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不好惹的人

魔道巨擘系统 +A -A

  玄冥神掌有四式杀招。

  江诚对付这两名在外门中不甚厉害的弟子,自然也用不着大炮打蚊子动用杀招,用出了玄冥神掌便已算看得起对方。

  那马脸要逃。

  却又岂有江诚身法之快。

  他虽也学了入品身法,但奈何品阶只有九流,且身法运用虽然也可不需内力,但若想速度更快更灵便,自然也需内力加持。

  身法不如江诚好,内力也不如江诚强,单单就身法运用的技巧要比江诚更为娴熟。

  可在绝对力量面前,技巧也要占据下风。

  江诚本与他相隔十丈。

  对方受剑阻而一缓前进之势,后再跑却就于时间上慢了一拍。

  便是这一眨眼的功夫,江诚几个纵跃已然到了对方身后,而此时对方也不过才逃去三丈的距离。

  局势已然明显,再逃也赶不上江诚追击之速,恐怕还未踏上山路便将死于非命。

  马脸在感受到身后破空声狂起的刹那,面露凶狠疯狂,腰间陌刀一闪。

  雪亮刀光已然似晴天一闪电在转身刹那骤然一挥!

  这一刀当真势急凶猛。

  空气都发出尖锐的音啸。

  然江诚却已有准备,见对方身形一滞他便知对方欲反扑,故而脚步陡然一顿后撤。

  这其间对于敌人动作的观察到反应,几乎不到半秒时间。

  他停步,对方却挥刀,他计算对了,对方却计算错了。

  哪知江诚在如此急速追击的情况下竟然陡然停步后撤,这一刀自然落空,却也成功阻止了江诚抢先进攻的威胁。

  马脸双眸狠辣凌厉,一刀落空步步紧逼,狭窄锋锐的陌刀便似片片雪花飞舞直奔江诚周身要害。

  可谓是抢占先机便要扩大优势一鼓作气伤到江诚。

  江诚身形连闪,看似退避,实则冷静观察时机。

  盛不可久,必将转衰。

  像对方这样凶猛反扑的一番强攻,虽招招凌厉迅猛,却对体力消耗太大,况且对方为求杀伤,还运用了内力。

  刀锋上酝酿着锋锐刀芒,这便更加剧了消耗。

  江诚只需等对方力量用老的刹那出手,便可轻松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强攻强打虽也有自信杀敌,但能不冒险,何必冒进?

  马脸显然也很清楚,他清楚自己的实力,清楚现在的攻势不可长久,他更恐惧的是江诚的冷静。

  明明有出手反抗抵挡的能力,却就是不断闪避等待更好的时机。

  那样的时机绝对是一击致命的。

  可现在马脸已经骑虎难下。

  他的攻势只要稍缓一点就是给了江诚暴起进攻的机会。

  “啊!”

  马脸歇斯底里疯狂大叫,他已然拼了,疯狂挥刀。

  刀锋斩破狂风的声音如此尖锐凄厉,就仿佛他即将要逝去的生命在燃烧最后的火花。

  这一番疯狂非但没能真正伤到江诚,反而在疯狂之后力量骤然转衰。

  那一刹江诚便似一条早已伺机而动的毒蛇,毫不犹豫出击。

  迅速、毒辣、凶猛,一击致命。

  一掌拍出,直接拍在已然失去迅猛凌厉的陌刀刀身一侧,坚冰似的手掌将刀芒拍碎,另一掌则贴身临近,猛击在了对方的心窝。

  掌力爆发时,那股阴寒气息透体而入。

  “噗”!

  一口冰冷的鲜血从马脸口中喷出,江诚却已经闪身到了一边。

  这一掌力道实在凶猛,马脸的心脏崩碎,双眼暴凸而出,神色带着一丝不甘与愤恨,“噗通”倒地而亡。

  山路上,陆续又有两行人出现了身影。

  他们早在很远便看到山下交手的场景,但当他们快速靠近过来的时候,恰巧已看见马脸被江诚一掌拍死的一幕。

  这一幕让他们全都止步,目光锁定在一身黑衣的江诚身上,目光带着惊讶、忌惮、深思。

  江诚对这两行五六人没有在意,对方尚在二十多丈外,纵然真想做些什么,他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况且他也不认为魔门中还真有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烂好人。

  没有绝对的利益促使,很少有人愿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魔门中一批自私自利的弟子更是,包括他自己也是。

  弯腰从马脸和三角眼的身上搜出了些战利品。

  两个钱袋,三瓶丹药,并没有什么武功秘籍。

  这是可以理解的,外门弟子多是修炼门内入了品阶的功法,那些秘籍只能在藏经阁中凭借功劳点借阅,却是不得私藏带下山的。

  山路上两行人看着江诚收走马脸和三角眼的遗物,每个人眼神中都在闪烁不同的神色,却没有人流露不善之意。

  “萧剑仁号称夺命双剑,却最先死在此人手里,而那电刀林郁也是好手,却被此人一掌毙命,好狠的人......”

  一群人均被震慑住。

  一个能以一己之力杀死两大外门弟子的黑衣弟子,这种人实在太古怪太强势了些。

  纵然是名黑衣弟子,但实力摆在那,他们没有人愿意平白无故的树敌。

  如果马脸和三角眼提前就知道江诚的实力,他们是绝对打死都不愿意招惹。

  可他们不知道。

  看到江诚提着剑消失的背影,山路上五六名外门弟子都在心里记下了江诚的外貌。

  他们平时不太关注黑衣弟子那边的情况,唯一知晓一个叫做倾城剑的叶孤独黑衣弟子似乎很厉害,曾经击败过一名外门弟子。

  但那也仅仅只是知晓,他们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可今天看到江诚杀死马脸的场景,他们却全都警惕了。

  他们都是从黑衣弟子晋升过来的,自然明白极少数厉害的黑衣弟子有多强,眼下这个陌生的青年,不可能是出自东院的叶孤独,只可能是西院之人。

  可西院中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黑衣弟子?

  他突然出现在外门这里,杀死两名外门弟子,这是意欲何为呢?

  好奇促使下,这两行六人都纷纷远远地跟了上去,忌惮归忌惮,他们六人却并不怕。

  江诚可以杀死马脸和三角眼,但面对他们六人如果还敢动手,那就是十足的疯子。

  况且大家都没有利益冲突,在明知对方都不好惹的情况下,谁会愿意无故动手?

  很快,他们发现江诚似乎是想走那条偏僻崎岖的山路。

  崎岖山路通往魔牛峰。

  这个发现让六人俱是一惊。

  一个黑衣弟子想要上魔牛峰,那必然会遭到阵法压制,那是想要闯阵法通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