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毒素发作

魔道巨擘系统 +A -A

  一股沛然大力自指尖狂猛爆发。

  这一指快、狠、准,力道刚猛无敌!

  十万火急,那便是速度迅猛快若惊雷的一指。

  融入了风神腿的迅猛狂暴,这一指江诚完全抓`住了那将一闪即逝的机会。

  体内的内力疯狂宣泄而出。

  一指惊天!

  江诚黑发狂卷,慕离尘骇然双目暴凸飞退。

  却还是被江诚这一指直接点在了眉心。

  “啵!”

  一声清脆之响。

  慕离尘双眸瞳孔放大,身形骤然一颤,眼神中带着惊骇的神色慢慢暗淡。

  身后持剑攻来的独耳男尚且没来得及反应,江诚身子骤然后退,仿佛迎着对方的剑尖而去,似乎自杀。

  独耳男眸中杀意狂飙,剑尖瞬间扎去了江诚后心。

  却在那时两根手指弹了出来,弹在了剑尖之上。

  三分天下!

  钪呛一声,这弹出的一指仿若精铁打造,磅礴大力宣泄。

  独耳男手臂巨颤发麻,长剑已然脱手飞出。

  江诚身形陡转,寒冰神掌直接打在了对方胸膛。

  嘭!

  手掌入肉三寸,骨骼凹陷,对方背后一股气劲冲出,背脊骨都凸起一寸。

  独耳男两颗眼珠直接被这一掌的霸道气劲轰出了眼眶,两个血窟窿带着鲜红肉色令人望而生畏。

  江诚收掌。

  嘭嘭两道沉闷声响。

  两具尸体倒地。

  一人胸膛凹陷独耳无目,一人眉心一点血色孔洞缓缓扩大。

  江诚的身形却也在此时一晃。

  他的右脸半边脸都已成青黑之色,头晕目眩,完全依靠强大内力抑制。

  慕离尘暗器上淬的毒已融入血液,不同于红娘子的酒毒,这毒素显得更加霸道一些,江诚能坚持到现在算是委实不易。

  “嗖嗖!”

  有两道轻微风声从右上方飞掠而来,竹林里再度多出了两道身影。

  江诚却看都不看一眼,走到慕离尘的身前开始搜寻毒素解药。

  那两道身影自然也便是一直在旁窥探的中年人,此时两人看向江诚的目光都带着惊异和一丝忌惮,甚至还有那么一些贪婪和杀意。

  江诚的手微微一顿,又继续搜寻,看似表面平常,实则却已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微弱杀机。

  他刚刚才经历一场大战,五感十分敏锐,对于这种含有杀意的眼神自然能迅速察觉,内心已起警惕。

  这二人应该就是左`派的人,刚刚在暗地里突然击出两道暗器助他一臂之力,使得他顺利击杀慕离尘,这算是在关键时刻施以援手雪中送炭,理应获得他的好感。

  可惜对方二人明显是起了贪心,看出了他所学功法的不凡,隐藏杀念却又因为某种利益而克制。

  对于这种抱有某种目的而刻意接近的人,别说江诚,怕是任何一人都不会对其援手`感恩戴德,只会与其表面虚与委蛇。

  “不用找了,没有人会那么傻,把解药带在身上,你过来吧,我这里有一味药,看能否助你解毒,实在不行我二人便耗费内力为你逼出毒素。”

  满面胡须的魁梧中年人看着江诚,目光轻闪道。

  另一人也凝视江诚,呵呵笑着:“你也应该猜到了我们是谁,我们是上一届的金榜弟子,现今则在这魔牛峰担当内务执事,乃是左`派一系,你也同是我们左`派的人......我们是不会任由你被人杀死的,不过却没料到你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江诚眯起双眼,他脑海已渐有晕厥之感,对方说这些话却并不靠近过来,显然有着防备。

  而且极有可能对方知晓他身中的这种毒素,就是在拖延时间想等他晕厥过去。

  佯装咳嗽了两下,江诚内心暗叹,心神瞟了一眼已经刷新了物品的活跃商城,其中一件大杀器熠熠生辉,沉吟片刻他却还是没做那选择。

  袖子中一物滑出,刚到手还没捂热的少林小还丹已被江诚借着咳嗽塞进了嘴子。

  表层的蜡皮已被他搓开,这丹药入口便有一股辛辣之味,体内似火烧一般,那种脑袋眩晕的感觉竟然瞬间消褪了大半。

  不愧是疗伤圣药。

  可惜却用在了这里,但这也实属无奈,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两名左`派之人都并非善茬,尽管他们应该是受派里高层之命,抱着招揽自己的意图而来,却也很难保证对方不会心生恶念。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有实力的人和没实力的人,所享受的待遇都是截然不同的。

  他在没有毒发晕厥前,对方会顾忌会表面平和,但若真正表现出任何不支,那便是逼对方显露出狰狞獠牙的一面。

  拥有佛性的佛陀,都会有凶恶的时候,就更莫说只拥有复杂人性的凡夫俗子。

  江诚转过身,还未开口,竹林小径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

  竹叶踩得吱吱作响,一群八名外门弟子涌`入了竹林,看见满地尸体不由全都变色。

  立即便有一名矮胖褐衣的男子推开八人站了出来,这矮胖男子才不过五尺的身高,也难怪方才都没看到其人。

  此时排众而出,矮子立即就发现了江诚脚下死去的慕离尘。

  顿时此人便双目暴凸,神色激动,瞪着江诚以及左`派两名中年人,眼神如要吃人。

  “你们狠,好狠!竟然连我王派慕少也杀了,是你杀的?”

  这矮胖男子气势似火山爆发,转而瞪着江诚目露疯狂杀机,他是真的狂怒。

  慕离尘是王派中的精锐骨干,是王派特意培养的下一个高层成员,只待慕离尘成功晋升为内门弟子,便是王派中的下一个高层。

  可是现在这个精心培养的候补高层却死了。

  江诚眼皮微抬,他的半张脸都是青色,瞳眸冷漠,令人不敢与之对视。

  “是又如何?”

  他很少说废话,现在他说了一句。

  矮胖男子气得向前猛地迈步。

  但那瞬间左`派胡须男以及胖子圆饼脸也都直接掠到江诚身旁。

  “龚矮子,怎的?只准你王派的人动手,不许我左`派的弟子杀人?”

  圆饼脸胖子腆着大肚子,小眼睛似毒蛇般闪着冷芒,盯着五尺矮胖男神色不屑。

  江诚嘴角微翘。

  这王派的矮子来得却也是个时候。

  他刚刚服下小还丹,毒素尚未完全清除,内力也并未彻底恢复,本还想着怎样应付左`派这两个心怀贪念的家伙,却没料到有人自己跳出来给他分担压力。

  果然,有时候敌人也会变成朋友。

  即便只是暂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