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突破在即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江湖中从来不缺乏一夜成名之人。

  就像平民百姓里从来也不缺乏一夜暴富之辈。

  然而大多数成名者,最终却似昙花一现,当晚成名今朝殒;

  大多数一夜暴富之辈,同样如是,贪财的柴犬黄狼总会在你最得意的时候显出獠牙,夺走一切!

  江诚是成名了。

  毒蛇剑的名号在一众黑衣弟子中传得响亮,甚至传出了西院,进入了其他三院一些弟子的耳中......

  剑斩孔武,更令上门欲取命的红娘子不战而退。

  这两样事迹在整个魔山城内传得沸沸扬扬,几乎已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境地。

  这其中当然不是很多人太八卦的原因,而是一些阴险之辈在暗地里搅风搅雨,把江诚推到风头浪尖之上。

  名望,最是耀眼,最是累人,也最是伤人!

  江湖中人,太多人都倒在了名望这一关,为声名所累,为声名所害。

  江诚有了名,但他的名是建立在得罪了很多人的基础上。

  他得罪了黄子睿、得罪了红娘子、得罪了右.派的很多人......

  右.派有许多人都想杀了江诚,为孔武报仇,为自己扬名,赢得右.派高层赐予的地位。

  可惜在红娘子之后,尚且没有人敢再正面去挑战江诚。

  或许有,但那人可能被什么牵制,可能是有其他的谋划,并未出现。

  就这样,六天过去。

  江诚除了偶尔会与青青一起聚聚,这六天他一直在屋内闭关。

  二品养魂丹,已经用完了一瓶,得自黄达的半瓶一品淬体丹也被江诚练习拳脚的时候用完。

  这些丹药的药效都很好,江诚感觉短短六天的时间,内力壮大了一丝。

  这六天之功,抵得上寻常修炼两月有余。

  而除了内力,他的体魄也变得强.健了一些。

  本是瘦削的身材,在淬体丹以及青青带来的一些肉食滋补下,经过拳脚打熬的练习,变得稍显精壮了一些。

  当然,并不是太明显,可江诚现在的皮肤却已变得很坚韧,似牛皮一般,力量爆发的时候,肌肉收缩皮肤紧致似有层角膜。

  这是后天炼体的初期境界练皮已接近了尾声,他感觉皮肤有些发.痒,背脊都有老皮在脱落。

  蜕皮!

  如蛇一般的蜕皮。

  蜕下的老皮不再,新皮却更为坚韧。

  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麻痒难耐,且伴有刺痛蜇人的感觉,寻常心智不坚者很难忍受。

  江诚却习以为常一般,蜕皮的过程他没有一丝神色上的痛楚流露。

  这种忍耐力及坚定的意志力,是在那半年忍辱负重的杂役生涯中磨练出来的。

  他已习惯。

  他的实力进展很迅猛,即将就要突破后天初期的境界,步入后天中期炼骨境界,这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寻常武者通常先是炼体再来炼气,最后练气养神。

  讲究的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乱套,否则劳神伤身费精力,命不可久。

  魔门中人就是经常喜欢走捷径,不讲什么循序渐进。

  所以魔门中的高手很多,那是因为他们走偏门,但这些人也往往昙花一现,很快成名,也很快就会消失在江湖之中。

  江诚也是走偏门,他先练了气,若非他扫地半年体魄不算差,这气太强,绝对会伤身。

  不过在系统的帮助下,让他掌握吸星大.法时少了捕捉气感那一过程,大还丹又助他打下内功基础,十年内力加身,更在缓缓改善他的体质。

  这几个因素结合,才使得江诚渐渐步入了正轨。

  强大的内力每天无时无刻不在滋润他的身体,加上这几日的勤奋修炼,他也就迅速把皮肤练到了最后的阶段,开始了蜕皮。

  突破已是在即,江诚决定不再继续闭关。

  练皮这个过程会持续一月的时间,他却等不了那么久。

  因为最近太安逸了,不但安逸,还很安静。

  山雨欲来风满楼。

  他感觉有人已经准备好了刀剑,即将就要对他下手。

  这个人可能是右.派红娘子那边的,也可能是同属一个派系的黄子睿。

  但不论是谁,再次到来的杀机,绝对不容小觑。

  他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必须要寻求主动的机会。

  “你打算去寻惊蛰草?”

  江诚找到青青的时候,青青很吃惊。

  她当然是吃惊于江诚的决定。

  “那种草很难寻得,就算有人采摘到,也几乎落入了黄子睿和陈广严这几人手里,不过他们可能都已经自己用了。”

  青青皱着眉,她不太赞同。

  因为她明白江诚现在所面临的危险,看似风光,实则是悬崖峭壁上巍巍颤颤的鸟巢,随时可能有被大风刮下的风险。

  “呆在城里,也不会安全。我更喜欢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江诚微笑着看着青青,他很喜欢笑,每天都会微笑。

  他杀人的时候也可以微笑,但只看他那和善的微笑,你不会想象他会是一名刽子手。

  可他的确就是,一个戴着笑容假面的血修罗。

  “你决定了我也不反对了,我陪你去。”

  青青抓起了已经整理好的几个皮囊,里面装的全都是打造好的柳叶镖,刃口锋利,有些还淬过了毒。

  “不,你不用陪我去。”

  江诚不想让青青跟着,除了危险,还有就是他有别的打算,那涉及到他的秘密。

  “我无法阻止你,你也无法阻止我。”

  青青的眼睛凝视着江诚,笑容从她美丽的脸颊消失,留下的只有坚决。

  “哈......”江诚深吸了口气,又“哈”着一口吐出,像是把郁闷从身体里一下子吐出,带着一些叹气。

  他的确无奈,因为青青就是个无赖。

  “好吧。”在青青坚定的神色下,江诚也只有妥协。

  因为他明白当青青决定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会义无反顾,怎么劝都没有用,这样的人,往往才是能成事的人,不似太多人没有主见,优柔寡断。

  还没有到黄昏的时分,江诚和青青一起出了魔山城。

  江诚挎着剑提着一壶清酒,青青则拿着一包叫花鸡吃得满嘴流油。

  二人似只是出城去逛一圈,去踏个青,但真正干什么,他们很清楚。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