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魔道巨擘系统 +A -A

  人一生都在追求中度过。

  没有追求的人,不是完整的人。

  江诚是个完整的人,他有追求,有野心。

  他也期盼变强。

  而现在他变强的法子,最快的法子,便是系统发布的每一个任务。

  这不是过分的依赖,这是充分利用每一样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懂得利用的人,才会更加强大。

  这次系统如了江诚的愿,再次触发了一个任务,然而这个任务的要求实在苛刻,惩罚也实在严重。

  一个月内成为外门弟子,这是很难办到的,否则黄子睿也不会当了黑衣弟子三年多都没有成外门弟子。

  他是这一年才崛起,在上一年一百多名强人都晋升去了外门后,才成功挤入了十万黑衣弟子中的前十,本来不出意外他今年就将晋升去外门,可惜他还是意外的死在了江诚的手里。

  如果系统能给江诚两个月以上的时间,只要他熬到山门大比召开的时候,届时再晋升加入外门,那将很轻松很顺利。

  但可惜系统只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他等不到山门大比召开的时候,只能另辟奇径想办法加入外门。

  所幸这种办法在天魔门中还是有一些前例的,江诚已开始在心中盘算。

  “江诚。”

  青青的声音忽传来,打断了江诚的思路,一道香风临近,青青已然靠近,手里多了些东西。

  江诚的目光落在了其中一物上。

  那是一本秘籍,上面写着三字,字迹飘渺娟秀,似女子所写“云雀翔”。

  “一本入了品的身法秘籍?”

  江诚微微动容。

  “拿去。”

  青青把秘籍往江诚手里一扔。

  江诚接过后立即得到系统提示。

  “云雀翔(八流身法),快速学习需消耗任务活跃值五百点,目前任务活跃值两百点,无法快速学习。”

  是一门八流身法,品阶并不算高,却强过基础身法不知多少倍,也难怪黄子睿的身法轻功如此卓绝。

  江诚有些意动,可惜他的任务活跃值不够,根本无法快速学习,当下又把这本秘籍抛给了青青。

  “你先拿去学了吧。”

  他并不打算自己去摸索学习这门身法。

  入了品阶的身法不似基础身法,想要练到入门境界,至少需要花费数月的苦工,如果有那个时间,他都可以想法子将自身的实力提升好几成。

  “我的身法比你要好多了,你真不打算学呀?咱们一起啊!”

  青青拿着秘籍看着江诚感到意外。

  江诚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再说什么。

  他倒是很想学一门不错的身法,至少身法轻功好了,以后再遇见像黄子睿这样的敌人,直接爆发战力杀了就成了,何必拐弯儿抹角的还要示敌以弱担心别人逃走。

  可惜,任务活跃值不够,江诚的时间也不够。

  他有些遗憾对方身上没有携带那连环三剑的秘笈,不过这是可以理解的。

  连环三剑脱胎于天魔门有名的剑法连环夺命剑,只是其中的一记剑招,不可能单独这一招记载在书籍上。

  估计这一剑招是某位左.派中的大人物传授给他的。

  “好吧,既然你现在不想学那就算了,你看看这是什么?”

  青青收了秘籍突然轻笑,美丽的双眸就像两个月牙儿似的,她伸出小手打开了一个黄子睿身上搜出的锦囊,从中拿出了一样东西。

  这是一株干瘪的仿佛参须般的药草,江诚看到此物不由眼睛一亮。

  “惊蛰草!”

  黄子睿竟然还留有一株惊蛰草,这让江诚感到十分意外。

  “拿去吧。”

  青青笑着把这怪模怪样的惊蛰草重新放进锦囊,直接抛给了江诚。

  这一趟出来还真是不虚此行。

  江诚本意就是寻找惊蛰草,如果在他出行的时候有敌人打他主意,正好也可以爆发全部实力偷偷在这城外解决。

  现在却是两件事情一起完成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江诚心情大好,将锦囊收入怀里。

  这草药用法较为麻烦,还是回去再说。

  “现在我们怎么办?你杀了黄子睿,左.派有些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如果杀的人没什么背景还好,但像黄子睿这样的人,杀了势必要惹一身腥。”

  青青把所有东西收起,连扎在三大魑魅身上的飞镖也都一一收起,一边收飞镖,一边问江诚。

  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即便知晓江诚杀了黄子睿会惹来大麻烦,但当江诚做决定的时候,她还是会乐意支持。

  这并不是她不怕死,而是她相信江诚不会让她死,因为江诚也绝对不想死,他看上去不是一个找死的人。

  在江诚还是杂役的时候,她就看出江诚隐忍性格中的狠辣和野心。

  如果江诚最终没有走上这条成为强者的路,不具备眼下比黄子睿还要强的实力,她不会像现在这样盲目的跟随江诚。

  说到底,有实力才会令人信服。

  江诚不但有实力,还有头脑,他不是自寻死路目光短浅的人。

  并没有立即回答青青的话,江诚仿佛在思索,他走到几具尸体旁,仿佛鞭尸一般在尸体身上各个角度再次扎了许多伤口,让别人无法从死者的身上看出交手时的一些端倪。

  做完这一切后,他才微微扬起下巴道:“有背景的人的确不能轻易去杀,但真到了非杀不可的时候,那就做得彻底一点儿,现在该是陈广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留着他的命,他就应该为我创造一些价值。”

  青青闻言有点儿想不通,这件事怎么和陈广严扯上关系?难道陈广严还会好心为江诚顶着上面的压力替他说情?

  陈广严对于左.派中的一些人来说,不过是小蚂蚁似的,就算他背后的人说情估计也没用,因为黄子睿的***交易实在太狠了,某些有特殊嗜好的大人物可能真的会对江诚起杀心。

  “走吧,把他们的尸体找个地方藏好,我们先回去。”

  江诚嘴角撇起一丝冷笑。

  这山谷中,也就魔山城内才受到宗门阵法的笼罩,在这里杀人抛尸,就算有人猜得到,没有阵法记录在案,又有谁能说人是他杀的呢?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