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夺胆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好一条山中君,虎中王。

  自山林中猛冲而出便携着腥风狂扑面而来,这一个纵跃便是七八丈远的距离。

  两名黑衣弟子方想闪避,却还没避开多远便被这山中君扑倒一个。

  一个是已然丧失斗志恐惧的人,一个则是受伤兽性大发的猛兽。

  结局自然是一边倒的。

  那被扑倒的黑衣弟子被这大虎张嘴一咬,脖颈直接多出几道狰狞血窟窿,死得不能再死。

  另一名黑衣弟子吓得四肢瘫软却更加卖命挣扎逃跑,便见这猛虎又是一纵扑上,虎爪迎面抓来。

  一爪便是超过六百多斤的力道,这结局不用多说。

  江诚身形隐藏在山岩之后,看到这老虎杀人的场景也是心惊。

  这东山虎果真名不虚传,看这凶悍的劲儿不是寻常老虎可比,和这东山虎相较,上一世动物园里豢养的老虎那就跟家猫差不多。

  眨眼之间两人在虎口下毙命,那边山林中也喊打喊杀的冲出来了一帮人。

  江诚一看却有六人,除了其中一名持着铁锏气度沉凝俨然身手不错的模样,另外五人便似地上死去的黑衣弟子没甚区别,看不出厉害之处。

  那杀人老虎早在山林中一帮人冲出的刹那便飞快窜走,竟向着江诚所在的方位而来。

  江诚目光一眯,自知这地方也已无法藏身。

  待这东山虎再靠近一些,必将嗅到他的气息,届时少不得便要顺手给自己来一下。

  这可真是无妄灾,不想与老虎拼命却也得硬着头皮上,不过所幸这老虎已然重创,虽凶焰更甚,却也并非无可乘之机。

  江诚体内的内力已然迅速运转起来,经脉中的内力灌注游走全身,四肢百骸都充满无匹大力。

  “吼”!

  果真。

  这条吊睛白额嗜血山中君已然嗅到他的气息。

  一声咆哮当真威风凛凛气势盖绝。

  江诚只听得是双耳嗡嗡反应迟缓。

  那一刹老虎已然扑来,海碗大的虎爪狠劈而来,那利爪便似五根精铁打造的倒钩,若被这一爪拍中,只需此凶孽狠狠撕将一下,必将掏心裂肺。

  不可力敌!

  江诚虽反应迟缓了一下,却也因早已有了准备故而并未慌乱,这一爪拍来之际他整个人已然就势下蹲一个翻滚。

  灵猴蹲身后便是狸猫蹿地,江诚整套.动作无比娴熟,险险避开这一虎爪的刹那整个人又似鱼跃龙门扑将弹起,双眸一寒,手中精铁剑猛然一抽。

  “啪!”

  雪亮剑光似游龙电闪!

  “钪呛”一声!

  老虎痛嚎,这一剑正切在老虎脖颈处的巨大伤口之上,似已切到了骨头发出声响,更多温热散发热气的血水猛然倾泻而下。

  “吼”!

  这下当真要命的一击彻底激起了老虎凶性,已然彻底丧失理智要殊死拼杀。

  江诚身影连闪避开老虎三绝技,但见猛虎张口的一咬被他侧身避开,铁鞭似的长尾抽击被他持剑一挡避过。

  这一尾力道惊人,纵然持剑一挡江诚虎口也猛地崩裂,血肉模糊踉跄倒退,那虎尾一端还绕着正中他的肋下,直鞭挞得他肋骨欲裂。

  江诚心中骇然,怎料这猛虎如此凶威凛然,将死之躯竟仍凶猛难当。

  他经过这段时间的厮杀和练习,基础拳脚功夫和身法熟练度早已磨练到了百分之三十,却在这短短生死厮杀间熟练度暴涨了十几个百分比,可却也只是堪堪抵挡。

  不过此时这猛兽也已然穷途末路,脖颈处巨大的剑口已令它丧失了继续搏杀下去的力量。

  然而也在这时,那边六人已然冲来,以其中那一名手持铁锏之人速度最快,目露杀机和警惕。

  江诚神色微凝,却也不惊,这六人陡一出现,他便已判断均不似外门弟子,没有那种江湖好手的气势。

  当下持剑便是一记法.场斩首斩出,这一剑他已然动用内力。

  雪亮剑光刺向反应速度已然减半的东山虎,这虎垂死还待挣扎,惨嚎凄凉,然而江诚岂会心软。

  这一剑本应正中老虎脖颈处的伤口,却被这虎爪一拍偏了几分,堪堪刺在了老虎胸脯。

  又是一道血箭飙出。

  江诚闪身而上,一剑扎入虎躯之内,剑光一挑便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虎胆飞出落入手中。

  “尔敢!”

  恶风已自身后袭来。

  势沉力大的铁锏对他当头而下。

  江诚虎胆已然到手,不欲多留,内力灌注于双.腿猛然一蹿,人已是闪到了半丈之外,叫背后偷袭而来的一锏落空。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已不能安然抽身了。

  六个人,六双眼睛虎视眈眈,已然呈合围之势将他包围,缓缓向他靠近。

  虎已死。

  江诚现在却代替老虎成了他人手下的困兽。

  这不能说不讽刺。

  江诚持剑缓缓转身,随时随地都保持在身体在移动,手中寒锋直指每一人,任何人胆敢向他发起进攻,都必将遭受他的雷霆一击。

  “朋友,交出虎胆,我凌时保证,可以放你离开。”

  手持铁锏的精壮男子首先开口,一双虎目盯着江诚,目光熠熠,似并非无名之辈。

  他距离江诚最近,半丈而已,但他却不敢再贸然动手。

  没有人有胆抢先动手,江诚的功夫怎样大家刚刚都看在眼里,虽然没有人会认为他可以力敌六人。

  但若是真要生死厮杀,以江诚几剑杀虎的威势......又会有几人垫背呢?

  东山虎一身是宝,却唯有虎胆最为珍贵,若流出外界中原地带,必是百金难求的宝贝,而在这天魔门地域,虽并没有那么珍贵,却也珍惜无比。

  纵然在这魔门地域,一头成年东山虎都很少见,只因杀虎之人越来越多,导致老虎成精东躲XC或者已然死绝殆尽。

  今天这一头丈长老虎若是扛回去卖出,不提虎胆,单单虎骨虎皮等物便可使得六人赚得盆满钵满,至少每人白银百两,若再加上虎胆......

  江诚沉默没言语,冷冽的嘴角却渐渐掀起了一丝笑。

  当他笑的时候,代表他心里已有了杀意。

  但这杀意不会显露,要显露,也只会是一丝笑。

  六个人,也只有凌时相对棘手,另外五人均不过土鸡瓦狗,不想动手是不想为区区一具拿不走的虎尸费劲儿,却不代表他不敢动手......

  在江诚露出笑的时候,六人就都已明白了江诚不会妥协。

  因为他的笑带着冷意,那是不善。

  因为他在笑的时候,也已将手中攥着的虎胆塞入了怀中。

  “上。”

  凌时眼神阴冷下来,一声招呼之下,另外五人牙一咬便要动手,江诚却已经箭步窜出一剑直逼持锏男子的面门。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