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与虎谋皮

魔道巨擘系统 +A -A

  “起身吧,到这里来。”

  屏风后那人说,低沉的声音似乎微弱了些,却仍旧透露着威严。

  江诚闻言便直了腰板儿,也不迟疑,挑起珠帘便走了进去,绕过屏风看见了一张乌木大桌,桌上摆放有文房四宝、古玩、大印。

  桌前的梨木大椅旁站着一人,背对着江诚正将一本书塞进身后的书柜。

  只看这魁梧敦实的背影,便给人一种莫名压迫。

  “你在半月之前才晋升成的黑衣弟子?”

  这魁梧敦实的米长老转身,头发银白却双目暗含锐芒,仿佛一只老虎在窥伺着猎物,视线牢牢锁定江诚。

  这是问到了正点儿。

  江诚也并不意外,只要对他有过一些调查的人,都会对他的晋升速度感兴趣,不过是这米长老询问的方式较为直接而已。

  “是,弟子在半月前晋升成黑衣。”

  他回答得很坦率。

  米长老问得也更直率,“半个月的时间,你连续晋升两次,闯山成为外门弟子。你能给我什么解释?”

  的确,这的确需要一个解释。

  实力强的一方产生了好奇,实力弱的那一方若不能解决这个好奇,那么就是逼对方主动强行来了解一下。

  就像一名醉汉若真对一名女`子的身体产生了好奇,那女`子要么不反抗,乖乖地满足他的好奇,要么就表现硬气点儿,试试看是醉汉强`暴了自己,还是自己成功的放倒醉汉。

  米长老太强大了,江诚现在已确定对方不是先天强者,但却也绝对是先天之下最强的那一批人。

  他对别人玩的一些小手段,对这米长老不管用,对方说什么,自己就得斟酌着给出一个合乎情理的回答。

  所幸他早已对这样的局面有过设想,心中也有谋算。

  “弟子的实力想必长老都已摸清了大概,弟子曾有所奇遇,于半年前便开始暗自潜修。

  因担心这奇遇引起他人觊觎,故在未修成之前一直隐瞒,半月前弟子功法有所突破,于是也便去晋升成了黑衣。”

  “噢~这么说你这强大如修炼十几年的内力,是在短短半年内就修成的?”

  米长老似笑非笑,眼神闪烁着危险的光。

  江诚脸上适时的露出一丝惊诧,却又很快掩饰下去,苦笑道,“没想到这也被米长老看透,不错,这十几年的内力,其实正是我在半年内修成的。”

  “是这样?”米长老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但一双眼睛却慢慢亮起,那明显是威胁和不善。

  江诚点头,“恐怕米长老未曾听说过一门心法,修炼此心法专以吸收他人内力而强大自身,这门心法便是助我这么快修炼出十几年内力的原因所在。”

  “什么?”

  米长老微微色变,“你得到了元阳老人的元阳真经?”

  “元阳真经?”

  江诚微愣,交代出吸星大`法也是迫不得已的权宜之计,但这姓米的怎么有自行脑补出了个元阳真经?

  难不成这个世界也有类似吸星大`法的功法?

  也很有可能,毕竟天下奇人无数,吸星大`法被系统评价也只是四流心法,兴许这个世界的确还有人创出与吸星大`法同样性质的心法。

  “心法秘籍在何处?”

  米长老双目湛湛,看江诚这模样似乎得到的并非元阳真经。

  江诚却摇头,“我既然把这事告诉给米长老你,也便是选择向你投诚,这心法秘籍不可能留下,只存在我脑子里。

  我可以把心法口诀念给你听,想必以米长老你的见识,应该可以看出此心法的来历。”

  这是在玩火,这是在与虎谋皮。

  但江诚已被逼上梁山,在闯山击败段舞婕之时,他就已是走上了钢丝,想要保命,就唯有险中求生。

  成也是吸星大`法,败也是吸星大`法。

  不闯外山晋升外门弟子,心法也会被系统抹去,闯了外山晋升成功,更会被一些人觊觎在心。

  对于江诚所说,米长老也没有怀疑。

  一般但凡奇遇所得的功法秘籍,谁会在修炼成了后还留在身上携带着?几乎都是直接毁去以免被他人夺取。

  “你且念给我听听。”

  米长老坐回梨木大椅,老神在在。

  江诚也不犹豫,将吸星大`法口诀心法完全道出。

  当然,融功的法门他是不会说出的,人总要为自己留一手。

  四流的吸星大`法若缺少融功的法门,尽管仍旧厉害,却也最多只能算五流末尾的心法。

  而且拥有系统在,只要能活命,以后有的是机会获得更厉害的心法,江诚也并不会把吸星大`法太当个宝。

  当然现在的关键还是在于呵好这个姓米的老家伙。

  如果这个老王八得了功法还想杀人灭口,那说不得也只有一拼了。

  江诚这般想着,吸星大`法的口诀除了融功之法,其他已完全念完,他的心神却也分出一部分到了系统的活跃商城。

  此时已过了早上六点的时分,将近巳正(上午十点),活跃商城里的珍惜物品也早已刷新。

  其中便有一物江诚早已关注,先前身中毒针时面对林清俊两人,他甚至都忍不住要将此物购买出来,却终究忍住。

  但现在,若这米老乌龟得了便宜还想杀驴卸磨,那么他说不得也唯有给这老王八来一记狠招。

  没有实力的人才会坐以待毙,有实力有底牌的人,谁会愿意被动受死。

  听完江诚念出的心法口诀,米长老眉头深锁,似在仔细思量。

  半晌他方才眸子微闪落在江诚身上,“你这心法的确不错,以老夫的经验来看,应是某位高人借鉴那元阳老人的元阳真经所创。

  不过这心法自是不能比得上那元阳真经的,若我所料不错,这心法虽然可助人速成内功,却仍有很大弊端难以解决.....那弊端你可曾察觉?”

  江诚心中冷笑,这老家伙还在试探。

  他茫然摇头,“这个......弟子见识浅薄,尚没察觉有什么弊端之处。

  以这功法吸人内力能助弟子迅速强大起来,现在弟子体内的内力有好几股,流转体内赋予我很强的力量,就是每每深夜时分,丹田经脉会有些胀痛之感。

  不知这是否便是长老所说的弊端呢?”

  米长老眸子微眯,江诚表情不似作假,他心中冷哼,“这小子终究武学理念浅薄,即便得了好心法,却也像个暴发户不知运用。

  世上若真有吸人内力而无限制不断变强的功法,元阳老人又岂会惨死......

  不过这门心法虽弊端不小,却仍旧有借鉴利用的价值。只是这小子,胡乱吸`功,实力是提升迅猛,却已酿成大祸,怕是再持续下去就将直接被多种内力撑爆了丹田。

  我姑且饶他一命,以其实力也足够做一枚强大棋子。照他这么练下去,也迟早练成废物,现在能利用就先利用。”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