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辣手摧花

魔道巨擘系统 +A -A

  秋日的阳光并不冷。

  但照在冰冷的剑刃上,再温暖的阳光都会冷。

  这是令人心冷的一剑。

  因为小瞧这一剑的人便会立即死在这一剑之下。

  段舞婕并不敢小瞧。

  她在主动出手的那一刹就明白自己已败了一招。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江诚的可怕。

  就像一头盯住了猎物的狮子,只要稍有异动就会迎来残酷的杀戮。

  可即使她不动也不行,她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江城身上内敛压抑的气势仿佛火山,让她压力极大所以才退后三步。

  可那三步已是所能退后的极限,再退她必将退于灭亡、退于死亡的深渊。

  她不知晓那种可怕的压力是江诚体内愈发运转蓄势的内力所致。

  吸星大`法所吸收而来的大部分内力都在江诚的四肢百骸中运转,在经脉中游走,赋予了他充沛的力量。

  这种力量其他人无法清晰感受到,却也能感受到那种来自力量的威胁和压力。

  处于那种压力下的敌人,不是疯狂就是灭亡。

  那令人心冷的一剑似寒星一般迅疾,只是简单的剑招,扎!

  却给了段舞婕全身如坠入冰窟的寒意,她不想死,所以她手中的寒钩变了划出去的方向。

  就仿佛一道从红云中露出头的月亮,陡然钩向了江诚这迅猛一剑。

  江诚这一剑虽快,但她同样反应也快,这一剑她绝对能钩到,只要钩到便可抵挡下来。

  江诚相信段舞婕能钩到他的剑,但他不相信段舞婕可以抵挡他接下来的攻势。

  因为这一剑他本就是想让段舞婕钩到的。

  碎魂钩,厉害的是这道寒钩,若去了这寒钩,她又有什么厉害得呢?

  身法轻功?

  那不行,身法再快在如此近的距离,也绝对无法逃过他的追击。

  还是和以前杀人时一样,他已把战斗的节奏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他占据绝对的主动和上风。

  这一剑不过虚招而已,但在段舞婕眼中,这虚招太凶险太厉害直指心脏,随时可化为实招。

  江诚要的就是她产生这种感觉,这种恐惧必须去抵挡这一剑的感觉,只要有这种感觉,对方就已经步入了他设计的陷阱。

  “叮!”

  从红云中露出的新月寒钩,顺利钩上了江诚这扎来的一剑。

  那一刹段舞婕双眸精光爆闪,纤纤细手一扭,反握寒钩的手腕陡然转正。

  “咔嚓”一声,寒钩彻底钩住这一剑。

  “滋啦”,火花爆窜,长剑余势不减却锋芒尽消。

  段舞婕`面色微喜,顺势侧身欺近了江诚身前,一掌轻飘飘的盖向江诚的左胸心窝。

  这一招绵掌歹毒非常,看似软`绵绵实则暗劲蕴藏,于接触到敌人身体的刹那猛然勃发,催人致死。

  “好,段师姐这一下反击当真迅猛。”

  “可惜,此人太过愚钝,这一剑虽快,却不知变通,被钩住仍不知变招。”

  一众围观之人纷纷言道。

  江诚嘴角似笑非笑,段舞婕没了寒钩,的确还有厉害的手段。

  不过他没了剑,同样也有厉害的手段。

  那绵掌击来,江诚同样一掌迎去。

  澎湃掌力震得空气一震,仿佛老鹰抓小鸡,猛然印向段舞婕的手掌。

  玄冥神掌杀招――培元固本。

  空气似在这一掌下化作了漩涡,江诚内力勃发催动于掌心。

  这一掌又急又快,他早已准备好这一掌,在段舞婕那绵掌打来之时,他这一掌似乎潜伏已久的猎豹,凶猛窜出扑向迎头撞来的羔羊。

  段舞婕`面色大变。

  江诚这一掌的声势恐怖,还未临身她已有种窒息之感,仿佛面对狂风暴雨的冲袭,面对洪水汪洋的倾覆。

  她便要抽身而退。

  可江诚那被钩住的剑突然“嘣”地一下猛然扭动,便似一条濒临死亡的大蟒突然翻身。

  “啪啪!”

  精铁长剑竟然被这一扭之力突地崩断,锋锐的铁片激射。

  段舞婕“啊”地一声惨叫,突如其来的铁片有好几片划破她白`皙的脸颊,也有好几片激射向了江诚,却并未扎入他的身体就被内力弹开。

  “嘭!”

  赶在段舞婕猝不及防之刻,江诚这一掌与其绵掌击在了一起。

  段舞婕反应也快,勃而不发的绵掌暗劲便要爆发,可一股大力袭来,她痛呼一声。

  “咔嚓”小臂骨头直接从手肘爆出,血雾喷洒,鲜血混杂着碎肉横流。

  一股阴寒气息更是瞬间冲击入其手臂,轰入其体内。

  江诚嘴角的笑更甚,笑得略带些残酷,尽管手掌也被震得有些发麻,但那并不算什么伤势。

  段舞婕白`皙的脸蛋儿,此时已鲜血横流,几道伤口纵横,一口带着寒气的鲜血喷出,她踉跄后退,目光暗淡而恐惧。

  “不要杀我,我夫君是鬼刀慕离尘,你若杀我......呃!”

  段舞婕话语戛然而止。

  她斗志已失,手臂断折,还未退后两步便被江诚欺身而进,一掌直接拍飞了抵挡在前的寒钩,另一掌则变为手爪直接扣住了段舞婕析长的脖颈。

  就仿佛抓`住一条死鱼,段舞婕尚还完好的一只手紧紧抓`住江诚的手臂,指甲都扣进了江诚堪比牛皮的皮肤里,淌满鲜血似皮肉外翻的脸蛋儿上满是哀求和恐惧。

  “不......不......”

  江诚瞳眸幽冷,手掌用力一掐,“喀嚓”,仿佛捏破了一个鸡蛋似的,掐死了这委实凄惨的女`人。

  所有人的议论声已归于了沉寂。

  一双双看向江诚的眼睛都开始带着忌惮和闪躲,已有人开始偷偷避开散去。

  先前还挺恭维段舞婕的一些人此时没有一人出来说句话,全都在第一时间就已经销声匿迹。

  褐衣执事双眸紧缩,那张阴沉的脸似乎更阴沉,但在江诚看来时却勉强露出了一丝微笑。

  江诚的实力是在太惊人,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

  段舞婕竟然这么快就被江诚给击杀。

  甚至这一战江诚也只是最后才被对方的挣扎抓破了点儿皮肉。

  这样的实力,很多人估计即便是鬼刀慕离尘亲自来,也很难讨得了好处。

  伸手在段舞婕的怀里摸了摸,他仿佛不是在摸一个死人,而是在偷`香窃玉。

  找出了些有点儿价值的战利品,江诚仿佛扔破布袋子一般,直接把段舞婕没有价值的尸体扔在了地面。

  这昔日的美人儿,似残破的一朵小花坠地,面孔已完全被鲜血染红,形如恶鬼,那双暴凸出的眼珠死死盯着前方,有怨毒、有恐惧、还有一丝哀求。

  没谁会怜悯。

  至少江诚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