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来者不善

魔道巨擘系统 +A -A

  “你最好能令敌人低估你的力量,否则你就最好不要有敌人,也只有乡下人才会将全部的家产藏在身上。”

  江诚一直记得这一句话,因为这句话很经典,让他很认同。

  这句话出自古龙的一部小说,江诚认为能记住这句话并去实施的人,才能活得久。

  他想一直活下去,所以他一直谨记这一句话。

  他也的确做到了,让敌人都小瞧了他,低估了他。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想象到吸星大`法的可怕,他们可以把江诚的内功想象得很高,因为这不是什么秘密,至少红娘子就很清楚。

  但内功的修为,也只是江诚实力中的一部分而已。

  他还有很多厉害的手段、秘密,隐藏着。

  就像最吝啬的财主,小心翼翼地藏好自己所有的钱财,哪怕只是一个铜板儿,也不想让其他人看见。

  有谁知道他除了那银鞭似的、毒蛇似的、流星似的剑技之外,还有一记更可怕的更不易闪躲的剑技杀招?

  又有谁清楚,他除了剑法之外,他还会刀法、指法、包括最不起眼的身法?

  就算以上这些有人能猜测出。

  那么恐怕再也不会有人能猜到,江诚会一门可怕的四流心法。

  现在,这个秘密可能立即会被人知晓。

  但知晓这个秘密的人,也会立即死去。

  当然,有一个人却不会死,她有资格知晓这个秘密,但江诚目前还不会和她分享这个秘密。

  或许连青青都不清楚,江诚最大的秘密是什么,那个秘密他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他最信任的人。

  山里,雾气很浓。

  快到了黄昏,山泉从崎岖的山岩上滑落,有些花瓣在泉水中打转,被冲到了远方。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这世上还有比人心更无情的吗?

  没有。

  所以无情的杀手已经来了。

  在江诚和青青出了城门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得到消息,立即齐齐出动尾随了过来。

  来的人并不多,只有四人。

  但这四人的阵容太可怕,没有人能忽视他们的力量,因为他们都很冷静沉着,并且不会再小瞧面前的敌人。

  来的是曾经的九大魑魅中的三人,还有一人是名穿着紫袍的年轻人。

  见惯了穿着黑衣的穿着灰衣的,却突然冒出一个穿着紫衣的人。

  这是很新奇的。

  而新奇就往往象征着与众不同、特立独行。

  在天魔门中还能这么与众不同特立独行的,要么是傻`子,要么是强者。

  红娘子是强者,所以她穿着红衣,她更是十万弟子中排名足以进入前二十的人物,是西院所有黑衣弟子中位列第三的人物。

  不过现在江诚的名声已经不下于红娘子。

  可是面前这个紫袍人,他的名望更甚于红娘子。

  他穿着紫衣,他却姓黄,黄达的堂弟黄子睿。

  江诚看到黄子睿的时候,眼睛里就已经再也没有其他人。

  无论是挖眼魑魅还是割舌魑魅,又或者掏肝魑魅,在他眼里都已是死人。

  但唯有这个穿着紫衣的人,他或许可以从自己的手里逃命。

  是的,逃命。

  江诚并不认为黄子睿是他的对手,但如果对方想逃,他却拦不住。

  黄子睿会一门厉害的身法轻功,他走路的时候像一只猫,脚步很轻很轻,以至于当他和三大魑魅一起出现的时候,仿佛来的人就只有三个,因为少了一个人的脚步声。

  这样高明的身法,在黑衣弟子中很少见,意味着对方就算打不赢他江诚,至少还能跑。

  而事实上黄子睿身穿的紫衣也已是属于外门弟子的衣袍,这是身份的象征,不是外门弟子一般不会赐予。

  却也有破例,破例的原因便是两月后的山门大比,黄子睿已被内定为外门弟子,他的实力远高于一般的黑衣弟子,他更受到左`派一些强者的欢心,有资格享受一些特权。

  不过这些身份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现在他们必须放下`身份,生死相向。

  “见到我们,你似乎并不慌张。”

  黄子睿静静地看着江诚,眼睛像天上明亮的星星,没有杀意,却让人发寒。

  他很好看,他的皮肤很白,让女`人都会嫉妒,他有着一对卧蚕眉,丹凤眼,更让女`人嫉妒。

  就是因为他好看,所以他才能得到左`派中一些有特殊癖好的大人物的资源支持,才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一飞冲天实力突飞猛进。

  有时候,相貌也会变成实力的一种。

  江诚没有说话,真要战斗的时候,他想来不喜欢说废话。

  能用来说话的,只有手中的剑。

  他的剑微微抬起,像条毒蛇从洞中钻出,吐着信子锁定猎物,蓄势待发。

  青青后撤了两步,明亮的眼睛带着些兴奋和杀机,这两种很矛盾的神色出现在她的眼神中,使得她有种别样的魅力。

  她没有因为黄子睿四人的到来恐惧,因为她相信江诚不是无的放矢自寻死路的人,就像相信她自己一样。

  一双纤纤玉手,已经自然垂落在了袖子中,袖子里的暗囊里,冰冷的锋芒让她的双眼更为明亮。

  黄子睿皱起了眉。

  他不喜欢江诚这样的人,太冷静,比他还要冷静,太狂傲,比他更要狂傲。

  不过他也用剑,倒想试试江诚这毒蛇剑的名号,是否浪得虚名。

  这一场生死之战,只有甘冽的山泉和几株布满青苔的老树见证。

  当黄子睿的手刚刚搭上腰间的剑柄时,江诚的身形已似闪电般出击!

  他不给敌人机会,即便是拔剑的机会都不会给!

  剑就似毒蛇般窜出咬向猎物,如流星般逝去无人能追及!

  三大魑魅眼神闪烁凶芒,三种森冷兵刃闪烁寒芒,齐齐攻向了江诚。

  不讲究什么单挑什么规矩,魔门中的战斗,向来是不择手段胜者为王!

  刀、叉、刺。

  三种森冷兵刃呈状一般一波攻势连着一波攻势,杀向江诚的双眼、肝胆、口鼻。

  角度刁钻、出手狠辣无情。

  江诚却不为所动。

  他仿佛没有看见这三样兵刃,他的眼中已没有三大魑魅存在,自始至终他眼里只盯着黄子睿。

  这是很可怕的执着。

  这也是因执着而变得无比迅猛凌厉的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