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挑战规矩的人

魔道巨擘系统 +A -A

  人的一生,能有多少个三十年?

  有句话说得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通常意寓是不要小瞧人,不过却也说明了三十年的时间不短,能让一个人从卑微走向强大,也能让一个人从卑微走向灭亡。

  天魔门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弟子可以通过强闯外门的方式,晋升为外门弟子。

  因为那实在太难了。

  一名普通弟子向上晋升的过程,都是在规矩制度的约束下进行的。

  而作为天魔门长老的高层,他们因为是规矩制度的缔造者之一,所以他们可以享受特权,可以让规矩制度无法约束到自己的子女身上。

  那么除却遵守规矩选择顺从而得以成功以外,还有享受规矩,自己制定规矩从而获取成功......

  除了这两种,还有第三种,那也是天魔门宗旨一直所倡导的一种方式,那便是挑战规矩。

  挑战规矩不同于破坏规矩。

  破坏规矩的人虽然层出不穷,但任何一个宗派都不允许破坏规矩的人存在,即便是讲究随心所欲无法无天的天魔门,也不希望有破坏规矩的人出现。

  人都是自私的,魔更是将自私自利表现到了极致。

  谁会希望有破坏规矩损害自己利益的人出现?

  没有人会希望。

  但像天魔门这样的魔门宗派,真正站在宗派至高利益的角度上,却希望出现能够挑战规矩的人。

  规矩是人制定的,规矩也是人所破坏的。

  在不支持破坏的前提上。

  规矩制定出来就是需要人挑战的。

  因为挑战规矩还能成功的人,往往都可能会成长为惊才艳艳的人物。

  天魔门从不抗拒挑战规矩的人物,而且就需要这样的人物。

  即便这样的人做出的事可能一件比一件过分,但那并未触及破坏规矩的底线。

  这种人往往符合门派宗旨中的第一条――随心所欲,这样的人会成长为一个出色的魔头,但却并不会脱离天魔门这个大体制。

  只有无法无天的人,破坏规矩漠视规矩的人,才会不在乎宗派这个体制。

  无法无天的人连宗派都不放在眼里,触犯了所有人的利益,自然受到强烈抵触,这样的人如果不死,活着一定会成长为巨擘。

  天魔门虽然倡导出这样的巨擘,可这触犯了太多人的利益。

  明面上的倡导归倡导,却并不会真的支持,甚至会打压乃至扼杀。

  江诚现在就在做一件挑战规矩的事。

  他已经来到了西院外门四大山峰之一的魔牛峰下。

  既然是想不通过山门大比的方式晋升为外门弟子,又没有足够硬朗的后台,那也只有以实力践踏规矩,跨过规矩的束缚,证明自己有资格让宗门破例提拔。

  魔门中只认实力,实力是建立在规矩之上的。

  实力足够强,就可以挑战规矩,甚至实力强大到让很多人都妥协甘愿让出利益的地步,你就可以破坏规矩乃至重新制定规矩。

  此时已有两名穿着紫衣的外门弟子从山路上下来,他们谈笑肆意,似乎心情不错。

  不过当他们看见江诚一个黑衣弟子竟然出现在了山脚时,他们的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外门的山门所在,小小黑衣弟子是没有资格涉足的,平时也不会有黑衣弟子敢大胆接近外门。

  可现在竟然有个找死的小子敢靠近外门,似乎还想上山的模样,这让两名外门弟子都有些惊讶和不悦。

  “喂,小子,你给我站住,过来。”

  其中一名外门弟子冲着江诚吼了句,神色有些阴冷。

  另外一人也看着江诚,没有说话,但那紧抿着的冷冽嘴角也表明了他不善的态度。

  江诚瞥了这二人一眼,皱眉没有理会。

  绕过这条山路继续往前走,还有一条崎岖小径会通往魔牛峰山腰。

  走崎岖小径的人是不会很多的,虽然闯阵法通天路江诚自认应该不会费太大劲儿,却也不希望提前就与一些外门弟子接触产生冲突。

  不过看样子他今天还是要多费些手脚,竟然还未开始闯山就已经遭遇了两名外门弟子。

  江诚明白他不理会对方,不代表对方也不会理会他。

  不过他向来是很“实诚”的一个人,总会给别人一些希望和机会。

  例如现在,如果这两名外门弟子装作没看见他离开,他也不会主动非要去杀了对方。

  但是这可能吗?一名黑衣弟子无视两名外门弟子后,还能安然离开吗?

  这里又不是正道山门。

  江诚当然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很无奈。

  他无奈的时候,就要杀人。

  现在两个快死的人已经自己撞上来了。

  “我说你小子是聋子不成?找死?”

  身后已有衣袂猎猎声传来,最先开口的那名三角眼外门弟子几步冲下了山路,一边咒骂一边抬手就打出了几道暗器飞镖。

  江诚脚步一停,身形一侧避开了两道飞镖,避开的同时长剑轻扫,磕开了另外一个飞镖。

  他转头,正好看见那三角眼露出的意外和杀机。

  “有点本事。”

  三角眼狞笑着已经接近了江诚身前两丈,他刚刚打出的几道飞镖不过是随手为之,没料到江诚竟然还敢动手接下。

  此时二人距离如此之近,飞镖也不适用,他最擅长的毕竟还是短剑进攻。

  那一刹他手一翻袖子一卷一柄短剑已经在手,双脚似淌泥一般贴着地面擦出,动作快似水底游鱼,手中短剑跟着一起扎来。

  当真是又快又猛又刁钻。

  这一剑直接而势猛,又蕴含后续的变化,无论江诚作何反应都会面临后续更凌厉的打击。

  然而江诚不闪不必主动发起进攻,其手中精铁剑一甩一搭,这三角眼目中精光微闪身形一矮窜出,短剑直.插江诚裆.部。

  在他窜出之时另一只手也出现一柄短剑,作势欲阻拦江诚随后而来的剑招。

  一双短剑,攻守互补,攻势直接而凌厉,剑刃上此时还陡然飙升一尺剑芒,几乎就将刺入江诚身子。

  这外门弟子果然够厉害。

  另外一名外门弟子见状脚步停下,驻足在山脚嘴角微翘似看好戏,等待江诚惨死剑下的那一刻。

  门中规定外门弟子只是不能随意进入魔云峰大肆残杀黑衣弟子,可没规定在其他地方就不能杀黑衣弟子。

  见着了不爽了,照杀不误,就像黑衣弟子杀灰衣杂役一样。

  人命不过草芥,实力方为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