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硬气到底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按理说王派的人应该不会这么迟才来。

  连左`派的人都早已候在暗处窥伺,王派的人不应该没有准备。

  即便他们对慕离尘再有信心,可江诚毕竟也不是孤身寡人。

  他在未晋升到外门之前就已加入了左`派,算是左`派体系内的人,即便晋升了外门弟子也是属于左`派成员。

  现在江诚表现出了非凡的实力,体现出了自身的价值,尽管因此也惹了一些麻烦。

  但这些麻烦左`派不可能会视若无睹,绝对会出手援助庇护江诚。

  王派的人不可能想象不到这一点,只要不蠢也自然会为慕离尘保驾护航。

  可偏偏等慕离尘等人都被江诚杀了后,王派这一行人才匆匆赶来。

  这显然是还有其他人在暗中`出手了,否则他们不可能迟到。

  果然,龚矮子后来暴跳如雷的咒骂也已经透露了这件事的原委。

  他们的确是在来的路上遭到了左`派一些人的拦截。

  虽然双方都克制着没有动手,却也被拖延了一些时间。

  估计谁都没有料到江诚的实力有这么彪悍,连左`派的人都没有料到。

  江诚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了慕离尘等人,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龚胖子本以为自己这一行人即使受到拦截,也不会来得太迟,说不定来了之后江诚都已经被打成重伤。

  但这满地的尸体让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左`派这两位执事肯定也动手了。

  这件事已经上升到了派系争斗的层次。

  弟子与弟子之间动手,那可以说是争强斗狠,属于稀松平常的事情。

  但执事若也插手弟子之间的争斗,便是要掀起两个派系之间的战争。

  “好,你们左`派果然够威风,好得很,但我王派也不是吃素的,林清俊、顾若闲,你们助这小子杀我王派弟子,这笔账我王派会记下的。”

  龚矮子怒气已被压抑下去,但神色却阴沉无比,几乎咬牙切齿。

  圆饼脸的胖子大笑起来,“龚矮子,我顾某人也不是被吓大的,莫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动手,便算我们动手了,你们王派还能拿我们怎样不成?

  现在就凭你和这八个小子,也敢大放厥词?”

  满面胡须的林清俊同样轻笑,眼神阴寒,“龚胖子,再�嗦你也不用走了,我左`派行`事,你王派也管不着。”

  龚矮子气得胸膛剧烈起伏,似要炸了肺,但顾若闲的话却也让他心中一惊。

  莫不是慕离尘一行四人,竟真全是死在江诚手中?

  他的视线再度看向半张脸都是清淤的江诚,这很明显是中了慕离尘的毒针才导致这幅鬼样子。

  能逼得慕离尘动用毒针退敌,这个江诚似乎还真的很强?

  “把他们尸体都带走。”

  龚胖子心中思绪起伏,对身后弟子冷喝一声。

  现在继续僵持下去也无用,有林清俊和顾若闲在场,他也根本无法拿江诚如何。

  八名立在身后的外门弟子纷纷应是,目中看向江诚时都带着深深的忌惮和惊惧,却还是快步走向地上扑倒的四人尸体。

  “慢着。”

  江诚眼皮一颤,眸子冷冽,声音更是冷得令人不容忽视。

  八名刚刚靠近的外门弟子俱是脚步一顿。

  “这四人的尸体,你们可以带走,但所有具备价值的物品,是我的,得留下。”

  江诚语速慢吞吞的,他感觉脸部的肌肉已经有了知觉,麻痹的感觉渐渐消失,毒素已经基本排除了。

  实力恢复,自然也就有了底气。

  他的话语口气不小,语气更是毋庸置疑。

  林清俊和顾若闲二人闻言俱是微愣,旋即都露出一丝微笑。

  像江诚有性格有实力的弟子,才是他们左`派所需要的人才,很嚣张也很厉害,将来未必不能培养成高层独当一面。

  龚胖子却双眸陡然锐利,断刀眉倒竖,“你敢再说一遍?”

  他身上的气势慢慢升腾,那是属于后天大圆满武者的气势。

  一股澎湃气感在其体内氤氲冲腾,使得他矮胖的五尺身材在此时竟然都有一种拔高数尺的感觉。

  江诚嗤笑,他很少露出这种不屑的笑,可这一刻他还是忍不住要笑。

  这龚矮子就像一只红了眼的斗鸡,竟然说出这么弱智的话。

  后天大圆满的实力,他的确不敌。

  但对方想要杀他那也不那么简单,也就别说现在还有林清俊和顾若闲在身旁,又有何惧呢。

  扯虎皮拉大旗的事,既然能为自己谋利,那该做的时候就不能怂!

  江诚没废话,身形一闪便已拦在了八名外门弟子之前,态度已经表明,那是要强硬到底。

  “竖子!”

  龚胖子铜铃似的双目发红,脚步一跺地面大地都猛地一颤。

  轰地一下一大蓬竹叶离地三尺,整个空气都仿佛一震。

  然而林清俊以及顾若闲二人此时也冷笑气势升腾而出,眼神中都已流露出了杀意。

  林清俊同样是后天大圆满的实力,顾若闲虽然只有后天后期的实力,但也战力不俗。

  这两人若真动手,龚胖子也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江诚明白,这一战根本就打不起来。

  就算真打起来了,也不过再多死些人罢了。

  反正就眼下局势来看,他们还是稍占上风的,怎么死也死不到他头上。

  “走。”

  龚胖子瞪着江诚三人,牙齿都要咬破了才从牙齿缝中挤出这一个字,当先怒极拂袖而去。

  另八名外门弟子见状忙跟了上去,颇有点儿夹着尾巴做人的姿态。

  他们以后也的确要夹着尾巴做人,这一点他们每个人都清楚。

  今天江诚没被慕离尘给打死打残,反而是慕离尘被打成了死狗。

  算起来加上段舞婕他们王派这边已经连续葬送了两个话事人。

  王派弟子现在是群龙无首,这江诚又如此强势。

  很有可能江诚还会成为左`派在这外山的新一任话事人。

  他们这批王派弟子以后见着了江诚若不低调点儿,被杀了也没人放个屁。

  就像黑衣弟子主动杀其他黑衣弟子,须得上交五十两白银的做惩罚。

  外门弟子的命虽然金贵一些,但被人给杀了却也只需要付出五百两白银而已。

  江诚闯外山杀了段舞婕,那属于挑战中失手杀人,连惩罚都没有。

  至于慕离尘四人则属于主动挑衅上门,被反杀更是不可能惩罚到江诚的头上。

  怎么算这笔账,他们王派都是亏大了。

  或许之前就不该让慕离尘过来杀江诚的威风,现在简直是送上门去给别人踩,白白做了踏脚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