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只为杀人

魔道巨擘系统 +A -A

  一名黑衣弟子通过闯山成为外门弟子。

  这并不是一件小事,毕竟已有三十多年没有人闯山过,即便是闯山,也几乎全都失败了。

  江诚是这将近百年里,唯一一个闯山成功的。

  这倒不是天魔门无人,百年都难得出一个天才。

  而是江诚的情况实在太特殊,他的实力提升途径实在太匪夷所思,其他人按部就班的修炼,又岂能和他比拟。

  他现在已经引起了一些大人物的注意,例如内门的某些派系高层,又例如那位西院院长庞大海。

  只不过这些人并不会第一时间就找上他。

  即便江诚是个天才,他也毕竟还太弱了,况且他这么高调行`事惹出不少麻烦,也实在太不明智。

  天才如果早早的夭折,那也不过是个废物。

  在一些人眼里,江诚若不懂得低调,若不能应付接下来的一些麻烦事儿,那么他再天才也没人会管他。

  天魔门不是善地,不会因某个弟子天资出众,就似某些世家一般,全力呵护培养,怕伤着怕死了怕夭折。

  在天魔门内,天才也得靠自己的实力和头脑走出一条路。

  或许会给予一些资源上的倾斜,但那也只是一些推动力,并不会护犊子似的生怕你伤着或残废。

  可以说魔门中的弟子,无论天才鬼才,全都似一坛子蛊虫。

  任由你们厮杀争斗,最终成功活下来的,才是有价值的人物,死了的管你是哪根葱,尸体都不会为你埋。

  江诚自然是明白这一点的,就像今天如果他一个没应付好,被米长老给宰了,那死了也是白死,压根儿不会有人为他出头。

  很多魔门前辈会欣赏天资过人的晚辈,却不会因为欣赏就处处维护,除非涉及自己的利益。

  现在,他就要去做一件损人不利己的事儿。

  这件事他早已打算去做,尽管这件事现在他做了也没什么意义,只会给自己添麻烦,却不能带来一点儿好处。

  但他还是要去做,这本与他的原则相违背,他就应该奔着利益而去。

  可他同样是记仇的,曾经为了暂时的和平,他向陈广严屈膝,现在他不为什么,只会找回那一口曾经憋屈的气。

  陈广严最近在别人眼中过得很舒服。

  这种舒服,也只是别人眼中的舒服。

  成为左`派在魔山城的话事人,他是西院众多黑衣弟子中的巨头。

  以前他虽然也是个巨头,但在他头上却还有黄子睿压着。

  现在,没有人压着他,他却自己不舒服。

  因为别人看不到,只以为他现在过得很爽,想去青楼玩哪个小姐就玩哪个小姐,想去赌场来几手输了钱不给,那也都没人敢放个屁......可他很空虚,很茫然,很惶恐。

  他不知道是不是这辈子都要在魔山城中这样活着,又或者他这辈子的时间已经在倒计时了......

  他的叔父吴长老好不容易推他上了位,那么就不可能允许他在今年晋升为外门弟子。

  错过了今年,他还能活到明年吗?

  黄子睿后面的那位也只不过是看山门大比将近,因此才暂时按捺,让他在这个位置上坐得安稳。

  待山门大比一过,他还想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坐下去,那是很艰难的,艰难到绝对危及性命。

  他有种想要逃出这座城的冲动。

  可他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为此他每日酗酒,找女`人,赌博输了赖账......他不清楚自己还能活多久,那么为什么不趁着还能活着,多享受一下呢。

  或许以他现在这幅鬼样子,左右两派若再起冲突,红娘子都能直接杀了他。

  可他的命注定要留给一个人来终结。

  床`上的嘶吼声已经到了一种癫狂的高`潮,早已麻木了这种享受的妓`女却佯装在欢畅而忘乎所以的狂叫。

  这种狂叫往往能满足一个男人最基本的成就感和虚荣感。

  江诚推开门走进这间屋子时,甚至这对疯狂的男女都没有察觉他的到来。

  屋子里满是淫`糜而堕落的气息,江诚缓缓的走向那张还在颤抖的大床。

  床`上有两条狗在狂吠在窜动。

  一条是公的,一条是母的。

  江诚走了过去,他的眼眸自始至终都很平静,幽冷的眸子似毒蛇的瞳仁。

  男女的嘶吼更加忘我,那是一种欲望在释放。

  江诚掀开了珠帘。

  珠帘撞响的动静终于引起了里面一对野狗的察觉。

  “哪个王......”

  陈广严暴怒掀开帘帷,话语还未说完就一下子呆滞。

  他看到了似笑非笑的江诚。

  江诚也望着他,笑得似很友善,却给了他无情的一剑。

  这一剑,已经腿软的陈广严又如何躲避?

  他怎么躲避都躲避不了,这一剑直接刺穿了他的咽喉。

  剑尖刺破皮肤,洞穿骨头,殷`红的血液从剑尖处溅射了出来,洒在了赤`裸`着身体的妓`女身上。

  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时候,莫要轻易瞄准敌人的咽喉当做进攻目标。

  但对付现在的陈广严,把握已经足够绝对了。

  杀猪般惊人的尖叫声从那赤`裸`着身子的妓`女口中发出。

  然而这声音迅速就戛然而止。

  江诚也给了这个聒噪的女`人一剑。

  虽然这一剑没能让对方闭嘴,对方直到死去嘴巴还大张着,但至少这个世界清静了。

  他什么也没带走,直接离去了。

  这一次他不为利益而来,专为了单纯的杀人。

  不为利益,这是很愚蠢的一件事,但从心情的角度来说,这也是很划得来的。

  再多的钱财也买不来好的心情。

  江诚走出了这间房,踏过门口的四具尸体,将染了血的剑身在其中一具尸体身上擦干。

  涵碧剑饮血之后,似乎色泽更加迷人。

  左`派在魔山城的话事人死了,杀人的竟也是左`派的人,是已经晋升为外门弟子的江诚。

  这一天整个魔山城仿佛都抖了三抖。

  一个派系的人,杀死自己派系的话事人,这是很多年都没有再发生过的事情。

  江诚的名字在这一天,似乎开始带了些魔性,似乎名字都染了血。

  他破坏了一些规矩,一般敢于这么肆无忌惮的人,要么疯到底成为巨擘,要么早死早下地狱。

  然而他现在已经离开了魔云峰,离开了天魔门的范围,去往了十万大山之外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