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江湖沧浪幻浮生,月照剑鸣志柔恒,手掌孤灯过雨夜,醉踏辰星旭日升。

  次日清晨,宁静被打破,暴风雨终究来临。

  每一片竹叶都似带着肃杀的气息,在劲风中奋力狂舞,些许枯黄的叶儿洒落,带着死寂的落寞。

  昔日段舞婕所居住的青竹小轩,今日已迎来一批不速之客。

  对方一共有四人,一人位列金榜,另三人也是外门弟子中的好手。

  一人持刀,很短的刀,配在腰间。

  一人持奇门兵器鳄嘴剪,剪刃雪亮,不难想象其凶残程度。

  另外两人均都持剑,气质冷厉,目光带煞,其中一名独耳男此时厉声大喝,“姓江的孙贼,快给老子出来,你本家的爷爷来了,快点出来迎接。”

  声音震得周围竹叶哗哗响,洪亮至极,显示出此人不一般的内功造诣。

  “吱!”

  明轩的宽大竹木门被推开,屋内缓缓走出一人。

  黑发长眉,瞳眸幽深,冷冽嘴唇紧抿,却带着些若有若无的浅笑。

  “嘿!这孙贼还真乖,刚喊他出来,这么快就出来了。”

  四人中那持着鳄嘴剪的矮胖头陀走出,长得很是滑稽,也很是凶恶,目似铜铃带有凶光盯着江诚,嚣张大笑。

  没有人说话。

  江诚也不会回他的话。

  他似没看到这四人眼中的恶意,仿佛迎接老友一般浅笑着走下台阶。

  他的右手距离腰间的涵碧剑不足一寸,似随时将拔剑杀人。

  但他的剑不会轻易去拔。

  没有出鞘的剑,才是最令人忌惮的剑,因为你并不知道当这一剑出鞘时会刺向哪里。

  甚至,你都不知道对方何时拔剑,会不会拔剑。

  江诚厉害的不仅仅是剑,昨天段舞婕是死在他那霸道一掌之下,尸体被人检验分析出了一些讯息。

  持刀男子在江诚出门走来之时,眸中瞳孔便微微紧缩。

  就仿佛受到猎物刺激的毒蛇,他的眼睛再没离开过江诚的身体,他在寻找每一分机会。

  江诚的前脚刚踏下台阶,他那握在刀柄上的手突然轻`颤了一下。

  一名擅使刀的人,手不会颤,他的兵器会握得很稳,无论是杀人前还是杀人后,都会很稳。

  可现在他的手却猛地一颤。

  这突然的颤动仿佛传递了某种讯号。

  “杀!”

  矮胖头陀狞笑,一马当先。

  “哗啦”

  三道人影齐齐冲出,铺了一地的竹叶被掀起狂舞。

  杀机毕露。

  一只鳄嘴剪“咔嚓咔嚓”猛夹向江诚的腰,两柄剑,一长一短,各扎向江诚的眼和心肺。

  长剑强、短剑险、鳄嘴剪子最凶焰。

  三人突如其来的进攻配合十分默契,更是身法迅猛,都是修习了外门中的八品身法赶蝉九步。

  只四步,他们就已合围攻到江诚身前。

  便是货真价实的金榜弟子,在这三人围攻下,也必然难讨到好处,也就更别提在战圈之外,还有一名金榜排名第二十七的鬼刀慕离尘在虎视眈眈。

  似片片飞刀的竹叶在空中飞舞。

  一场酝酿已久的杀局在此时爆发。

  那一刹所有人都做好了随时杀人的准备。

  慕离尘的手也紧紧握住刀柄随时准备出击。

  可也是那时,江诚的另一只脚却没踏下台阶,反而一跺地面,他整个人便似冲天云雀,高高跃起。

  “咔嚓”

  鳄嘴剪夹了个空。

  “嗖!”

  扎向心扉的一剑也落空。

  唯有那刺向其眼的那一剑堪堪便要刺中其身体,却于那一刹江诚手握在了涵碧剑上,剑鞘一磕,这将要刺中其身体的一剑被他的大力磕开。

  “这简直是浑招。”

  竹林外不远处有处崖壁,崖壁上此时传来了一人的低呼。

  这崖壁正处于青竹小轩的斜上方,约莫三十丈的距离。

  于此处观战,可谓隔岸观火洞察秋毫,事实上这里的确有两人在观战。

  均是中年人,其中一人胡须满面,另一人则腆着个大肚腩,饼脸小眼,皱着眉头,便是他发出的那一声低呼。

  “看下去罢,若真有凶险......”

  胡须满面的魁梧男子含笑,右手五指夹着两枚尖锐石子。

  江诚闪避的动作太出乎人的意料。

  所有人都会以为他会向后闪向左闪向右闪,甚至会以为他主动强攻。

  但却没料到他竟然跃起向上闪躲。

  这是很冒险的闪避方式。

  人处空中又有何处受力?

  必将受制于人。

  慕离尘在一愣过后双眸闪烁璀璨精芒,毫不犹豫双手一扬,便似掠波飞燕一般,掠过腰间两处暗囊。

  “嗖嗖嗖”!

  一连串四道暗器飞针直激向空中翻身而落的江诚。

  下方是迫不及待迎来的寒刃,正前方又是突如其来的暗器飞针。

  这一刻他几乎已陷入必死之局。

  可便在那时有一道寒芒飞掠。

  太快了。

  快到那寒芒似月光倾洒一地后,才有一道剑鸣声由微弱转强。

  “噌!”

  那是剑出鞘的声音,却已被这迅猛的一剑甩在了后面。

  寒芒闪过的刹那,四根激射而来的飞针一根不落,伴着几片竹叶全都被这一剑斩成两截磕飞。

  下方亦有攻势爆发降临。

  江诚却笑得很冷,临危不乱,这本就是他主动制造出的局面。

  他那顺势拔`出的一剑似一条银鞭,绞断袭来的暗器,却又以更快的速度飞刺而下。

  这一剑法`场斩首,他却在瞬间做出了三个动作,同时对准了三人的眉心。

  一种锋芒毕露的剑势似毒蛇吐信,比毒蛇还快还毒。

  下方三人均都产生了避无可避的一种恐惧念头。

  他们每个人都怕死,每个人都知道江诚这一剑只能刺中一个人,而另外两人绝对会杀死江诚。

  但江诚敢这么拼命,他们三人却不敢。

  因为他们谁也不清楚,江诚会拉谁去垫背。

  若自己死了,另外两名同伴却活着杀了江诚。

  那岂不是牺牲了自己成全了他人?

  死贫道不如死道友。

  对于自私自利的魔门弟子而言,谁甘愿牺牲自己的命?

  三人几乎想也没想同时做出闪避或阻挡的动作。

  慕离尘已看透江诚这诡计,怒喝一声提刀突袭而来。

  然而他早已准备伺机而动,江诚却更是准备得精心。

  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而破局,江诚还没那么高的觉悟,自战斗开始他就明白,四人并不齐心,在生死面前,没有任何魔门弟子会齐心。

  三人想要闪避,可他这一记法`场斩首,出剑必会饮血。

  或许有两人可逃,但必须会有一人俯首。

  这一人很遭殃,便是那持短剑还欲抵挡的弟子。

  短剑去抵挡,长剑绝对会先在他身上戳个窟窿。

  因为江诚的剑更快、更长、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