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一掌催命

魔道巨擘系统 +A -A

  不可否认,外门弟子的实力是要强过普通黑衣弟子一大截的。

  便是这名向江诚发起进攻的三角眼,真正战力也已经超出了孔武那种程度的武者许多。

  要知道孔武可是十万黑衣弟子中排名前五十的人物。

  若非死在江诚手里,两个月后的山门大比不出意外是绝对可以晋升到外门的。

  也即是说孔武已经具备了新晋外门弟子的实力。

  十万黑衣弟子中排名前百的,基本都具备新晋外门弟子的实力。

  甚至那号称倾城剑的弟子第一人叶孤独,一些人断言他加入到了外门,即便还没有研习外门入品的武功,也堪比一些很厉害的外门弟子。

  眼下这袭击江诚的三角眼,自然比不上剑芒可达三尺的叶孤独,但也不简单。

  不过他此时大胆袭击的人,却更加不简单。

  就在那锋锐的一尺剑芒即将刺中江诚的裆.部时,一道银鞭似的剑光已然飞绞而来。

  这道剑光太快,完全出乎三角眼的意料,根本就是猝不及防。

  他在发起进攻时已经想好了很多种后续的手段。

  有攻、有防、有避。

  但这些想好的手段,在面对江诚如此快的一剑之时,都已无用。

  计划往往设计得再什么完善,也赶不上变化快。

  武功也是如此,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快,是没有止境的。

  当你以为你的剑是最快的时候。

  却会发现,还有人的剑比你更快。

  现在三角眼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快。

  银鞭似的剑光只是一闪,他那狠狠扎去的阴毒一剑就仿佛被一条凶猛的山洪撞上。

  一股汹涌充沛的大力直接宣泄在剑上,传递到他的手腕他的身子。

  虎口直接崩裂,短剑被磕飞脱手而出,身子都被冲击带着一个趔趄。

  他料想到了江诚可能会回防抵挡他这一剑,但他却没料到江诚的剑这么快这么猛!

  这岂止是一个猛字了得?

  这是什么怪力?

  不,这不是怪力,这是内力,很强大很可怕的内力。

  三角眼的脸色彻底变了,瞬间已想过要飞快后退。

  另外一名马脸弟子也神色微变,却并没有想要上前支援,只是警惕得把手搭在了腰间的一把陌刀上。

  退。

  也是迟了。

  江诚的剑其实并不快。

  砍脑袋剑法也并不是以快著称,而是以霸道凶猛刁钻而著称。

  江诚快的不是剑,而是他出手的速度。

  他出手往往很简单,用最快的方式最有效的杀人。

  他就像一个杀手,一旦真的战斗,出手必然讲究效率和速度。

  再加上他强大的内力支撑,他的出手速度绝对是要比三角眼快。

  所以在剑之后,他更快的出掌了。

  这一掌他其实可以用省力点儿的方式。

  直接一掌下去,赶在对方另一并短剑拦截之前,一掌切在对方的后颈上,一击毙命。

  他有那个速度,有那个能力,对方另一只用以防守的短剑对于他来说就像一个赤.裸的女.子嘴上说着不要其实毫不设防。

  不过他还是想要尝试一下玄冥神掌的威力。

  任何一个学习了厉害功法有成的人,出山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人试招。

  江诚也不能免俗,他本就是一个追名逐利的俗人。

  因此他这一掌下去。

  掌力如山如海澎湃可怕,手掌似坚冰一般阴毒无比。

  “嘭”!

  这是一声很沉闷很好听让人心脏一抖的声响。

  江诚这迅猛一掌已然盖在了对方背脊之上。

  对方本就是突然矮身弯腰一剑扎向他的裆.部,脚步自然是弓步爆窜,身形自然是向前倾斜露出后背空门。

  但其手中另一只短剑却又似守在空门前的猛兽,在敌人忍不住要攻向空门之时猛地跳出拦截反击。

  这一切进攻防守的举动看起来是准备得那么充分。

  然而准备得再充分的手段,也抵不上江诚快刀斩乱麻似的攻势。

  这一掌盖在对方背脊上的刹那,江诚掌心处含而不发的极阴之力骤然爆发。

  这极阴之力乃是其体内磅礴内力经过掌力转变而形成,阴毒霸道。

  那一刹他感受到了对方体内也有一股内力冲腾而来,似想抵消这阴毒掌力的暗劲轰击。

  然而江诚的内力何其之强,对方的内力与他相较等同于萤火与之皓月。

  “咔嚓”一声响,这只用了七成力的一掌直接轰断了对方的脊椎骨,阴寒掌力破体而入,三角眼哇地一口吐出鲜血混杂着内脏碎末。

  这一口鲜血吐出在地,竟然于地面散发袅袅寒气,血似凝霜。

  那不远处时刻警惕观望的马脸神色一变,眼神中骤然绽放惊悚莫名之色,几乎毫不犹豫侧身便要奔上山路。

  只要上了山路,便进入到了外门阵法的范围,非外门以上身份的弟子进入山门,就会立即受到阵法压制。

  那种压制,其实也就是阵法通天路被激活,能在阵法压制下安然走上山腰者,自然也就算是闯过了阵法通天路。

  不过普通黑衣弟子想要在阵法压制下走上山腰,无疑是难于登天的。

  马脸笃定江诚不敢冒着被阵法压制的危险上山来杀他。

  这一点他虽然想出,但他却高估了自己,他也逃不到山上。

  三角眼被江诚一掌拍死他便已然飞速撤离,然而他的反应快,江诚也不慢。

  几乎是一掌拍死三角眼的刹那,江诚已经直接甩手投出了一剑。

  这一剑是直接投掷向马脸身后山路的方向的。

  断人后路,防范于未然,一旦动手便不留活口。

  这些都是江诚早已学会的优秀品质。

  他大抵猜到马脸会逃,所以当时几乎想都没想就一剑投向山路方位拦截。

  纵然对方出乎意料的没有及时转身就逃或者干脆不逃,这个方式至少也能算是提前杜绝。

  结果对方果真是逃了。

  毫不犹豫的转身逃。

  却一头撞上江诚直接扔过来的一剑。

  这简直就像未卜先知一般,似乎马脸是找死一头撞向江诚投掷来的一剑。

  太狠太凶险太缺德的一剑。

  马脸只觉一转身还没冲出一步就有一道尖锐破风声到了他身前。

  他猝不及防几乎把腰给扭了才勉强避过,不过因此却也就失去了逃跑的先机。

  空气一滞,狂风起!

  强敌已然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