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替罪羔羊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每个人都一定要为自己准备好一条最后的退路,或许你永远也不会走到那一步,但你必须要先有准备。

  陈广严就是江诚准备的后路。

  自一开始选择投靠陈广严的时候,他就已经选定了此人作为他和黄子睿恩怨之间的退路。

  但陈广严不是傻.子,他江诚更加不是傻.子,所以这条退路如何退,就有点讲究。

  此时,三柳院内已多了三具尸体。

  这三具尸体分别是黑风掌魏森摩和青掌印荃清,以及另一位经常为陈广严传递消息的亲信弟子。

  除了这三人,再没有人会死,而事实上,三柳院内经常逗留的人,也只有这三人。

  当然,还要包括门外守门的两名黑衣弟子,或许待他们苏醒时迎来的是屠戮又或者安抚,但那些江诚都不再关心,他只需要震慑收服陈广严这个话事人就行了。

  “你要我做什么?我绝对会为你办到,只要不是让我去送死,都行。”

  陈广严小心翼翼看着江诚低声下气的问。

  青青站在一旁轻轻笑着,美眸流盼很是动人。

  但现在的陈广严哪里还敢看青青一眼,即使心里已经把青青诅咒成了***骂得翻肚皮,他脸上还是不会显露出任何不甘,有的只是恭敬和惧意。

  聪明人,向来会识时务,陈广严就是这样的人。

  江诚很满意陈广严的配合,这证明他先动武后讲道理的做法是很正确的。

  像陈广严这种人,就跟狗似的,不打怕了,他以为你好欺负,会肆无忌惮的对着你狂吠。

  江诚手中的剑在陈广严的脸蛋儿上拍着,冰冷的剑锋每拍击一下,陈广严心里就哆嗦一下,但他脸上的谄笑却随着拍击愈发浓郁。

  就算是怕他也得笑啊。

  江诚冰冷的嘴角也掀起了一丝笑,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曾经黄达就经常爱这样拍打他的脸,骂他是狗。

  当时他只能忍耐着,眼神中都不能显现出任何愤怒,否则只会遭到一顿胖揍。

  他学不会像陈广严这样的谄笑,所以他吃尽了苦头,现在他看到陈广严在他面前摇尾乞怜,他很满意,可他并不会迷恋这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这种感觉,似毒品,会让人降低警惕心。

  江诚不愿降低警惕心,所以他很快结束了对陈广严的侮辱,却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黄子睿已经被我杀了。”

  陈广严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瞳孔骤然收缩,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吓。

  “他死了......被你杀了?”

  陈广严看江诚的眼神像看一个疯子,除了疯子,他找不出任何词语来形容江诚,他的眼神中惧怕之意更浓,这次他是真的受到了惊吓。

  虽然他一直以来都和黄子睿很不对头,但黄子睿有多强他很清楚,可黄子睿的实力强不强并不是关键。

  关键的是,黄子睿和左.派中某位高层的关系很亲密,是那位高层的禁脔。

  任何人杀死黄子睿,都要做好承受那位高层怒火的准备。

  陈广严心里冒寒气,江诚现在告诉他这个干什么?这是想干什么他有点儿猜不透,难道江诚是打算反叛左.派?

  这根本不可能,一个聪明人不会这么做,派系与派系之间虽然有争斗,但更多时候都会为了达成共同利益而保持某种程度上的和睦。

  江诚杀了黄子睿就算投奔其他派系,只要左.派那位大人物愿意付出一下代价,绝对可以兵不刃血的杀死江诚。

  就算因某种暂时的利益其他派系看重江诚实力不答应,江诚也绝对活不长久,因为没有一个派系里面是干净的,总有人是被安插`进去的。

  黑衣弟子对于一个大的派系而言,不过是只蚂蚁,即便是牺牲也不算什么,更不会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江诚看得出陈广严眼神中的恐惧,这种神色是他想要看到的。

  “我杀了黄子睿,这是在帮你,你有个远方亲戚,现在是左.派中一位有点儿权利的高层,对吧?”

  江诚的声音带着蛊惑的意味。

  陈广严摇摇头,又点点头,苦笑,“我虽然受到他的庇护,但所谓的亲情关系根本就一文不值,如果你想让我找他为你求情,那你就失算了,他不会因为我而开罪黄子睿身后的那位。”

  “不。”江诚摆手,“我不是要他为我求情,而是要他为你求情,是你杀了黄子睿,这个事由你来背。”

  陈广严瞪大了双目,倒吸口凉气,他明白了江诚的打算,这的确是个脱身的好办法,可很快他就苦涩摇头,“没有用的,就算你杀了我都没用,他不会为你求情,也不会为我求情,我了解他,那一点儿亲情关系,他是不会为我得罪人的。”

  魔门中,没有利益,一个人不会平白无故的帮另外一个人做任何事,即便是亲属,也不可能。

  或者父母倒是可能为自己的二女做些事儿,但除却父母的其他亲人,谈什么亲情关系,不如谈些利益关系来得实在。

  江诚似早就料到,“是谁推你上.位当这个话事人的。”

  陈广严一愣,“就是他,我的叔父。”

  “你当这个话事人,他每月能得到多少好处?他满意吗?”

  江诚微笑着。

  陈广严明白了,他沉默了许久,“你想让我去接下黄子睿的地盘儿,你想让他不得不帮我?”

  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个好主意,陈广严现在也明白了江诚打算。

  既然亲情关系没太大作用,那么再加上丰厚的利益呢?

  左.派在西院只有两个话事人,这两个话事人都很出色,正因为他们二人的存在,才能压得包括右.派在内的其他派系很难抬头,争得了很多资源。

  可现在其中一个话事人黄子睿已经死了,左.派只剩下陈广严这个能摆上台面的话事人。

  就算陈广严说黄子睿是他杀的,难道左.派还能自断一臂大义灭亲把陈广严现在就给杀了?

  那杀了后偌大的黑衣弟子区域,再把谁扶持上.位充当话事人呢?谁又能和右.派的红娘子抗衡呢?

  没有人,即便出色如青青都很难和红娘子抗衡,或许江诚这个新冒出的毒蛇剑和青青联手倒是可以,但即便如此左.派高层也不会容许陈广严去死。

  就算黄子睿身后的那位高层发怒发疯要杀陈广严,也不行。

  因为陈广严即将就要代表其叔父的利益,被推到魔山城去接替黄子睿的位置,充当那里的话事人。

  不仅仅是代表其叔父的利益,更代表了左.派的利益。

  在山门大比召开之间,陈广严是绝对不能死的,至于大比之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