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吸功

魔道巨擘系统 +A -A

  陈广严愿意帮江诚抗下杀死黄子睿的事情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只要是怕死的人,面对这件事都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因为怕死的人什么都敢赌,但就怕赌自己的命。

  陈广严如果不怕死,那江诚还真拿他没辙,就算杀了陈广严也无济于事,最终黄子睿的死左.派高层还是会记在他的头上。

  当然,江诚届时也可以证明他自己的实力,证明他的价值。

  在黄子睿和陈广严死后,左.派缺少黑衣弟子区域镇场面的话事人的前提下,的确可能会暂时选择不杀他,让他戴罪立功为左.派继续争夺资源。

  但这毕竟也只是权宜之计,他不可能一直在黑衣弟子的区域呆着,先不说系统任务限定他一个月内就要成为外门弟子,即便系统任务不这么要求,江诚最终也会走上这条路。

  而那时,离开了黑衣弟子的区域,进入到外门,他又有什么利用价值呢?

  在外门中,左.派也不是没有扶持其他的话事人,他江诚失去了利用的价值,黄子睿身后的那位大人物又岂会放过他。

  卸磨杀驴的事儿,于优胜劣汰的天魔门中,再常见不过。

  陈广严必须背这个黑锅,背了他可能不会死,不背他现在就得死,而江诚也必须洗脱他自己的嫌疑,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一直陷在这样的事情中。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我答应你,待会儿我便会联系我的那位叔父,他一定会派人前来扶持我上.位。”

  陈广严选择屈服。

  形势比人强,他不屈服都不行。

  江诚连黄子睿都敢杀了,如果真的激怒了江诚杀他,估计他也是白死,江诚可能还会活得更久一些。

  这种鱼死破的事儿,别人做可以,但自己拿自己的命去拼,却并不值得。

  “很好。”

  江诚嘴角露出一丝冷冽的笑意,突然伸手猛地盖在了陈广严的头顶天灵。

  “你!”

  陈广严吓得险些亡魂皆冒,这江诚莫非还要对他下毒手?

  可还不待他有所反应,骤然之间,一股无法形容的可怕吸摄力突然从头顶爆发。

  那吸摄力蕴含无与伦比的诡秘劲道,陈广严感觉自己的脑海骤然轰鸣,体内血液都在沸腾一般,尤其是苦修了三四年的内力,竟然从丹田内窜出,顺着经脉如决堤洪水一般倾泻而出,疯狂向着头顶处汇聚而去。

  “啊!!”

  陈广严痛苦得鼻涕眼泪齐流,双目暴凸几乎要蹦出眼眶,眼球瞬间就血丝密布,他疯狂的想要反抗,但他的四肢全都已经不听使唤,只能剧烈痉.挛般的颤抖。

  吸星大.法之恐怖,每一个初次尝到这滋味儿的人,都不想再尝试第二次,绝对不想!

  青青在一旁看得也是花容失色,她很少会被某些事物惊吓到,即便是江诚当着她的面把陈广严也活剐了,那种血腥的场面也不会吓到她。

  可现在她却被吓到了,陈广严此时双眼翻白,体表皮肤就仿佛有无数只小虫在窜动,肌肉皮肤剧烈的颤动着,整个人就仿佛要被某种可怕的吸力给吸空。

  空气仿佛都在此时陷入凝滞,江诚身上莫名的有种摄人的气势。

  他的一头黑发无风自动,身形仿佛蓦然间高大了几尺一般,一双眼睛亮得仿佛夜里窥探猎物的黑豹。

  只是短短两息的时间,江诚手掌五指一收,轻吐了口浊气,双眸熠熠。

  “噗通。”

  陈广严整个人已然在江诚的手掌离开他的头顶时扑倒在地,仿佛一只上了岸的鱼一般大口大口呼吸着,颤抖着。

  他的双眼还在翻白,思维甚至都半晌没有活跃清醒过来。

  青青心中已经掀起了滔天大浪,江诚这究竟是什么武功,竟然如此可怕诡异,他刚刚又对陈广严做了什么?

  “很不错的感觉。”

  江诚低声喃喃,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感觉了一下涌.入体内的那股内力。

  这内力乃是陈广严体内一半的量,接近修炼了两年的内力,这股内力被吸星大.法吸摄入了他的体内后便涌.入了经脉当中流转。

  这不是属于他的内力,还需要运用融功的法门慢慢炼化才能化为己用,否则若囫囵吞枣的与自身内力混合为一,将会酿成大祸。

  他感觉自身的身体力量似乎增强了一些,这不是错觉,是因陈广严这一股内力始终在经脉中游走的缘故。

  经脉对应身体四肢百骸,经脉中时刻有内力流转,自然也可以增强身体的力量,潜移默化之下会缓缓改善体质。

  譬如宝剑受到内力的灌输,愈发锋利形成剑芒,若是内力经常灌输于宝剑,则此剑也会慢慢改变诞生灵韵。

  “江诚......你没事吧?”

  青青小心看着江诚,眼神儿略带了些担忧,她感觉这一刻的江诚似乎气质都有所改变,邪异非常,令人心中发怖。

  江诚微一杨眉,露出了一丝微笑,点头道:“没事儿。”

  说着他又看向此时已经慢慢清醒的陈广严。

  对方此时看向他的眼神儿就像看妖魔鬼怪一般,那是一种害怕到了骨子里的眼神。

  这种眼神江诚很满意,这代表陈广严的心里已经笼罩了一层阴影。

  那层阴影就是他江诚,他已成为了对方的心魔,让对方根本不敢诞生与之作对的念头,因为对方已经怕得肝胆俱裂。

  “陈广严,你的内力就由我先替你保管一部分,什么时候我认为可以还你了,我自然会还给你。不过前提是,你的表现得让我满意......

  否则,你会死在我的手里,一定要相信我现在说的话。”

  江诚俯视着陈广严,目光镇静而深邃。

  陈广严趴在地上仰望着江诚,他看不透江诚,他更不敢看江诚,他只是呆呆的望着,回想起刚刚的那种痛苦经历,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吸星大.法吸纳来的内力还可以再还给别人?

  这当然是骗鬼的。

  江诚和青青离开了。

  陈广严失魂落魄的踉跄站起身,看着院中的三具尸体,这三人葬在秋风里,躺在秋草中......

  他呢,他如果死了,会像这三人一样留有全尸吗?心里的颓然、恐惧、迷茫......谁也无法体会......

  他现在只能像个可怜鼻涕虫,为了苟延残喘而活着,继续盲目的活着,在江诚的要求下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