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系统妙用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天魔门十万黑衣弟子中足以排进前五十、西院中足以排进前十的大力金刚孔武死了。

  这则消息似暴风一般很快席卷了整个魔山城。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

  有纷争的地方,就会死人。

  但有人死了,必会牵扯出另一批人,另一批在江湖中快意恩仇的人。

  江诚已有了预料。

  或者说,他在杀人之前,都已经想好了杀人之后他将会遭遇什么。

  他不喜把凡事都往好了去想,他只喜欢诸事都往坏的去思索。

  居安思危,是他从来到这个武道世界之前,就已有的一种品质。

  这种品质在这里很适用,能让一个坏人,祸害遗千年。

  ......

  一樽酒,被一只美丽而纤细的手掌端着。

  很难想象这只手曾杀过多少人。

  酒樽被这只美丽的手端起,送到了一瓣妖.艳的红唇前,轻轻抿了口,清冽的酒水入了美人喉。

  美人如酒,酒似美人。

  她喝着酒,听着在身侧五丈外的一名黑衣弟子恭敬的汇报孔武的死因。

  当她听到一柄似银鞭如毒蛇一般的剑,以一种流星划过的速度割了孔武的脖颈时,她又饮了一口酒。

  这一口,酒樽中的酒已干。

  她站起了身,高挑而凹凸有致的身段,可以吸引每一个男人贪婪的目光。

  红裙似一朵鲜花绽放般洒在了地上,她赤着一双如羊脂玉般精致可爱的小脚,轻轻走过了那名连头也不敢抬的黑衣弟子身旁。

  她身上馥郁妖异的芬芳,钻入了那名黑衣弟子的鼻翼,对方低垂的脑袋微颤,双眼中闪过三分痴迷、七分惧意。

  他明白,当这个女.人对一个人感兴趣的时候,那个人就活不久了,尤其是男人!

  ......

  曾经的金刚院,孔武所拥有的那座宅院。

  现在换了主人。

  新的主人是个不懂情调的男人,进了屋子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扑上来钻入了怀里的一名半.裸.着身体的***给杀了。

  是的。

  杀了。

  江诚杀的。

  他同样是一个很无情很冷酷的人,骨子里就流淌着身为枭雄的冷血。

  美人关,英雄难过,枭雄却不一定。

  何况,这个半.裸.着身体的女.人并不美,至少没有青青美丽动人。

  更何况,这个半.裸.着身体的女.人拿了她不应该拿的东西。

  一本功法。

  很普通的功法,是属于他江诚的战利品,是孔武那个断头鬼留下的唯一对他有价值的东西。

  基础刀法。

  一个女.人,一个灰衣杂役,胆敢在他杀了孔武之后,偷偷藏起那本对他而言很珍贵的基础刀法。

  那么当这个女.人做出了这种胸大无脑很愚蠢的事情后,她就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因为江诚不是随便的人,他不会随便的给一个人仁慈,就像他不会随便的给一个人来一剑。

  他杀人需要理由。

  杀黄达,因为黄达想杀他;杀阿九,因为阿九想杀他;杀四名黑衣弟子,因为那四人也想杀他;孔武,也是一样;

  但唯独这名女.人,并不想杀他,可他还是给了对方一剑。

  因为这女.人瞧不起他,敢藏他的战利品,所以他给了对方一剑,这算是给对方一个活命的机会。

  如果一剑杀不死这女.人,他不会再动手。

  可惜......人生往往缺少如果。

  他觉得他杀人很讲道理,就像他的名字,诚,很实诚。

  把孔武的尸体以及那名女子的尸体抛在了院子外,很快就会有杂役过来打理这里的尸体。

  打理尸体,那是一份很不好的活计,并不是说忌讳什么死人,而是这活计很危险。

  因为死去的人,也会有仇人,有朋友,这些人往往会在看见了尸体后发狂。

  仇人会因不能手刃仇敌而愤怒,顺手杀了打理尸体的杂役。

  朋友会因不能控制愤怒的情绪,随手宰了一个供以泄愤的替罪羔羊。

  江诚其实有点儿庆幸,当时他没被黄达派来处理这种打理死人的活计,黄达还是对他挺好的,真的挺好。

  把自己关在了宅院中的地下室内。

  这地下室里很潮.湿,很闷,透着一种腐味儿。

  但这里却很隐秘很安全。

  江诚在地下室里发现了孔武藏着的一些积蓄。

  三块银砖,大概一块一百两的模样,还有四片小金叶子,一片相当于一百两白银。

  这些都不是江诚重点关注的,他最终在摆在地下室的一个镶有铜钉的大木箱子里翻到了好东西。

  是一件精金锁子甲,很轻.盈,做工十分精巧讲究,约莫着只有三斤左右的重量,穿在身上并不会影响身法的发挥。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江诚一剑刺出,在没有运用内力灌注的情况下,精铁长剑竟然都无法在这锁子甲上刺出一道明显的痕迹。

  防御力很不错。

  江诚下意识仔细观赏这锁子甲的每一个结构,微微凝神间,竟然感觉视膜中一道讯息流闪过,迅速出现在了脑海。

  “精金锁子甲(内甲):九品下等防具。评价:高手一般不屑穿这种花哨的内甲。”

  系统竟然还能主动被催发观察出一件物品的具体讯息?

  江诚感到有些意外,下意识凝神再看向手中的精铁长剑,立即又有一段讯息流出现在了脑海。

  “普通精铁剑(长剑):九品下等兵刃。评价:好剑难求,没钱的人一般都用这种剑。”

  江诚有些郁闷,什么叫没钱?他现在加上孔武这些财产,已经拥有上千两银子,竟然还被系统给鄙视。

  看来是时候去给自己弄一柄档次稍高点儿的剑,至少也得九品上等。

  沉吟了片刻,江诚感觉脑袋有点微晕,精神有点儿乏,他豁然省悟,这利用系统观察物品讯息,可能是以耗费他的精神力为代价的。

  看来以后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用系统观察物品。

  将锁子甲穿在了衣袍的里面,刚刚合身,也难怪孔武放着宝贝不穿,那全是因为个子太大了,硬塞也塞不下。

  想起了还有一千多点活跃值并没有使用,江诚思索了片刻,决定搏一搏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