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武装齐全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在任何地方立足,都需要展现强大的实力。

  江诚的实力已经在今天展现了出来。

  几个回合之间杀死外门金榜排名第六十一名的段舞婕。

  他所展现出的不仅是实力,更是那种狠辣、那种肆无忌惮。

  这种人一般不是傻`子,那就是有所依仗的狠人。

  段舞婕是王派的成员,是其中的骨干。

  王派虽然只是附庸在右`派麾下的小派系,其中却也有内门高手。

  而且段舞婕的夫君也是位狠角色,乃是鬼刀慕离尘,金榜位列第二十七。

  这样一个人虽然没太大靠山,但背景也是不俗,自身更是貌美如花的女`子,但江诚却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杀了。

  这势必会引来王派和慕离尘的怒火。

  他能安然在段舞婕的住处呆一整天而无人来打扰,其实也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此时,密室内,黑暗不见五指。

  江诚的心神已然沉浸在脑海的武学影像当中。

  一名穿着紫黑华贵长袍的高大中年人正在脑海演练一种指法。

  他面方额宽,鹰眉飞扬,双目如鹰隼般犀利,透露着勃勃野心和凌厉,两撇黑胡和下巴的胡须平添几分霸道气势,深锁的眉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这便是《风云》中威名赫赫的天下会之主雄霸。

  江诚此时即便不去看雄霸的招式,也能用心感受到四周那凌厉的指法气势。

  三分神指本就霸道无双、凌厉无双。

  由雄霸亲自演练,那种气势更为澎湃清晰。

  这指法中江诚感受到了寒霜般的凌厉霸道、感受到了狂云般的磅礴大气、感受到了疾风般的灵动迅猛......

  三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三种截然不同的气势,却似乎隐隐缺少着什么,令人有种意犹未尽之感。

  雄霸的影像很快消失,江诚脑海中感受到的那三种不同的势也消散。

  他颇为遗憾的睁开双眸,便似黑暗中的一缕火花飞逝。

  他明白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究竟是缺少着什么,缺少的便是将三种势融为一体的最强爆发,那便是三分神指中最强的一记绝招――三元归一。

  江诚隐隐有所触动,寒霜的凌厉霸道、狂云的磅礴大气、疾风的灵动迅猛,他对三分神指的精义理解有些加深。

  看了一眼新出现的一栏武功。

  “三分神指(原为二流指法,现因残缺降至为四流指法):熟练度:15%。指法杀招::断玉分金,三分天下,十万火急。”

  因方才略有感悟,这初学的指法熟练度却已到了百分之十五。

  江诚又看了一眼其他的武功熟练度,其中熟练度最高的还是砍脑袋剑法,其次便是基础拳脚以及基础身法。

  “现在我所会的武功基本已经满足了各方面的要求,对于武功的需求也没有那么大了。

  眼下这些武功已经足够我发挥出完全实力,而今更重要的便是快点打熬身体,提高自身的实力境界,其次便是将这些武功熟练度练起来,融会贯通。”

  江诚心里盘算了一下,已经形成了一个计划。

  外门弟子是可以下山历练的。

  他现在随时都可以找个理由下山去磨练自身功法,也只有在江湖中闯荡,才有更好更快的成长空间。

  不过在下山之前,他还是需要处理完善一些事情。

  例如接下来将会上门“拜访”他的一些人,又例如那尚且还在魔山城内坐镇右`派的陈广严......

  其实现在以他的地位身份,在右`派高层的眼里价值要比陈广严大多了。

  纵然放过陈广严那也没什么,即便杀死黄子睿的事情败露,右`派那位高层也不可能直接打杀了他,绝对会有其他高层全力保他。

  他有那个价值让人维护。

  只是江诚向来不喜吃亏,陈广严必须得死,就为了曾经他向对方低头过,他现在便得杀了陈广严。

  也就更别说陈广严还知道他吸星大`法的秘密。

  虽然对方可能猜不出这是什么品阶的心法,却也能告诉一些高层让那些老家伙胡想。

  人一旦起了贪心,比妖魔鬼怪还要可怕。

  不到万不得已的境地,江诚不打算交代出吸星大`法的秘密。

  就算要交代,也得是他自个儿做主,其他人若敢透露,那就得做好遭受他报复的准备。

  如今知晓吸星大`法的现在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陈广严,一个则是青青。

  陈广严若死了,除了青青,也就没人知道他心法的秘密。

  如果还有人知道,迫不得已时他会交出心法保命。

  但他也会让那人后悔知道,让更多的人后悔......包括主动透露的人。

  起身,江诚没有继续枯坐修炼,他打开活跃商城,最终锁定了那柄价值两千点任务活跃值的涵碧剑。

  他早就想拥有一柄品阶高点儿的利器。

  这柄涵碧剑完全符合他的要求。

  普通精铁剑就已是九品下等的利器,但这种剑也只有初入江湖的一些后天初中期武者才会使用。

  实力上了后天后期的,基本都算是好手,混得稍微过得去的,都会花重金买一柄九品上等的龙泉剑携身。

  类似涵碧剑这样七品上等的利器,已够格成为一些后天大圆满武者的随身兵刃,算是难得珍品,千金难求。

  江诚狠下心,一咬牙两千点任务活跃值直接兑换了两百个活跃币,购买下了涵碧剑。

  一声轻微的剑吟在密室内响起。

  江诚手一沉,手中已多出一柄长剑。

  不知由何种材质鞣制的剑鞘,握在手中很是舒适。

  江诚握住剑柄轻轻拔剑,黑暗的密室竟然在那一刹闪了一下,似剑的寒光逼人。

  “吟!”

  整个剑身被抽`出,江诚随手舞出一道剑花。

  剑刃在空气中划过的声音微不可闻,听在耳中却有种迷人的魅力。

  好马配好鞍,好剑配英雄。

  虽然他不是英雄,却也喜欢好剑。

  剑刃在凑近身体时,都能感受到那种迫人的寒锋,江诚坚韧如牛皮般的皮肤竟有种颤栗之感,鸡皮疙瘩都被刺激得凸立。

  “好剑!”

  屈指在剑身一抚一弹,悠扬的剑鸣伴着剑身轻`颤。

  稍稍一凝神,这柄剑的讯息已然出现脑海。

  “涵碧剑(长剑):七品上等。评价:削铁如泥的利刃,与龙舌剑齐名。”

  剑归入鞘,二十四桥明月夜腰带恰巧可外翻出一条绶带,可以将剑很好的安置在腰`际。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