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示敌以弱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刀、叉、刺。

  三种兵刃,三个动作快得如离弦之箭般的人。

  或许这三个人就是三道已经射.出的利箭,箭靶便是江诚。

  然而他们快,有人比他们还快。

  无论是江诚还是青青。

  都比他们要快。

  江诚是最先动手最先出剑的人,但他不是最快的那个人。

  他的剑也不是最快的剑。

  快的是飞镖!

  轻灵却凌厉的夺命飞镖!

  从青青手里飞出去的飞镖,绝对是比箭还要快的。

  不仅快,还够狠够凌厉!

  在三大魑魅动手的刹那,青青的手也已经飞速连闪。

  快得就像蝴蝶的翅膀在巨颤。

  刀叉刺三样兵刃还未触及到江诚的身前三寸,三大魑魅已然全都颜色变了,想要变招抵挡,可却还是迟了。

  三人齐齐都是手腕一阵剧痛,甚至有微弱的麻痹之意在手上蔓延,愈发强烈。

  镖不仅快、还够准、更够狠。

  江诚便是在三大魑魅中招的时候,剑尖已然杀入了黄子睿的身前两寸。

  这短短两寸的距离,黄子睿才堪堪拔剑而出。

  江诚的出手实在太快,剑更快,人也够狠。

  任何人在面对三大魑魅的进攻时,都会犹豫、会变招抵挡。

  但江诚不会。

  他眼里已没有三大魑魅,他已将自己的后背完全信任的交给了青青。

  这是很难想象的,在魔门中还有人敢把后背信任的交给别人?那等于是交出了自己的命。

  这却又是很容易理解的,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背叛,就像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产生信任。

  黄子睿没有想到江诚会这么激进,所以他瞬间落入了被动的地步。

  他没料到江诚竟然还敢果断对他动手,来得这么快,这么不怕死,凶狠异常!

  “叮”!

  江诚的剑最终被黄子睿堪堪抽.出的剑身勉强抵挡在了身前。

  剑尖抵在碧如清泉的剑身,剑身已弯曲到了一定的弧度,江诚手腕却一转,长剑剑尖轻轻一滑再度扎向黄子睿的身躯。

  也在此时“嗖嗖嗖嗖!”一阵急促飞镖破空声响起。

  三大魑魅各个左右招架手中武器连闪,然而他们的手腕已不灵活,他们更是已然中毒,出手的速度受到严重的影响。

  不过一瞬,三人再度身中数镖。

  面对实力在整个西园黑衣弟子中足以排进前十的青青,他们三大魑魅差了不止一两筹,若是没有中镖中毒还好,或许可以联手抵抗一段时间。

  可惜世上没有那个如果。

  缺少了三大魑魅的掣肘,江诚和黄子睿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二人均是短兵相接,招招狠辣夺命极为凶险。

  江诚并未立即就施展吸星大.法,甚至连内力都并未完全发挥出来,黄子睿的身法轻功实在太厉害,尽管被他抢了个上风,但身法配合剑法却防御得泼水不漏,他连番快剑进攻竟都不能真正伤到对方。

  西院第一人的名头并非浪得虚名。

  江诚并无把握在这种时候爆发全力就可以拿下黄子睿。

  他隐藏有底牌,黄子睿未必没有。

  江诚明白,想要笑到最后,就得尽量想法子让敌人低估自己,但却绝对不要低估了自己的敌人。

  他在等,等待黄子睿最先动用底牌的那一刻。

  他可以等,黄子睿却绝对不可能等,绝对会忍耐不住要强攻。

  因为局势越拖下去对黄子睿越不利,只要青青解决了三大魑魅,黄子睿就将遭受他和青青两人联手进攻。

  这一点他很清楚,黄子睿只会比他更清楚。

  所以江诚一直都没有显露太强的实力,连缠颈式都不曾施展出来,一直用的是砍脑袋剑法中的寻常剑技快打快攻。

  黄子睿的耐性渐渐被磨灭了,三大魑魅此时完全是被青青放风筝吊着打,三人甚至都已产生了退意。

  如果任由青青解决了三大魑魅,他不仅将陷入劣势,还将损失三员大将。

  黄子睿目光微冷,他不准备继续招架了,他已试探出了江诚招式中的破绽。

  很明显的破绽。

  这个破绽曾出现过两次,两次他都没有动手,他就像一条匍匐在草丛中窥伺猎物弱点的恶狼。

  观察、再观察、当观察到有绝对把握的时候,他会迅速出击,在江诚都来不及将那成名的“毒蛇剑”施展出来的时候,他就要一剑杀死江诚。

  现在,快了。

  第三次机会将要出现了。

  黄子睿慢慢放缓了剑招,剑变得更稳,防得更严实,身法游走时便似左右观察猎物的毒蛇,他在蓄势待发!

  终于,江诚的剑再次上撩向他的咽喉。

  这是缠颈式的起手式,但却被江诚连续施展了三次,前两次他故意为之却并未继续下去就中断,就仿佛没有把握击杀敌人便硬生生的选择放弃。

  这第三次......在他的剑上撩的时候,黄子睿的眼神便猛然似太阳光线爆发,那积蓄已久的惊人杀机在这一刻随着他手中的剑猛刺而出。

  一刺便是连环三下!

  三道剑芒几乎连串成了一条直线,强悍的内力灌注在剑锋之上,使得这一剑“咻”地一声似离弦利箭飙射而出,擦着江诚上撩而来的剑锋,哧溜溜一阵火花四窜,猛钻向了江诚的心窝。

  这一剑,极刁钻、极凶狠、极迅猛!

  是已经蓄势良久准备良久的一剑。

  江诚那上撩而来的剑锋硬生生被这迅猛的一剑压下,非但压下,对方这一剑还直扎向了他的心窝要害。

  夺命三连剑!

  天魔门夺命追风剑中的一招剑技,没想到这黄子睿竟然掌握。

  这就是黄子睿的杀招,一出手就必要人命的杀招。

  可惜的是在他这杀招出手的一刹,他就已经输了。

  他没有等到最后的时候,也不会有机会等到最后。

  江诚等到了最后,他在黄子睿这一剑猛扎来的瞬间便已经毫不犹豫全力出手了。

  缠颈式,重在一个缠字。

  黄子睿这一剑即将扎中他心窝的时候,江诚那上撩贴着黄子睿剑锋的精铁剑也猛地一搭一绕。

  这一搭一绕的变化,没有人清楚,曾经看过江诚出手的人,全都看不清这一搭一绕的变化,所以黄子睿也不清楚。

  这一搭,黄子睿的剑已偏。

  若是寻常的力道,他的剑不会偏,但在江诚已全力催动内力的情况下,这一搭的力量太强了。

  甚至两柄剑都在震颤,黄子睿只感觉江诚的剑震颤得似一道蓄满力量的惊雷,让他这扎出的一剑差点脱手。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