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撞钟,送终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有人闯山,这是一件大事,已有三十多年未曾再发生过的大事。

  通俗而言,在天魔门中这种闯山并非是指外敌来袭,而是指弟子为求晋升而闯山。

  黑衣弟子可闯外门、外门弟子同样也可闯内门。

  至于内门以上的入室弟子,那却不是靠闯就能晋升的。

  入室弟子,也只有天魔门长老认可收入门墙才算。

  入室也即为进了门,以后就是一家人。

  很多师傅把入室弟子看得比自己的家人还要重要,因为入室弟子就是传承自己衣钵的人,自己的子女未必就有那个资质传承衣钵。

  当然,魔门中人重利,所以魔门中入室弟子的地位其实还是很尴尬的,并不如正道或者海外百盟的散修那般。

  这些暂且按下不表。

  但说江诚闯山也已快到了山腰,惊动了魔牛峰上居住的大半外门弟子。

  不少人蜂拥而至,居高临下看着江诚一步步从那条崎岖陡峭的山路走上来。

  明明江诚是在下方,他们居高临下看着,是在俯视。

  但这一刻他们却有种看到一位巨人在攀登般大山般的悸动。

  这种悸动令他们心中微凛,江诚的气势很强,强得令人不得不收起小觑之心。

  气势这种玄妙飘渺的东西,也往往只有高手才能察觉到。

  对于普通黑衣弟子而言,这一山的外门弟子,无疑都是高手。

  他们中大多数人已到了后天中期炼骨境界的巅峰,对于某些事物的威胁性能提前捕捉,对危险的感知很敏锐。

  若是江诚没有主动散发出气势,或许他们还会心存轻视。

  但当江诚真的散发出这种雄浑磅礴的气势后,却没有一人会忽略江诚的强大威胁。

  就像两头老虎在争地盘的时候,往往都会先互相观察散发气势、龇牙探爪用力蹬地展示力量震慑对方。

  江诚现在也是在散发气势主动震慑旁人。

  这种气势并不是很好散发出来的,江诚还没到那种可主动散发气势的境界。

  但在阵法压制的强大压力下,他每攀登一步上山,积蓄的气势就强大一分。

  这种气势是他必须要成为外门弟子的信念,是他必胜的信念,是一种无与伦比的自信。

  这种自信所蓄势而成的气场,锋芒毕露,没有一人不为之侧目,没有一人不为之忌惮。

  在这种忌惮之下,他们中尽管有很多人并不想江诚真的走上山腰,可却没有一人愿做那个出头鸟主动阻拦。

  便是这么一番迟疑,江诚巧妙的运用身法,已然在众人忌惮迟疑犹豫之间,到了山腰。

  他一身黑衣,长发披洒在肩,挺拔如剑般的长眉飞斜入鬓,一双瞳眸冷冽幽邃,嘴唇紧抿着,象征着他坚定的意志,可嘴角却又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似乎代表着他不羁的性子。

  没有人说话。

  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江诚的身上。

  这似乎是一场无声的交战。

  面对这么多人的目光气机,江诚却仿佛一颗顽石,毫无动容,他仍旧提着那把没有剑鞘的精铁剑。

  剑刃已经有很多地方翻卷显露缺口,可剑身的些许斑斑痕迹却象征着它饮血时的狂热。

  这是一把杀人的剑,尽管它已残破到似乎随时将会断折。

  钟声悠扬在山间响起。

  撞钟的人是个懒散的老头,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撞着,干枯衰弱的双手似乎随时将停下这有些烦人的举动。

  这口悬在山头的铜钟已遍布铜锈,随着被撞响震颤不休,音波掀飞了一些灰尘,震动的力量荡开了铜锈的包裹。

  在大概五十多年前,他也撞响过这口钟,可惜撞钟的人没死,闯山的那人早已作古五十余载。

  撞钟撞钟,是否就是为一个个闯山的人送终呢?

  听说三十多年前东院有一人也曾闯山,撞钟的那人是他的老表,最终闯山的人竟然成功。

  那一次东院的钟撞得无比悠扬响亮,然而钟声还在人们的记忆里,那闯山成功的人却已死了十几年了,很多后来人都不清楚他叫什么。

  在钟声悠扬响起的时候,不仅魔牛峰、其他周边的三峰也都被惊动。

  甚至是象征内门的黑风崖也被惊动,有一双双视线从那陡峭的崖壁内的岩屋中透出,观望向了魔牛峰。

  那些几乎大多数都是后天境界之上的先天强者,少数会是后天大圆满的存在,外门之中也只有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能与之比肩。

  先天已是过了后天炼体之境界,内力可离体打出暴气伤人。

  一般修炼内功有了个十数年的人,也可以内力灌注到兵刃上形成刃芒伤人,但那毕竟与先天强者内力凝聚的“气”不同,质量和强度上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此时被万众瞩目的江诚心中也有了些激动。

  尽管他年少老成,却也不能在这样万众瞩目的环境下保持镇静。

  不过他必须镇静,他的脸色只是最初时微有动容,而后便恢复了平静。

  他的目光扫过或远或近所有观察他、审视他、忌惮他的外门弟子。

  这么多人中,只有寥寥一些让他感觉到极为有威胁。

  “报上你的名来,拿出你的身份令牌,既然你已经上山,就必须挑战一名外门排名前百的金榜弟子,只要你挑战成功,就可以顶替他的位置,享受他的资源。”

  一道阴冷的声音突然传来,所有人顺着声源看去,不由目光一缩。

  在一处长有古松的山岩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名长须面冷的褐袍中年人。

  不少外门弟子是认识此人的,乃是巡山执事之一,曾经也成为过外门金榜弟子,后来因一次历练受伤,无缘晋升为内门弟子,便留在这外门成了名执事。

  此人虽非内门,但实力约莫已是外门中的顶尖。

  “江诚。”

  轻轻吐出自己的名字,江诚目光湛湛,手在腰间一扯,身份令牌已然扯下。

  被其一掷,这令牌便“咻”地一下似飞箭般到了那褐衣执事身前。

  褐衣执事抬手一抓,这令牌已然落入手中,他翻开一看,那十万四千多名的极为靠后的数字,使得他目光沉凝间,心中有些思索。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