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险情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噗!”

  剑闪过,血箭飙起,一人已然倒地。

  但也便是此时,幕离尘双眸锐利,暴喝出声,已经一刀斩来!

  这一刀掀起了一股狂风。

  那风带着凌厉霸道的气势和劲道。

  三尺多长的刀芒嗡嗡落下。

  江诚瞳眸一缩,此人好强的内力、好霸道的刀。

  他身子才刚刚落地还未站稳,这一刀猛然袭来时机实在把握得太到位。

  不可力敌!

  江诚脚步猛点地面飞退,左右刚刚避开的矮胖头陀以及独耳男子却于此时夹击而来。

  那斩来的一刀被江诚堪堪避过,不过那锋锐无匹的刀芒却还是凶险临近。

  江诚小臂一甩,长剑似游龙摆尾剑刃飞扫而去。

  “镑!”

  金铁交击之音爆响,明明是刀芒,却具备这等威能,地面无数竹叶被肆虐的气劲轰起炸开。

  江诚神色微凝,持剑手臂巨颤发麻。

  “咔嚓咔嚓”鳄嘴剪又拦腰剪来。

  另一边长剑直窜他左肋,正前方慕离尘身形掠近,短刀便似泼出的水一般狂涌`向江诚全身要害。

  这刀法实在犀利霸道。

  对方的内力更是强劲异常。

  即便不如江诚内力雄浑,却也能比肩七成之力,给他带来了极大威胁。

  眼下三人配合在一起夹攻,他莫说是反杀,便是保命都有些左支右绌。

  若非刚刚兵行险招杀死一人,此刻只怕压力更大。

  江诚身法连连施展,堪堪躲过几人攻势,已经避到了轩廊上,慕离尘的刀法不仅霸道,还十分诡异,刀势展开竟如跗骨之蛆黏着他越发凶狠。

  一刀一刀越来越逼近他的咽喉。

  鬼刀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嗨嗨,孙贼,你就这点儿手段?你就这点儿能耐?”

  独耳男子剑毒嘴更毒,想要以话语激怒江诚影响其情绪分散其心神。

  然而江诚根本不为所动,眼见又是一刀逼近,锋锐刀芒距离咽喉都只有三寸。

  江诚双眸冷冽幽邃,不退反进,这是他第三次在闪避之间发起强攻,之前两次都被逼退。

  这第三次强攻发起,无比磅礴的内力汹涌`入剑身。

  几乎达到四尺的剑芒疯狂绞出。

  那逼近咽喉的一刀直接被这一剑上撩挑开,慕离尘只感觉手臂巨颤如一刀劈在山峰。

  “钪呛”

  刀剑相击火蛇四窜。

  “好强的内力!”

  慕离尘神色惊骇,被这一剑上挑磕开短刀,身形都一时不稳连退三步。

  他完全没料到江诚竟然一直都在保存实力,有这么强的内力现在才完全爆发出来。

  本以为可以一刀一刀慢慢逼死江诚,却没料到反被江诚给逼退。

  “快退!”

  眼见江诚一剑逼退自己的刹那竟然飞掠向那独耳男子,慕离尘心中一跳低喝提醒。

  那独耳男子此时也被骇得连连后退,以为江诚这还真是被激怒要杀他泄恨。

  刚刚江诚那一剑四尺锋芒,简直吓破了他的胆。

  他退,江诚追,慕离尘以及那矮胖头陀则厉声暴喝杀向江诚。

  眼看江诚那凌厉剑势已然逼近,再退也必然被追及,那独耳男子经过最初慌乱已咬牙发狠,准备拼命应敌。

  江诚却嘴角轻蔑一笑,剑势一改骤然转身一扫。

  嗡!

  银芒挥洒似月光舞动!

  一条鞭影似的剑芒爆发,四尺剑芒广寒一方。

  慕离尘瞳眸收缩心中狂跳,手中短刀猛然翻转抵挡身前暴退。

  那鳄嘴剪矮胖头陀反应则慢了半拍,凶恶的鳄嘴剪刚刚张开到了一半,他的身形还是保持冲击之势。

  “钪!”

  一股大力抽击在了鳄嘴剪上,火星爆窜这奇门兵刃已然脱手飞出。

  江诚身影一晃,矮胖头陀暗呼不好,可已然迟了一步。

  黑影在面前闪过,一股澎湃大力轰击在左胸心口。

  “嘭”!

  极寒之力爆发,矮胖头陀面色一红骤然惨白,一口鲜血狂喷整个人已经轰飞。

  “死!”

  慕离尘面容扭曲一刀偷袭般从左侧刺来。

  “咻!”

  短刀刺来却比剑还要快,江诚身形一晃方要避过。

  “嗖嗖”两声轻响。

  江诚头一偏,只感觉面部一痛,似被利器割破,更有酸麻之意在面部传递。

  有毒。

  他双眸森寒,身形一晃逼近慕离尘,此人刀势再改狂猛逼人,江诚长剑飞点。

  “铛铛铛铛!”

  一剑重过一剑,一剑快过一剑,拼得不但是剑技更是内力。

  剑身都在巨颤,短刀也在巨颤。

  仿佛一个娘们儿在抵挡一个屠夫的强`暴,屠夫在嘶吼,娘们儿在尖叫。

  慕离尘只觉双臂发麻短刀几乎拿捏不稳,江诚的脸都在淌血,血带着些黑色。

  毒素已经开始麻痹了他的半张脸,是内力在勉强抵抗,他的双眼却愈发冰寒。

  尽管已经十分小心谨慎。

  但战斗之中瞬息万变,谁也不能保证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变故。

  你也永远不会知道别人的底牌究竟有多深。

  这暗器上淬毒,就是江诚意料之外的。

  没能躲过对方这暗器,也是江诚意料之外的。

  他是人不是神。

  后方传来凶恶破风声,独耳男此时也已经持剑逼来。

  江诚已感觉大脑都有些眩晕。

  这种状态很不妙。

  但慕离尘已被他逼得只能招架很难反击,这是难得的机会,只要再扩大攻势攻出对方破绽,他便可瞬间施展三分神指重创对方。

  不过金榜排行第二十七的人果然够厉害,刀势展开防御的泼水不进,他全力进攻都无法完全占据上风。

  深吸口气,身后凌厉剑锋已经来袭,江诚暗感遗憾便要避开,却于此时。

  两道尖锐破风声突兀响起。

  慕离尘面色一变,江诚却瞳眸一张,眸中厉芒一闪。

  嘭嘭两道劲风裹挟的暗器被慕离尘一刀劈开,却也同时导致他的防线已破,空门大露。

  那一刹江诚身形便似箭矢飞出,一剑直扎慕离尘的胸膛。

  人快,剑更快。

  但再锋利的剑,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时候,莫要轻易试图去攻击敌人的咽喉等要害。

  制于人者,必将也有可能受制于人。

  慕离尘瞳眸紧缩,心脏剧烈一抖,暴喝之时面色突地血红一片堪堪刀势转来,一刀落下五尺刀芒暴涨。

  “钪呛”!

  涵碧剑脱手而飞,江诚虎口`爆裂,但那一刹其身形已欺近慕离尘。

  三分神指――十万火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