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打狗

魔道巨擘系统 +A -A

  要去找陈广严,就得回黑云峰,去三柳院。

  陈广严不住魔山城,因为魔山城是左.派划分给黄子睿的地盘儿。

  而黑云峰的三柳院周边一大.片区域,才是左.派划分给陈广严的地盘,陈广严便是这一片区域的话事人,是左.派委任的小头目。

  每一个地盘儿的划分,都涉及到一些资源上的纷争。

  整个天魔门西院,毕竟不是仅仅只有左.派势大,与左.派相敌对的右.派,同样拥有很强的势力,而除去这左右两派之外,尚还有其他一些派系,那便暂且不表。

  天魔门中有派系的激烈纷争,派系之中,自然也有更激烈的内部竞争。

  陈广严和黄子睿之间的恩怨,不仅仅是因数次的战斗摩擦引起,更因二人都是目前左.派委任在黑衣弟子区域的话事人。

  他们都优秀、年轻、心高气傲。

  那么势必就会有竞争,有摩擦。

  一个势力,不会养无用的人,两个话事人之间也必须有竞争才行。

  谁每月上缴的资源多,为派系争取的利益多,谁就能把位置坐得更稳,得到更多的好处甜头。

  不论是陈广严还是黄子睿,他们都想把对方给比下去。

  但事实上,陈广严却次次都被黄子睿压制着。

  处于资源较为丰富人气较多的魔山城内,黄子睿自然是屡次大占上风,更因他会卖****所以他混得要比陈广严好,实力也比陈广严强。

  这并非陈广严的能力不行,左.派中不乏明眼人,他们清楚,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把陈广严从位置上摘下来。

  可陈广严承受的压力必然是很大的,他是最想要黄子睿死的人。

  江诚明白陈广严的心思,所以他这次果断杀了黄子睿,不仅仅是不想坐以待毙,更是为了后续的计划展开所必须去做的。

  当初他甘愿选择隐忍,不杀陈广严,不仅仅是因为缺乏杀招无十足把握杀死陈广严,更因为杀了陈广严,他将直面黄子睿的压力。

  届时难道再杀了黄子睿?那他自己又该怎么办?

  直接连杀两名左.派委任在黑衣弟子区域的话事人,他即便实力比黄子睿和陈广严都要强,但左.派的面子比他的实力更重要。

  只怕他都来不及再选择一个派系庇护,左.派就会有人前来杀他。

  就算是内门弟子,都不敢肆无忌惮到去杀一个派系委任的话事人,就算那人弱的跟条蛆虫似的,可打狗都要看主人的道理,谁都清楚。

  然而若是狗咬狗,那咬得再痛,都是这两条狗之间的事儿,跟人无关。

  江诚现在就想让陈广严这只狗主动跳出来去狂吠,把事情都担了。

  这在青青想来是有点儿不可思议的,不过她细细思索了一下,也不需江诚多说,便已经想通了其中利害关系,女`人有时候未必就是胸大无脑的。

  进院,门口候着的两名黑衣弟子纷纷向青青鞠躬,然而他们还未直起身就已被江诚和青青直接打晕。

  旁人要进这三柳院,自然得先知会陈广严一声,不过青青却从不会等。

  她也不愿候在门外等陈广严的召见,她自始至终都不觉得陈广严能高她一头。

  上一次江诚来这三柳院的时候,是带着谦卑的表象恭敬的模样而来的。

  但这一次他不会了。

  这一次他要让陈广严表现得足够谦卑。

  因为这一次他才是掌握主动的那个人。

  当他决定要去做一件事的时候,这件事的主动权就绝对要掌握在他的手里。

  陈广严依旧是大笑着出门来迎接青青。

  和上一次一样,他要说一些令人鸡皮疙瘩都要凸起掉落在地的肉麻话。

  然而这一次这些话他没机会说出了。

  因为在他还未把话说出口的时候,青青就已经动手了。

  那是一连片的银芒洒来,青青一动手便出了全力,这一片银芒形成三条飞线,是一枚枚柳叶镖串联,速度激射而出。

  她动手不是对付陈广严,而是从来都在陈广严身旁的两名跟班,包括另外一名通报陈广严的黑衣弟子。

  两名跟班是陈广严的左膀右臂,一人名叫魏森摩,一人则名叫荃清。

  二人都有个名号,一人唤做黑风掌,一人则唤青手印。

  此二人和陈广严,就等同于九大魑魅同黄子睿之间的关系,不过这二人若论单打独斗,胜过九大魑魅中任何一人。

  上一次,二人就是在青青手里吃了点儿亏,却也能联手抵挡。

  但这一次,他们二人却无法抵挡。

  因为他们丝毫准备都没有就迎来了一记当面痛击。

  谁也不曾想,青青竟然一见面就动手,还下这么狠的手,这简直是要人的命,那名之前负责通报的黑衣弟子哼都没哼直接被一串镖射死。

  陈广严吓了一跳,刚要蹦出嘴组织了老半天的肉麻话全吞了回去。

  他面色陡然赤红下意识便已摸上了腰间剑柄。

  然而他的手快,江诚的速度却更快。

  陈广严神色一厉,这难道是想造反?

  呛!

  剑已然拔.出了剑鞘一半,那恢弘如一泉碧水的剑光令人心悸。

  可大地在此时却猛地一颤,巨颤!

  在大地巨颤灰沙起时,整个院落都在江诚的脚步下仿佛猛地塌陷了下去。

  几乎化作了一道雷霆,江诚已冲击到了他的身前。

  二人几乎面对面,鼻尖对着鼻尖。

  快,实在太快!

  陈广严双眼瞳孔骤缩,心脏几乎停顿。

  他知道江诚实力不凡,前几日更逼退红娘子,但他没料到江诚再次出手,恐怖的程度竟然远超曾经和他交手所表现出的实力。

  “呀!”

  陈广严感觉到了生死危机,他在江诚猛然出现身前时剑已出鞘,面目狰狞的暴喝。

  可这时一股狂猛的内力已从江诚的身上爆发,他满头黑发狂舞如蛇,双眸绽放逼人夺目的精光!

  空气仿佛都因他突然的爆发而猛地收缩。

  在这爆发的瞬间他手中的精铁剑已然抽击而出!

  简单直接的一击!

  剑身都在抽击的刹那猛然弯曲成一个惊人的弧度!

  一剑,携着惊雷般的气势,携着似火山爆发般的内力。

  崩溃了陈广严的信心,更崩溃了他的勇气。

  这一剑太快了。

  快得突如其来,陈广严只来得及将手中长剑抵挡在身前,江诚这雷霆万钧的一剑便已抽中了他手中的剑,更余势不减轰击在了他的胸膛。

  “钪”!

  长剑脱手,陈广严虎口崩裂,胸膛同时似乎有什么坚硬的东西被抽得破裂。

  鲜血似不要钱般吐出,他整个人已如破布袋子般飞了出去。

  欲要让人听话,先要将其打怕!

  对付陈广严这种人,江诚根本就不打算先礼后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