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准备就绪

魔道巨擘系统 +A -A

  一门品阶较高的功法,对修炼者的根骨悟性要求也很高。

  许多功法甚至对个人根骨悟性的要求达到一种很变.态的地步。

  悟性不足的人,很难理解功法秘籍中记载讲解的精要,根骨不足的人,即便理解了,却因体弱或者先天性的缺陷导致无法练习。

  一般而言,天魔门外门弟子大都是后天中期的境界,厉害一些的则会达到后天后期,顶尖的则处于后天大圆满的程度。

  青青的实力境界其实已经满足了天魔门外门弟子的要求,只待两月后的山门大比召开,她自然可以被纳入到外门。

  她和外门弟子之间相较,缺的不过是一些入了品阶的厉害功法。

  不过在江诚的助力下,青青也已被武装了起来。

  可惜仅仅只是后天中期的实力境界,炼骨都未曾圆满,青青的根骨显然是无法支撑快速将砍脑袋剑法修炼到入门的地步,想要在短时间内将修炼入门,那是需要付出极大代价的。

  不过云雀翔这种八流的身法,她却都练得有些进展,虽未入门,却也到了门槛。

  一般外门弟子也都是练些八.九流的功夫,少有一些有资格修习六七流的功夫。

  至于更高品阶的功夫,受限于实力境界尚未强大起来,根骨并不强,很多人即使得到了厉害的功夫,也难以修炼入门。

  这一点与之相较,江诚就要占据极大的优势。

  以魔道巨擘系统的辅助,他学习起功夫可不受实力境界的限制,直接就可以入门。

  虽对根骨还是有极大要求,但入门之后招式如何运用全然在他。

  他已理解,他已入门,他自然明白怎样出招不会损伤自身的体质,怎样发力才是最佳的出招方式。

  而未曾入门的人,他们不懂,非但不懂,更受限于实力境界根骨资质,完全摸不着头绪。

  两者之间的差距就像是江诚手里有一双筷子,直接去火锅中夹东西吃就行了,他自然不怕烫手,更不怕烫嘴。

  而其他人则手里没有筷子,要想方设法去弄一双筷子,也即是做到功法入门。

  如不用筷子就这么伸手去火锅里夹东西,手铁定要被烫到,能空手入油锅一次,还能继续两次三次?

  故而,入门很重要,实力境界更重要。

  除了少数天生缺憾的人,人的根骨和悟性都并非是恒定的。

  根骨会随着人的实力境界增强体质变强而提升,悟性也会随着人的阅历增长知识积累而提升。

  每个人都是一个潜力股,江诚更是。

  从青青手里要来了云雀翔,江诚又继续就砍脑袋剑法上的一些经验心得稍稍讲解了一下,为青青引导出一条较为平坦的路。

  在偌大天魔门中,要说能与一个人有友谊,那也唯有青青,他想要培养出一个将来要用到的心腹,也唯有青青。

  现在帮助青青,以后真要有些谋划想法的时候,青青也将立即成为他最大的助力。

  不过助归助,江诚也不会完全敞开秘密,他还是会留一些后手,这是很有必要的。

  师傅传授弟子武艺,都会留些压箱底的绝技。

  江诚培养青青,自然也不会完全掏心窝子把自己一点儿老底都摆在人家面前。

  这虽然很现实说起来很难听,可人都是这样,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一些秘密。

  每个人除了自己,都会对其他人持有一丝怀疑,这丝怀疑无论多寡,至少潜意识中一直存在。

  有时候敌人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往往是自己的朋友。

  因为对于朋友,很多人都常常疏于防范,而朋友知晓你的秘密,也往往比敌人要更多。

  江诚不愿自己的朋友背叛,他也不会给朋友背叛自己的机会。

  只有一直都让别人感觉神秘、感觉强大、感觉摸不清虚实,别人才会忌惮、恐惧,纵然有什么想法,在未摸清底细前也不敢贸然动手。

  朋友也是人,也都一样。

  待青青含笑走后,江诚才将云雀翔这门身法给学了。

  快速学习消耗了整整五百点活跃值,他还只剩下四百点活跃值,不够兑换一个完整的中级活跃宝箱。

  至于初级活跃宝箱,里面很难出一些好东西,一般能出一本八.九流的功法就算顶尖,江诚不愿在初级活跃宝箱上浪费活跃值。

  进入到外门之后,八.九流的功法任人挑选,但活跃值用光了,可就不是那么好赚回的。

  东山虎虎胆这种任务,也不是每天都会有。

  提起已然有了几个缺口的精铁长剑,江诚出了三柳院。

  没有和青青道别,刚刚他也已和青青说了自己的打算,对于他的计划,青青感到十分不能理解。

  那实在太冒险了些。

  不过江诚既然有把握要去做,青青自然也是支持的。

  她明白,江诚的实力远远不止表面上看去那般简单。

  曾经江诚对陈广严施展那等恐怖功法的一幕,已不止一次在她的脑海回想,每每回想她都会对那功法抱以渴求,却又更加恐惧和复杂。

  她当然知道那定然是一门了不得的内功心法,可江诚既然没打算传给她,那么也一定是有他的道理和顾虑。

  要说不动心那是假的,然而尽管动心,青青却也努力克制。

  她不是蠢人,明白江诚是什么人,也明白她自己是什么人。

  江诚是救过她一命没错,但她庇护江诚半年多,救命之恩已还。

  二人互不相欠,之所以还能相处在一起这般和睦,完全因为朋友之间的情谊。

  可大家都是魔门中人,大家都清楚对方的心性,他们都明白,朋友情谊再怎么牢靠,也不如利益牢靠。

  江诚现在肯给她砍脑袋剑法,未必以后不会给她更多更厉害的功夫,这是一层利益关系的串联,使得友谊更为长久。

  所以明知江诚还有更好的功夫,但青青却装作不知也不问。

  能力有多大,野心就有多大的人,才活得长。

  能力不大,野心却很大的人,死得早。

  她现在连砍脑袋剑法都没能掌握,就别提其他。

  ......

  江诚此时仗剑疾走于山林之中,一双竹芒鞋踩在山间泥土地和青石板上,行得飞快。

  偶尔一个纵跃,便似冲天云雀,刹那已然去了四五丈开外。

  这种疾行速度,也是没有其他人看见,否则必然惊为天人。

  他走的是一条偏僻小径,此山径鲜有人来,路更崎岖更荒凉,但对于已将云雀翔修习入门的他来说,如履平地。

  此行,只为成外门弟子而去。

  要成外门弟子,有三大途径,一种比一种困难。

  其一,山门大比,这是最简单的。

  其二,三名内门执事拔擢提升,这需要很硬朗的人际关系,很困难。

  其三,闯过外门阵法通天路,挑战外门金榜排名前百之人获取成功。

  这种简直不是一名黑衣弟子能完成的,是天魔门既然倡导却又不赞同的一种方式,属于既定规矩外的一种破例。

  三种方式,第一种不说,历来通过第二种方式进入外门的弟子也有一些,都是门中长老子女。

  至于第三种晋升方式,却已有近三十多年没有人成功过。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