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夜回宗门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山林寂静,归途亦很平静。

  偶有几次远远地厮杀之声,江诚都会提前避开,不欲掺合。

  他的实力虽然已可比拟一些较厉害的外门弟子,但强中自有强中手,天魔门近两万外门弟子总有高手,甚至有少部分实力都堪比内门弟子。

  江诚自忖与那少部分人相比较,估计也就内力可以与对方不相伯仲,至于真正的厮杀手段和武功底蕴,却必定差之太多,不是一合之敌。

  烦恼皆因强出头,麻烦都因多开口。

  不该惹的麻烦,江诚是不会去招惹的,他也是利益至上的人。

  这次出行完成任务的过程很顺利,他很满意,不过唯独赤云石终究是个遗憾,这往返途中不曾遇见。

  然而这种运气之事,江诚也不强求。

  既已得虎胆和诛心毒草,将这两样东西上交到荣耀堂,也便算完成了任务。

  而且此行他也不仅仅只是收获这两样东西而已,那些战利品,包括途中所摘取的几样品质不错的草药,也都是不错的收获。

  兴许再去荣耀堂中对照一下其他任务,可能还会有意外的惊喜。

  真正进了西院范围时,已然是深夜时分。

  江诚避开一些势极阴郁雄浑的山头,低调背着包裹小心来到了魔云峰的山脚。

  周围这些山头,各有其名,都沿山体错落有致建造了不少建筑群落,环绕而下。

  其中有宫殿、宅院、占地极广。

  诸如魔牛峰,形似一个牛头,有两个山头相连,山头险峻,酷似一对牛角。

  这些周边山峰不是善地,乃是西院三千多外门弟子居住之所。

  较之黑衣弟子所呆的魔山城,外门弟子所居之地简直天堂。

  至少每一个外门弟子都可以坐拥一大`片宅院,强者甚至可入住到宫殿群中。

  当然,最具标志性的还是这周围大山众星拱月般环绕的直`插云霄的黑风崖。

  黑风崖地势极险,崖上参差不齐的建有不少居所,但其中大半居所空无一人。

  黑风崖中不住无名之辈,入住其中之人,均是内门弟子的身份。

  西院几个派系的高层大多都在那黑风崖上呆着。

  而西院内门弟子,满打满算,不过寥寥数百人,其中有部分人会长久闭关,也有部分人常年在外肆意江湖,少有人会苦居山中。

  不过苦居山中的人也有好处,至少经常可以得到西院院主庞大海的指点。

  庞大海身为院主,一身功力如何江诚已无法度测,但庞大海有个嗜好却是人尽皆知。

  他总喜欢提携晚辈练武,乐此不疲,但提携的手段却太狠。

  他会笑眯眯的指点你的武功缺憾,并告知提升办法。

  若你能领悟并迅速理解学会,他自会就新的武学理念进行讲解,可若不能领悟,他却会叫你知晓什么叫做太过愚笨的痛苦。

  那种痛苦往往让人饱受折磨。

  他的嗜好很怪,但对一名武者的帮助却很大。

  故而还是有一些内门弟子会常留在山中苦修。

  这一类弟子也是很可怕的人,他们不常下山外出,但他们意志极为坚定且悟性惊人。

  左`派好几位供养的高层,都是这类人。

  当然其中并不包括陈广严那位叔父。

  魔云峰山脚,江诚背着满满一包裹的行囊,沿着山路上行。

  正值秋季,山中潮.湿寒冷,布谷鸟的声音时远时近地在幽深的山林中响起,时而还会有狼嚎兽嘶,令人心中发悸。

  夜晚,才是捕食者外出杀戮的时刻。

  天魔门在这种环境坐落,门中弟子自然也是常出杀戮冷血之辈。

  入夜后的魔云峰不算安静,时而会有些厉笑响起,传荡在山间似夜枭的嘶鸣。

  那定然是右`派一些弟子的笑声,这段时间魔云峰的夜里,也只会有他们的笑声。

  江诚行在崎岖山路之间,右手就没有离开过剑柄。

  只有时刻警惕的人,才能在随时都会有危险的环境中生存得更久。

  江诚无疑就是这种人。

  不过这一路终究无事,魔云峰不比魔山城,山上还是少有黑衣弟子出没的。

  至于外门弟子,则更不可能随便涉足到魔云峰这片低级弟子的区域。

  魔云峰包括魔山城,就仿佛是一个新手村,隶属于天魔门西院的新手村。

  而周边那些外门弟子所在的山峰,则是更加高等级的区域,十万大山则是所有人都可涉足的危险猎场。

  在大山的猎场中,你可能是猎人,也可能是别人的猎物。

  无论魔云峰还是魔山城,亦或周边一些外门弟子居住的山峰,都受到宗派阵法的笼罩。

  在平时,天魔门的阵法只是起到管制弟子的作用,类似于摄像头监控一般。

  这说来也许可笑,魔门弟子都是些飞扬跋扈无法无天的人,天魔门偏偏还弄出什么规矩来管束,这不是脑子秀逗?

  这当然不是脑子有毛病。

  魔门众人行`事虽讲究随心所欲肆无忌惮,但一个偌大宗派,终究是无规矩不成方圆。

  这是很矛盾的,理念和管理模式上的一种极端冲突。

  但在这冲突中,上`位者也必须要找到一个平衡点,必须建立起规矩和威严。

  这也实属无奈之举。

  盖因魔门中狠辣凶徒实在太多,残杀同门之事屡见不鲜。

  若不加以管制,外门弟子每每偷偷下山杀些黑衣弟子,或因夺财,或因修炼功法所需,或更离谱的只为享受杀戮快.感......

  长此以往下去,秩序混乱,宗派也将难以昌盛。

  天魔门虽讲究随心所欲无法无天,那也是说你的实力足够才可达到那种大自在境界。

  没有那等实力,你就得遵从强者定下的规矩,受到强者的调遣。

  否则一个偌大的宗派若无制度,混乱无章,焉能坐拥这十万大山莽莽资源丰硕之地?

  前方此时已出现了明亮的灯光,在这深夜中很是显眼。

  那是三柳院。

  青青此时就在三柳院中。

  自从她接替了陈广严的地盘儿后,俨然已成了西院黑衣弟子区域的巨头之一。

  当日离开前,江诚深思熟虑之下,已将砍脑袋剑法的口诀精要都传给了青青。

  砍脑袋剑法乃是七流剑法,进入外门后耗费一些宗门功劳点就可以学习到类似这种品阶的功法,不过那功劳点却也很难得。

  江诚把砍脑袋剑法传给青青,已算是大手笔,这等品阶的功夫,对于一些外门弟子来说都很珍贵。

  只不过吸星大`法江诚却是暂时没有传给青青的打算。

  一来即使传给青青,没有系统帮助,以青青目前的实力境界,根骨都不满足修习的条件。

  二来一门四流心法对于一名地位卑微的黑衣弟子而言,象征得不是强大,而是灾难。

  他虽然也信任青青,却并非毫不保留的信任。

  人在任何时候最信任的人,只有自己,连死人都不能去信,因为死人有时候也能害人。

  他相信青青不会害他,但那也只是现在。

  是人都会变,改变人的就是利益,他只能杜绝这个情况发生,却不能主动释放危险的信号。

  在合适的时机做合适的选择,就是保持利益关系的条件。

  在合适的时机做出了不合时宜的举动,那不是保持利益关系,而是主动在这层关系上划开一道裂痕。

  那裂痕就是人的贪欲。

  走向剥啄的灯火闪耀之地,候在院门口的两名黑衣弟子听到轻微脚步声,立即警惕看向江诚的方向。

  这种警觉力,都靠近了五丈距离才察觉,江诚不禁暗自摇头。

  他并没有打算回魔山城,此刻深夜进城并不安全。

  因为这段时间夜里的魔山城,是归右.派的人管辖的,到了白天时右.派才会撤走人马,轮到左.派的人插手。

  当然,还有其他几个小派系,却都不过是附庸在左右两大派系麾下的。

  魔山城是个好地方,夜里更热闹。

  吃喝嫖赌杀,这五样是入夜后的魔山城不可或缺的,在其他三院那里,同样如是。

  江诚背着个大包裹,又是左.派的名人,深夜贸然进城,那就等于是脱.光了衣服的名妓走进了一群男人的澡堂,摆明了要人来操,别人又岂会不下手?

  他毒蛇剑的名头是响,可这名头越响别人也就越是眼热。

  就等于大家都知道青楼里的头牌功夫好,丫的你功夫再好也怕大吊啊!

  咱人多一起上,谁能战到最后便扬名立万,群情激动下,只要有一人打头阵,还管你功夫深不深。

  这也就是江湖,从来不乏热血上脑的拼命郎,明知是死,可为了名利,不少人趋之若鹜。

  两名守夜的黑衣弟子都认识江诚,借着不太明亮的灯光看清江诚的脸后,两人便立即殷勤得打招呼。

  “江师兄,这么晚才回来!”

  “青青师姐还在闭关,吩咐若是师兄来此,可先去西厢歇息,师兄请随我来。”

  一名弟子巴结过来,引领着江诚进了院子。

  自从接管了陈广严的位置地盘儿,青青自然也招了些人手,其中大部分是和她有过些交际却又实力不太强的弟子。

  这类人一般她都了解,也好控制。

  但却不是真正适合做心腹培养的人选,更难以独当一面,只适合起步阶段招过来填充势力。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