。

  随机两门功法熟练度清零虽然很严重,但只要不死,拥有系统他也能快速成长起来,命没有了那可就一切都玩完。

  快马加鞭,雨幕被撞成破碎的珠帘。

  按照那专门负责情报搜集的外门执事陈哲提供的消息,江家那位少爷此次出行阵仗极大,一路坐着豪华马车,美眷随行、家奴护卫簇拥,就跟个游山玩水似的赴往凉州城。

  一般人想要杀了这江家少爷,不是易事,当然一般人也杀不了。

  据情报中描述,为那江流儿驾车的马夫是名后天后期的高手,家奴随从中也有两名后天后期的强者,至于江流儿本身,则是一名后天中期的武者。

  想要在三名后天后期的高手保护下,杀死有着后天中期实力的江流儿,这难度委实太大,一般的外门弟子休想完成。

  即便是如今已位列外门弟子金榜第二十七名的江诚,若不精心准备设计一番,也不好完成这个任务。

  毕竟虽然知晓对方的实力境界和一些成名绝技,但对方真正的战力如何,还需打过才知道。

  真正交手起来,凶险难料,要出手,那就得做好万全准备。

  此时,他便要赶在江流儿等人的前进路线之前设下埋伏。

  很快,前面已经出现了一家酒肆。

  于这东北地域,建在这荒郊野外的酒肆都不会是什么善良商人,多数都做着黑吃黑的买卖勾当。

  经营这家酒肆的主人同样也是个黑心商人,他的外号就叫黑心手。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层身份,便是天魔门西院的低级执事。

  天魔门内黑衣弟子众多,大多数无望进入外门的弟子,都会在门中修行个几年后就选择成为低级执事出山,在门中的势力支持下经营某些产业,或者是潜伏做些情报工作。

  江诚驾马飞驰而来时,那边酒肆中的小厮已经看见,也不顾大雨连忙迎出了屋。

  马蹄逼近,江诚勒住缰绳飞身下马,蓑衣上雨珠飞溅。

  “哎,这位客官快里面请,里面请。”

  小厮连忙接住了扔过来的马缰,满脸赔笑作请。

  江诚大步进了酒肆,这酒肆四面透风,大雨汩`汩汇集成水有不少淌入了里面,浸`湿`了酒肆中的泥土地。

  冷风吹着号着,似乎要把铺在这酒肆顶上的厚厚一层茅草盖给掀飞。

  江诚也没摘斗笠也不解蓑衣,直接走到了柜台前一拍桌子。

  “可有什么好酒?”

  拉马入一旁马厩中回归的小厮瞅了江诚一眼,目光一闪明白了些什么。

  柜台前坐着一个中年店家,脸似瘦猴,一副市侩模样,鼻子上还有一颗豆子大的黑痣,卖相实在不好。

  听到江诚的话,这店家忙起身,瘦脸堆笑,瞅了瞅外面雨幕朦胧的路,向着江诚微微点头。

  “这雨很大,这位客官你是要喝烈酒还是苦酒呢?”

  江诚也不废话,手掌一翻,多出了一枚令牌,很快这令牌又被他收起。

  “两种酒都要喝。”

  瘦脸店家笑得更盛了,就像一朵菊`花在脸上绽放盛开。

  “任务情况你已经了解了吧?”

  江诚的声音很轻。

  “回师兄的话,前面道路已经不通,地面因雨水冲袭坍塌下去了一片,绝对无人可看出问题,这雨水横溢满地泥泞,路可不好走啊。”

  瘦脸店家笑得奸诈。

  江诚微微颔首,看了一眼那在旁低着头的小厮,“有什么准备,莫要打草惊蛇......”

  “师兄放心。为了这次的任务,我黑心可是拿出了看家`宝贝,市价百两银子一克的无香`软筋散,无色无味,只要分量少些,连银针去测都不易测出,下到酒里......嘿嘿嘿。”

  瘦脸黑心手露出阴笑。

  江诚微微颔首,突然身形一闪窜到那小厮面前。

  “嚯!”

  他的手如鹤喙一下子打出,这小厮根本反应不及,被打中了耳门穴轻哼一声直接昏倒在地。

  “师兄,你这是......”

  黑心手大惊,顿时一脸惊惧警戒,手里已多出了两道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