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一剑显实力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历来闯山的人,都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

  他们都清楚闯山失败的下场,但他们还是选择闯山,那岂非很有信心?

  然而闯山者,十之八`九下场都是死。

  他们往往有所际遇,总以为自己既已站在黑衣弟子的巅峰,随时可成外门,为何不风光一回,直接闯入外门前百的金榜弟子行列。

  有野望的人往往都被自己的实力迷惑,去尝试了,最终撞得头破血流。

  江诚如今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一个即将要撞得头破血流的人。

  挑战既已发出。

  战斗已随时可展开。

  关键是谁先动手,谁接招。

  段舞婕踏着香风而来,风是带着凉意和萧瑟的秋风,她的血色披风被风拉扯得猎猎作响,脸上带着温柔的笑,玉手却握着一把似新月的寒钩。

  江诚在她飘然下山而来的一刻就已然判断出,这个女`人的身法的确高妙。

  脚步轻`盈,踏地无声,看似缓慢,实则爆发力十足。

  她握在手中,被披风偶尔遮掩的那把寒钩,同样足够凶险。

  那寒钩弯曲的弧度,钩刃的锋芒,不难想象若是在人脖子上轻轻一钩,将是何等凄美的下场。

  这个女`人的确厉害,他在来之前已从情报上知晓这女`人的厉害,但知晓归知晓,不如自己亲眼所见那般体会真切。

  不过再厉害的人,也只是一个人,她没有太大的靠山,这是江诚选择她挑战的原因。

  其他两人,无论是楚轩还是刘闻,在这西院都有很强的靠山,是内门中的厉害人物。

  唯有这段舞婕,她的靠山只不过是一名外门弟子,虽然是这西院外门弟子中颇厉害的那一人,排名金榜第二十七。

  却也仅仅只是一名较厉害的外门弟子,最多和这褐衣执事实力相当,尚无法和楚轩、刘闻二人身后的人物相比。

  “段师姐!”

  “段师姐更漂亮了。”

  “段师姐今天是容光焕发啊。”

  段舞婕走下山道,路过之处一些弟子明明已经站得很开,却还是纷纷避让到更远,恭维之声如潮水涌去。

  一个能在外门中登上金榜的人,还是个女`人,她可没表面上看去那般和善,至少周围大多数人都畏之如蛇蝎。

  江诚没有多言语,他在段舞婕走下山道时已经提剑缓步走了过去。

  他的脚步走得不快,但气势却随着每一步走出越发内敛。

  他的人也随之变得内敛而镇静,所有心跳的频率、情绪的变化,都恢复到一种镇静的状态。

  他已做好了战斗的所有准备,做好了杀人前所需具备的绝对冷静。

  这种变化引起了一些人神色的改变。

  莫晋平、邓志文、楚轩、刘闻等人有眼力的人都目光微凝,他们从江诚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似寒锋架在了脖子上的冷酷威胁。

  段舞婕原本轻`盈的脚步也陡然一顿,慢慢放缓了。

  她笑得更为迷人,但瞳眸却慢慢收缩,眼神中的冷意令人发寒。

  “你想好了?一旦战斗开始,刀剑无情,我绝不会手软,会直接杀了你。”

  段舞婕纤纤玉手抬起了寒钩,反握着姿势有些怪异,她吃吃笑着眯起眼睛警告。

  “你说段师姐会怎么杀死这小子?”

  “我估计会一片一片割下他的皮。”

  “不止吧,我估计连他下面那玩意儿都会割下来泡酒喝,以前不是没有过这种例子。”

  “小声点儿。”

  一些人目光闪闪,盯着江诚的眼神儿幸灾乐祸兼不怀好意。

  江诚没说话,他的脚步不停,冷冽的嘴唇抿着,嘴角勾勒一丝轻笑,眼眸更为幽邃寒冷。

  他从不愿跟一个快死之人过多废话。

  一些人就是因为杀人之前废话太多,最后敌人没死自己却死了,江诚对这种人向来嗤之以鼻。

  段舞婕秀眉轻蹙,她的笑容少了些,面前这个对手实在太冷静了,丝毫不为她话语所动,连神色自始至终都没变化。

  这样的人实在很可怕,意志坚定,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甚至不死不休的。

  她握住兵刃的手紧了紧,没再废话,同样缓步走去。

  两人都在向着对方靠近。

  靠近的脚步很缓慢。

  就似乎两头在互相观察试探的猛虎。

  这是一种气机上的互相锁定,都在寻找对方的破绽,等待破绽显露时,爆发出雷霆一击。

  距离,愈发靠近。

  很快二人已经走近了最后一丈的范围,江诚却仍旧没有停住脚步。

  他的剑还是斜指着地面,他的脚步还在向着段舞婕靠近......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

  一丈的距离已经打破了双方之间的警戒线。

  但江诚似乎没有警戒线,他仿佛就为了走近段舞婕,嗅嗅她身上的芬芳。

  段舞婕的脚步早已停下,她的笑容都已经消失,江诚走了三步她退了三步。

  二人仿佛有了一种默契。

  同时前进同时后退。

  这令人看不懂的一幕,却让少数外门弟子齐齐色变。

  在段舞婕后退的第三步落下的那一刹她双眸杀意一闪,突然没有再后退,反而在脚步落下的同时整个人似一把电剑插出,脚步蹬地的刹那人已飞出。

  犹若一片红云的披风飞舞。

  红云中杀机暗藏,寒钩一闪割向江诚咽喉。

  “嚯!”

  秋风被这似新月的寒钩隔断,那沉闷的声响似秋风的悲惨低叹。

  这突然的一钩速度太快,把握住的绝佳的时机。

  然而那一刻江诚也十分突兀的速度猛增。

  几乎是段舞婕不退反进的同时,他前进的速度更快更迅猛的突击而出。

  寒星一闪,江诚手中的剑就是伴着那点寒星扎出。

  两人是同时进攻同时出招,但江诚的一剑却略占了上风。

  因钩比剑短,一寸长一寸强,在这寒钩抹到江诚身前时,段舞婕绝对先要身上多个窟窿。

  “好快的反应。”

  有弟子发出低呼,认为江诚这一招后发制人反应实在够快。

  “不,不是他的反应快,而是他早有进攻的打算,即便段舞婕仍旧后退不发起进攻,他也会扎出这一剑。”

  “段舞婕失算了,她不该退,她退了就是怯了,怯了气势已弱,很难挽回上风局面。”

  议论的声音带着惊颤,话语都慢慢压低。

  江诚这一剑封了很多人的嘴。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