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米长老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山色空�,林木葱茏。

  青竹小轩里却血腥气息浓郁。

  王派龚矮子一行人走后,林清俊二人便表示要带江诚去离情殿面见执事长老。

  整个西院外门总计有十七名执事长老,其中左`派七人、右`派五人、另有小派系王派、兵派、元派、戊派各一人。

  最后还有一名执事长老却不属任何派系,地位有些特殊,盖因其是一名炼丹师。

  炼丹师,顾名思义,以炼制丹药而得名。

  但凡能被称作炼丹师的,都是可炼制入了品阶的丹药的名师。

  西院这一名执事长老,便可炼制三品丹药,故而地位稳固,人脉较广,不加入任何派系也可悠然自得。

  林清俊两人,就都是一名执事长老麾下的执事,他们听命于左`派七名执事长老中的米长老。

  这米长老与陈广严那位叔父吴长老一样,都是左`派在这外门的执事长老,算是左`派高层中的一员。

  不过此人却与那吴长老极不对付,可以说是见面必有争执。

  此次陈广严被推到魔山城去当话事人,这米长老就没少使绊子,压根儿就不想让吴长老好过。

  可惜黄子睿已死,左`派在黑衣弟子区域面临无人可用的境地,陈广严坐镇魔山城那是大势所趋,再加上其叔父背后大力推波助澜,这米长老即便阻止也无用。

  江诚此次之所以选择闯这魔牛峰,也是为了这米长老而来。

  这姓米的老家伙和另外一名姓屈的长老都是左`派委任坐镇魔牛峰的高层。

  投靠这姓米的是好处多多。

  当然,魔牛峰还有王派以及右`派的一名执事长老坐镇,却也并非左`派一家独大。

  眼下既然这米长老要见他,也便正应了江诚的念头。

  也只有这位和陈广严叔父不对付的人,才能成为他再次扯下的一张虎皮,方便他后续要去做的事情顺利展开。

  江诚把慕离尘四人的尸体抛出了竹林外,一些有价值的战利品则都留了下来。

  珍贵点儿的丹药他收获了几瓶,也毫不吝啬的分润给了林清俊以及顾若闲一些。

  这二人得了好处,面上神色也和善了一些,至少眼神深处隐藏的那种贪婪是褪去了不少。

  对于大多数武者而言,辅助修炼的丹药都是极为珍贵的。

  但对于江诚而言,这类丹药虽然珍贵,却也并非不可或缺。

  他拥有系统这个大杀器,珍贵的丹药也会在开宝箱时偶尔开出不少,不像其他人那样很难有渠道获得。

  故而给出这些丹药,江诚也不会感到肉疼什么,反而因这阔绰的出手,打消了其他人一些眼红的念头。

  人本就是这样,看见别人发了一笔,都会羡慕或嫉妒。

  到了魔门之人这边,那就不单单是嫉妒那么简单了,那将直接就是贪婪眼红。

  江诚这时抛出大部分好处与之分享,自然而然的也就让他人的贪欲减少,对于眼下而言,是很明智的举动。

  随着林清俊二人一起到了离情殿时,已是半柱香后。

  离情殿便坐落在魔牛峰靠近山巅的一处崖壁旁,几乎是被云雾环绕,古松翠柏种植在殿宇四周,两尊白玉大狮趴伏殿座门前。

  有四名身穿紫衣胸前刺绣一个“左”字的弟子似门神杵着,当看到林清俊两人带着江诚来临时,全都以目光致敬,各个眼神锐利、英姿勃勃。

  江诚明显感受到这四名守门弟子的强大,各个精气神儿饱满,均是后天后期炼血境的人物,似乎内力修为也不浅薄。

  不简单呐。

  这米长老显然在左`派中还是权柄极大的,四名后天后期的外门弟子专为他守门。

  那么是否还有更厉害的人物为他卖命呢?

  江诚想了想,比慕离尘还要厉害的人物,这西院也只有两人了。

  一人是左`派的,一人则是右`派的。

  均是这两大派系任命在外门的话事人,最厉害的那个名叫陈方平,外门金榜排名第七,乃是左`派专门培养的候补高层。

  另一人则名叫温瑾瑜,金榜排名第九,乃是右`派专门培养的候补高层,不过这温瑾瑜据说还有更大的来头,倒并非那么简单。

  思索之时,三人已经进了离情殿的侧殿。

  一般正殿也只有招待贵客时才会开放,江诚显然还不够那个资格成为米长老的贵客。

  甚至这老家伙让江诚来此,也绝对不会表现得很和善。

  侧殿也很宽敞明亮,跨过很高的楠木门槛,里面的地面都是清一色的大理石砖铺就,还有地方铺有绒毯,一股如兰似麝的香味儿,自紫檀木小茶几上的一个香炉里袅袅冒出。

  “你就是江诚?”

  侧殿雕龙刻虎的大屏风后,传来一道很沉稳很有力的声音。

  这声音仿佛沉睡的老虎在打鼾,只听声音便给人一种浓浓的威胁感,空气都仿佛因这声音而发颤。

  “好强的内力和气血。”

  江诚微微色变,这绝对是个高手,比那龚矮子不知强多少,对方隔着屏风说话竟然给他一种老虎在低声咆哮的感觉。

  那是一种无形而实实在在存在的威慑力,莫非是先天境的强者?

  外门中怎么可能会允许先天境强者出现?

  “参见米长老。”

  林清俊以及顾若闲连忙对着屏风的方向躬身行礼。

  “是,弟子正是江诚。”

  江诚态度恭敬,同样效仿着躬身行礼,没有一点儿怠慢。

  年轻人是该有心气儿,是该骄狂不羁。

  但那也要看对象、看场合。

  到了一个地头儿,想要过得好一点儿,活得久一点儿,那就得守规矩。

  没有实力还要耍横装十三,那就是纯粹拿脑袋当屁`股使。

  面对这名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强的一人,江诚自认他脑子和屁`股的功能还是可以很好区分的。

  “你们先下去吧。”

  屏风后那低沉声音传来。

  不用多说也知道是吩咐谁的,林清俊以及顾若闲纷纷应是,各自缓缓后退三步,然后才霍然转身迅速离开殿厅。

  江诚一直保持着躬身的举动,对方没让他起来,他便没打算起身。

  这种时候,不能让对方抓`住机会给他来一记大棒子。

  虽然大棒子之后一般还会洒点儿甜枣。

  但既然能不吃苦头,那又何必要去找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