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无心插柳柳成荫

魔道巨擘系统 +A -A

  越是美好的事物,消逝得也就越快,因太匆匆的往往来之不易,所以人们才记住它的美。

  越是生死之斗,同样也会结束的越快,因为一场生死厮杀,必不可能持久。

  江湖中人行.事向来干脆利落,尤其动手之时,不能拖泥带水,拖延一息也便是生死分晓之刻。

  当江诚迎面那一剑骤然挑上了凌时,对方几乎毫不犹豫退避。

  他退避是因为他忌惮,他退避是因为不想成为江诚的主要攻击目标。

  但他退避却是在江诚的意料之中。

  所以江诚剑势一转,改攻冲到身前两个方位的另外三人,磅礴内力已然汹涌灌注于剑锋。

  剑似银鞭似毒蛇似流星!

  快、狠、准。

  三尺剑芒一闪,三颗人头已然飞起,血液在剑锋划过时分成两截!

  血雾抛洒,人命归天。

  好快的一剑。

  所有人都骇了一跳,那狂猛的三尺剑芒便似一道闪电劈开了他们所有人的心。

  心在为之震颤。

  那是剑芒。

  内力修为至少也达到了后天后期的高手才可劈出的剑芒。

  可十万黑衣弟子之中,除了那黑衣第一人有着倾城剑之称的叶孤独,还有谁能一剑扫出三尺剑芒?

  这莫非虚幻?

  这未必太不真实?

  莫非此人是门中外门弟子,却打扮穿戴成黑衣弟子扮猪吃虎?

  不是没这个可能。

  “逃。”

  这是幸存的两人包括那凌时都瞬间生起的念头,他们都走眼了,踢到了真正的铁板。

  江诚一剑便可杀三人,再多来几剑,谁能承受得住?

  三人几乎同时分作三个方向作鸟兽散。

  不过江诚既然都全力以赴了,他又岂会留下活口?

  自开战到如今,这场战斗的节奏就一直掌控在他手里,他知晓凌时会退,所以他瞬间变招杀人。

  他更知晓变招之后将会形成怎样的震慑,所以他早已猜到三人会立即逃遁。

  当然,若这三人能鼓起勇气发起进攻,或许他还能少费一番手脚。

  此时,几乎在那另外两名黑衣弟子身形一颤转身急逃的刹那,江诚身形已如大鸟一般掠出。

  “嗖!”

  其中一人头也不回转手便是掷来一镖。

  江诚神色不改长剑微抬,火星一闪飞镖弹开,他却已到了此人背后,剑锋一横,割喉的刹那从其身旁直掠而过,追向另外一人。

  这是一场单面倒的屠杀。

  连杀两人,江诚付出的不过是虎口伤口再次崩裂流出的一些鲜血。

  杀这些只学过一两种基础功夫,连基础内功都没有学过的普通弟子,江诚觉得实在是在欺负人。

  此时,那六人中功夫最高的凌时已然逃出了几十丈外。

  江诚轻笑,笑声带着几分讥讽,嘴角很是冷冽,飞奔急追了过去。

  他的脚步很快,斜持长剑,看上去似是在走,但其实是在飞奔,小.腿快速疾奔,整个人以一种似缓实快的速度飞快拉近与铁锏男之间的距离。

  内力不断游走于双.腿各大经脉,尽管很多穴窍都未打通,但江诚的速度仍旧要超出前方那铁锏男子三分。

  同样是基础身法,以强大内力配合肉体施展开来,比之单凭肉体力量,自然是要快上许多。

  前方奔逃的凌时已然心寒,江诚就似催命阎罗在步步逼近。

  身后传来的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令他一颗心都几乎要崩溃,他不敢回头去看江诚一眼,只能用出了吃奶般的力气奔逃。

  “嚯。”

  突然有破空声袭来,极快。

  凌时心脏一跳,连忙向旁边一闪继续飞驰。

  但速度却难免因这避让的功夫迟缓了一下。

  江诚这次扔出的,自然不是剑,而是他的包裹。

  对方这一避让,他再度追近三丈距离。

  “嗖!”

  又是一道破空声袭来。

  这次更疾更猛。

  凌时心中暗骂再次向旁边一闪,“嗤”地一声一柄长剑已然插在他身旁的地面。

  江诚竟然连剑都扔了?

  凌时眼角余光看到这一幕逃跑的动作都微微停滞了一下。

  一个会剑的人把剑都扔了,那他还有什么威胁吗?

  便是这么一犹豫,江诚已然虎扑临近,五指似钩,一手猛劈下撕,一手抓将擒拿向凌时的左肩。

  这已然避无可避,再逃也是枉然。

  凌时心中发狠,转身便是一锏猛砸向江诚的脑袋。

  乃是以命博命的打法,却是已被逼急。

  江诚脚步一闪已到其身侧,双爪方向不改,撕出恶风抓向凌时的腰眼、下.阴。

  这真真是无耻而又毒辣的狠招。

  没有一个男人不怕。

  腰子若被抓破,肾脏破裂那就废了,下.阴若被抓到卵黄挤爆那也废了,直接都不能人事了。

  凌时简直要破口大骂,太缺德了。

  拼命的念头都被这阴毒的招式给浇灭了,连忙回防,堪堪抵挡住了江诚这狠招。

  不过铁锏已被江诚一爪给抓.住。

  还待挣扎挣脱。

  江诚另一只手却已然盖向他的脑门儿,凌时咬牙伸手同样一爪抓去,却也是学了基础爪法,同时也有微弱的内力于掌心暗含。

  然而他的反应速度还是慢了半拍,被江诚手爪一变直接扣住了手腕。

  那隐而不发的内力猛然冲击在江诚的爪上,却被江诚的磅礴内力抵消。

  “咔嚓”!

  凌时惨叫,手腕直接被江诚一爪捏碎。

  “你的内力,修炼了几年呢?”

  江诚冷然一笑,手掌已然在对方痛苦恐惧的目光中猛然盖在了对方头顶。

  空气一阵凝滞。

  吸星大.法已然爆发!

  凄厉的惨嚎便似夜枭在尖叫,令人毛骨悚然。

  最终这声音在清脆的骨骼爆裂声响中戛然而止。

  铁刃长枪血飞溅,苦酒寒月花飘零。

  这一场血战,最终人命不就如花朵一般娇.嫩?

  真正死亡来临时,谁也躲不过。

  快速收拾了一下战场,江诚给所有死去的黑衣弟子身上多添了几道新伤,他不想让人从这些尸体太过“简洁”的伤口上看出什么讯息。

  走到前方山林一看,地上凌`乱四散着五六具尸体,看样子均是被先前那东山虎所杀,乃是那凌时召集的同伴。

  老虎凶威可见一斑,这么多人围杀却还死伤惨重,却让他捡了个便宜。

  背起包裹,包裹内装有这一战所带来的财富,江诚快步离开了这片已被血腥气息充斥满的死地。

  东山虎虎胆的任务,他已完成,诛心毒草的任务,也无心插柳的完成。

  因为战利品中,恰恰就有两株诛心毒草,特征便与书籍记载中的一模一样。

  这也算是意外的惊喜,他已准备迅速离开这片靠近东院的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