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蒙混过关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拜别米长老,出了离情殿后,江诚长舒了口气。

  能成为左`派执事长老的人,岂是善人,姓米的头发都白了怕是有将近六十岁了,却还在这魔门活得好好的。

  这样的人,头发丝掉下来一根都是空的。

  若今天不是交出了心法,估计这姓米的便要动强了,绝对会以武力直接镇压他强行逼问。

  这是可以理解的。

  换做是他,如果知道某人隐藏有大秘密,实力又还弱小,那么他绝对会擒住此人严刑逼供。

  至于什么规矩法度,不过狗屁。

  规矩就是制定出来让人破坏的,关键在于聪明的人知道以什么方式破坏规矩而不受到惩罚,愚笨的人却只会蛮干酿成大祸。

  现在吸星大`法的秘密是被米长老知道了,不过自己也算是成功的投靠到了米长老的麾下。

  这个半只脚踏入了先天的老王八内功修为极强,江诚仅仅感受到气机就隐约觉得此人内力在自己两倍以上。

  那是什么概念?

  将近三十多年的内功修为,即便不是先天强者,一身内力爆发也可一掌拍死一头老虎。

  拥有这样的内功修为,势必也修炼了不简单的心法。

  虽然可能无法与吸星大`法相比,却也不会差太多才是。

  尤其是缺少了融功法门的吸星大`法,即便给了对方,估计对方也不会太重视。

  毕竟除了少数特殊的心法,一般人想要改修心法,就必须先得散功重修。

  以姓米的这六十多岁的年龄,为了一部弊端极大的吸星大`法散功再重修,即便吸星大`法吸收他人内功提升很快,他也不会冒这个险。

  “他应该没有看出这其中的猫腻,吸星大`法缺少融功法门也自成一体,只不过显得更为魔道一些,弊端太大......这并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江诚顺着山路往下行,去往魔牛峰的荣耀堂。

  这一路上他都在思索方才有没有露出什么破绽,想了许久觉得事情差不多算是处理妥当了。

  主动交出吸星大`法也算是解释了自己实力为何提升这么快的原因。

  而以对方现在的实力,这吸星大`法于对方来说也只是鸡肋,虽具备价值,却又并不显得那么重要,相较于他现在所展现出的价值,为了一部已经得到的鸡肋心法,对方也肯定不会起什么杀心。

  “否则,这老家伙也不会委派我去往那里......”

  江诚想起离开前对方所交代的事情,这估计算是对他的一次考验,让他交一份投名状,也表示把他接纳到了麾下。

  前面红墙绿瓦,已经到了外门荣耀堂。

  门口一方三足鼎,鼎内焚着香,香燃烧着散发着一种血腥气。

  盖因此香乃是由人血浸泡后晒干炼制,配合香料中的一些其他物质。

  燃烧起来可以调动人体内的气血运转,强大体魄,不过也不可经常闻此香气味儿,否则便会性情愈发暴戾,甚至偶尔会莫名发狂。

  江诚一路走来,也遇见了一些外门弟子。

  这其中几乎大部分人都曾见过江诚,因此看见穿着一身黑衣的江诚全都连忙避让或施礼。

  走进荣耀堂,这外门荣耀堂却不比黑衣弟子区域的荣耀堂,显得更宽敞更大,坐镇堂内的执事也有两人。

  分别是一男一女,均都中年岁数,全是左`派的人。

  看见江诚,这中年男女执事都神色露出微笑。

  他们都已听到了风声,知晓江诚于今天上午杀死了王派的慕离尘,并在事后被米长老召去了离情殿。

  既然现在江诚从离情殿安然出来了,那自然代表江诚已投靠了米长老,彻底算是在这外门站稳了脚跟。

  大家都是左`派的人,江诚又年轻实力又强,眼下更得到米长老的青睐,前途一片光明,说不准就是未来的左`派高层。

  故而这两名荣耀堂的执事看到江诚,也都微笑表示亲近之意。

  从荣耀堂出来时,江诚手里已经多了一套衣物和腰牌,并且得到了外门弟子才会被赐予的三门天魔门入门功法。

  何为入门功法?

  也即是对应天魔门三大绝学的最基础功法。

  天魔门三大绝学分别是天魔体、天魔刀、天魔撕天爪。

  至于天魔门镇派心法天魔真经,那却不在三大绝学之列,层次隐隐更高一筹。

  慕离尘所会的刀法,其实就是天魔刀的入门刀法。

  只不过他将那入门刀法练就得驾轻就熟,斩杀过不少强人,故而才博得了个鬼刀的称呼。

  对于这三门入门功法,江诚也颇有兴趣。

  这入门功法练好了,以后若有机会谋得三大绝学,也能快速上手练出火候。

  他当即便耗费了一千五百点任务活跃值,直接把这三门入门功法都快速学习了。

  这三门功法尽管只是最基础的入门功法,却也达到了八流的程度,足以彰显那遥不可及的绝学该有多么厉害。

  江诚估摸着,天魔门的三大绝学,应该都是超越了一流功法的武学。

  至于那隐隐还高出三大绝学一筹的天魔真经,估计就更恐怖了些。

  “就不知若是系统里出现庞斑的道心种魔、传鹰的战神图录、帝释天的圣心诀......这些功法可能够比肩天魔真经?”

  这个答案目前而言还是未知的。

  江诚带着这种臆想,回了青竹小轩后便直接换上了一套干脆利落的清爽劲装,把一头散发箍起扎个大马尾,再把涵碧剑往腰间一挎,颇有些高手风范。

  现在他已经于外门落了脚,但却毕竟风头太盛,也是该出去避避的时候。

  米长老特意吩咐他去完成那项任务,估计也是有着让他出去避避的意思。

  当然,这其中可能也和他接下来要做的那件事有点儿关联,姓米的虽然满口答应帮他顶`住来自吴长老那边的压力,却肯定不会去管其他长老那边的谴责和压力。

  正好把他调出去完成那项任务,也可以堵住其他人的嘴。

  说是惩罚他,让他去戴罪立功,实则也只是打个马虎眼,照顾一下大家的面子。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