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寻虎

魔道巨擘系统 +A -A

  这时候的天色还未临近黄昏。

  但这时候的林子里仿佛却已提前到了深夜。

  空气似乎都凭空下降了好几度。

  那不是冷。

  是突然爆发的杀意。

  杀!

  没有多余的废话。

  当敌人发起进攻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场战斗没有侥幸,只能以手中森冷的兵刃说话。

  兵刃,就应该是无情的。

  当一件兵刃有了情,它还能杀人吗?

  至少江诚手中的剑是无情的,是能够杀人的。

  在看到五名身穿黑色锦袍的凶徒合围窜来的一刹,江诚心里反而放松。

  这十万大山,不仅有黑衣弟子出没,同样也会有外门弟子会进山。

  只看这五人同时出现,便知不是外门弟子,就别提还都穿着黑衣锦袍。

  不退反进,江诚以更快的速度突然爆发冲去。

  他就仿佛一只飞蛾要扑火寻死。

  可这恰恰是狭路相逢勇者胜的一丝胜利的契机。

  江诚凶悍的举动让即便是杀人如麻的五名凶徒都骇了一跳,然而他们心理素质够硬,手中兵刃杀来的动作快捷而有效,角度刁钻而迅猛,分工合理而完善。

  可他们毕竟只是普通的黑衣弟子,连剖心魑魅阿九那种程度的实力都没有,如果他们偷袭的对象是阿九那种程度的武者,或许他们还可以得手。

  但江诚的实力,十万黑衣弟子之中,又有谁能匹敌?

  连十万黑衣弟子中排名第三的黄子睿都已死在他手,这五人莽撞的出手冲来,也只能说是倒霉挑错了对象。

  那一刻在五人合围而来的同时,江诚也已经在刹那之间连续改变了五个动作。

  这五个动作,每一种都杀机毕露,每一种都是针对五人中的其中一人发出的。

  江诚杀人的时候不喜显露杀机,他只会如一只冷漠无声的豹子,在突然窜出咬住猎物的咽喉至猎物于死地时,才爆发他的凛然杀机。

  可这次他那么明显的杀意,却是刻意为之,他要使得这五人都产生一种错觉,让他们都认为,江诚是下定决心拼了命也要与自己同归于尽。

  亲兄弟在死亡面前都有可能会产生迟疑,魔门中人,就算集合在一起又岂会真的为对方挡刀?

  只要有人迟疑,势必就恐惧,势必就会动作迟缓,令合围的圈子出现漏洞。

  江诚寻的就是这一丝漏洞。

  可以用最轻松的力气杀人,又何必硬拼?

  第一名黑衣凶徒手中的刀有了迟缓。

  他本就冲在最前面,此刻动作迟疑也并不奇怪。

  因为江诚之前那连番劈开弩箭的矫健身手已让他忌惮,而此刻凶悍迎面主动进攻的行为,更让他忌惮。

  第二个黑衣凶徒同样被唬住,手中的长匕首骤然一缩回防。

  第三人同样如是。

  江诚却不给第四人第五人迟疑的机会,全力以赴手中剑已飞掠而出。

  法.场斩首。

  这是砍脑袋剑法中最不易被人避开的一剑,这是无比凌厉的一剑。

  这一剑不算快,但却准、狠、猛,时机把握极为到位。

  两名黑衣凶徒目中瞳孔收缩,却只能看见这一剑绽放的刹那光华。

  那剑光一闪之后,他们二人只感觉脖子一凉,呼吸已然浸染了鲜血。

  血雾在空气中洒得纷纷扬扬。

  “噗噗”!

  两具尚还温热的尸体扑倒在地,双目瞪出,目光带着不可思议。

  这突然的一剑,这突然的一幕,让另外三人完全措手不及。

  没有任何交流,也没有任何继续拼命的打算,三人几乎同时想也不想闪身便要逃窜。

  能在这十万大山中结队杀人夺财的主儿,没有一人会是傻.子。

  傻.子活不到今天。

  但他们今天还是犯了一回傻,明明看到了江诚那矫健的身手敏锐的洞察,他们还是蹦出来想要杀人夺宝。

  是贪婪葬送了他们的性命。

  这一场突然爆发的战斗最终只有一人活下来。

  有四人为冲动和贪婪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只不过都是些普通的黑衣弟子而已,他们中难得有学习了基础身法的,也跑不过以内力奔行的江诚,又能逃到哪里去?

  最终没死的那一人,也是识时务得很,主动自断两指向江诚跪下投降,这才暂时保住了性命。

  江诚自然不是因为手软才放过此人,他还需要此人为他做点儿事情。

  至少对这十万大山,他并不熟悉,即便有一张粗略的地图,可那并不如一匹识图老马来得方便。

  为了让这匹老马更加听话一些,畏惧自己一些,江诚当然也略施了一下狠辣的手段。

  现在,有人会为他带路,带他前往东院附近有诛心毒草的那片地域,带他去寻找行踪诡秘的东山虎......

  收拾了一下战利品,死去的四人都贡献出了一笔不错的财富,他们生前杀人夺财,最终却也死在了他人的手里,献出了自己的财富。

  归降的那一人自然也知道该怎么做,识趣地交出了所有具备价值的物品。

  但其实这些战利品最受江诚看重的,不过就是几瓶丹药而已,至于金银等物,却不被他放在心上。

  密林当中,江诚背着包裹,施施然的走在后面,看似漫不经心,却时刻警惕。

  他的目光虽然游离在山林之中的任何一处可能潜藏危险的角落,却始终不会忘记盯住前面这黑衣弟子的脖子。

  对方和他的距离只在一丈以内,这一丈的距离只要他随便一伸手,就可以直接一剑刺穿对方的身体。

  而对方也不是蠢人,自然明白江诚的意图,始终不会走出一丈以外的范围,以免引起江诚的误会。

  一个怕死的人,不需要太多的弱点,只需要这一个怕死的弱点,就足以利用起来做任何想做的事。

  二人在山林中行了半天,这半天的时间江诚也在沿途发现了一些不错的草药,便也全都摘取了下来。

  他随身就带了一本记载草药的书籍,这书籍却不能以活跃值快速学习,但对应着书籍上的字画描述,他也大有些收获。

  前面的黑衣弟子停了下来,转身目光带着些惧意的看向江诚。

  “大哥,再往前面去就是靠近东院范围了,其实在这一带应该就有东山虎出没,这一带没什么大型的野兽,附近应该就是某头东山虎的领地。”

  “哦~”江诚微微颔首,也提起了些警惕。

  这一路上他再也没有遇见些什么危险,一些毒蛇野兽即便靠近也会察觉到他身上的一些煞气,没敢袭击。

  野兽也有灵性,江诚到如今也杀了不下十四人,手里沾满了鲜血,杀气也会形成煞气。

  野兽对危险的卓绝感知,会在看到江诚的第一眼就察觉到他的恐怖之处,不敢靠近也是很正常的。

  当然,那是指普通野兽,像东山虎这种吃人的大家伙,估计是不会被江诚的煞气轻易惊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