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保命底牌

魔道巨擘系统 +A -A

  鲜血洒在地面,血雾抛洒在空中腥气扑鼻。

  陈广严胸骨都断裂了两根,内脏都被震动得剧痛,落地的刹那便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江诚那突如其来抽击的一剑完全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尤其那毫无保留的充沛内力,威力恐怖惊人。

  若非其身上所穿内甲有所护持,若非江诚这一剑只是用剑背去抽击,这一剑便要直接打得他丧失所有战斗力。

  即便如此,陈广严也已然怕了。

  他万万没有料到江诚竟然隐藏得这么深。

  这么凌厉的一剑江诚明显是收手了,否则他现在怕是已被一剑分尸。

  “陈师兄。”

  魏森摩以及荃清都被江诚出手的一幕吓了一跳,然而此时他们已被道道飞镖纠缠,稍一分心险些又身中毒镖,二人不由心里暗暗叫苦,都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江诚动手实在太快了,快得他们二人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陈广严便已吐血倒飞了出去。

  这简直是一面倒的战局。

  陈广严趴在地上干咳着血,右手虎口崩裂巨颤着,满眼恐惧看着江诚提剑缓步走来。

  他就像一个待宰的羔羊,只能等待江诚伸出屠刀引颈受戮。

  “江诚......你这是想干什么,你敢杀我,吴长老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要什么可以说,我都可以给你。”

  此时的陈广严又哪里有先前风度翩翩的模样,双目瞪着江诚满是惊惧,完全就是一条丧家之犬,只能在江诚的剑下摇尾乞怜。

  江诚冷冽的嘴角轻笑着,却没有放松警惕,脚步不缓不慢的走向陈广严。

  刚刚那一剑他本是要直接重创陈广严,但剑身抽中对方身体时明显受到了一种强力的阻隔,很显然对方是穿了内甲的。

  那一剑并没有完全重创陈广严让其丧失战斗力,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江诚当然清楚,因此他的警惕心丝毫不减。

  无论陈广严现在表现得多么不堪,甚至手无寸铁,江诚都不为所动,不会有任何松懈。

  “江诚......别杀我,别杀我,我可以把我的位置让给你来坐,我可以投靠你,只要你不杀我,什么都可以。”

  陈广严身体不断后退着,艰难撑起身子翻转向着江诚跪下磕头。

  这是很滑稽的一幕。

  曾经江诚选择隐忍甘愿向陈广严单膝跪地以示忠诚,可现在却是陈广严跪着向江诚求饶磕头,二人的位置完全反了过来,陈广严也显得更没骨气一些,在生死的面前,他显得更能隐忍?

  江诚沉默着置若罔闻,他的脚步缓缓靠近,在陈广严身前两丈外突然停了脚步。

  两丈,六米六的距离......

  在江诚突然驻足的那一刻,陈广严垂下的脑袋两眼闪过怨毒和杀机,几乎是在头从地面抬起的刹那藏在袖中的左手也猛地一闪。

  “嗖嗖!”

  两道乌光闪烁的长针,飞箭一般随着他手腕甩出的爆发力飙射而出。

  几乎是眨眼间便到了江诚的面前。

  这一击突如其来的偷袭和江诚先前那突如其来抽.出的一剑如出一辙,都是那么的突然,那么的迅猛,那么可怕!

  陈广严甚至都立即露出了一丝狞笑。

  笑容狰狞犹若恶鬼。

  他不能不笑,因为这袖里藏针的暗器手法他自信绝对可以在猝不及防下杀死江诚。

  这种保命的手段,他曾经和黄子睿数次交手时都不成真正显现。

  甚至整个天魔门中,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晓他会这种厉害的暗器手法。

  这是他的保命底牌,不到生死存亡之刻,他不会施展出来,即便曾经他和黄子睿交锋受尽侮辱,他也始终不曾动用这保命底牌。

  他的确是够隐忍的。

  可惜他的算盘还是落空了,江诚也隐忍,不仅隐忍,还自始至终都没有放松哪怕一丝一毫的警惕。

  他始终关注着陈广严,没有被陈广严痛哭求饶的模样迷惑,他关注着陈广严的一举一动,就像一条观察猎物是否威胁的毒蛇。

  当他关注到陈广严的左手在磕头时不动声色的缩入袖中时,那种警惕心他已提到了最高。

  果然。

  他等到了最后。

  迎面而来的两根毒针快得比刚刚他那抽.出的一剑还要迅疾,然而江诚早已蓄势待发的长剑还是堪堪拦截住了这突然的偷袭。

  “叮叮”两声脆响,江诚一剑已然磕飞了这两根夺命毒针!

  陈广严脸上的笑容骤然僵硬,那种突然凝固的表情很傻很呆,他的眼神中已然出现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人影一闪,江诚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陈广严大惊变要起身暴退,却被江诚一脚直接踹到踩在地上。

  “放过我,放过我求求你。”

  陈广严此时真的怕了,连保命底牌都用了却还是没能杀死江诚,他心里只感到发寒。

  他明白事情到这一步江诚根本就不会放过他。

  江诚狠狠踩着陈广严的胸膛,踩得陈广严胸口断骨处剧痛难当,一口口鲜血从嘴里漫出。

  江诚的心中同悸动不已,陈广严实在隐藏得太深,简直比黄子睿还要可怕。

  黄子睿嚣张归嚣张,实力却是摆在明面上的,这陈广严却隐藏着这么厉害的暗器手法都没有人清楚。

  如果当初他真的选择直接和陈广严动手,极有可能还会被陈广严给反杀了。

  毕竟当时的他可是不会剑法,仅凭赤手双拳,内力再强也不是刀枪不入,被毒针扎到一下那就绝对实力大减,肯定阴沟里翻船。

  这时已有惨叫从一旁传来,是魏森摩已被青青一镖直接命中眼珠插穿,上了西天。

  陈广严听到这惨叫脸色更加惨白,他还有一些战斗力,但他不敢反抗,反抗只会加快死亡。

  他还不想死。

  “陈广严,想要活吗?”

  一抹冷笑在江诚眯起的双眼中绽放,陈广严从江诚的目光中看到的只有冷漠、镇静。

  这是个可怕的讯息,这也是个很可怕的人。

  一个始终把杀机表现在神色间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种能够隐藏杀机,始终理智冷静的人。

  陈广严心中发寒,但江诚的话却让他涌起了一丝希望,他舌头有些发干,忙不迭点头,“想,想,不要杀我,只要能放我一条活路,我可以向你效忠,我可以做猪做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