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杀人放火金腰带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江湖,永远不缺乏的就是传说。

  黄子睿麾下九大魑魅之剖心魑魅阿九,就已成为了一个传说......

  当然,这是略带附庸风雅有点儿高抬阿九的话。

  事实上在十万黑衣弟子中,阿九尚且不能排进前百的行列,他还不够格成为一个传说。

  在天魔门中,每天都会死人,死一个阿九,其实也不过是多添了一个孤魂野鬼,并不算什么。

  江诚的手松开了那支略带滑稽的树干。

  这支树干最终炸开成了木屑,是其内部的木质终于无法承受刚刚江诚那股强大内力的灌输,于此刻再也无法支撑,也伴着阿九走向了灭亡。

  殷.红的血液,从阿九的胸膛中缓缓溢出,在地面上缓缓汇聚散开......

  江诚随手在阿九的怀里摸了摸。

  他不是有恋尸癖,他只是在搜刮他该得的战利品。

  这些战利品即使他不拿取,后面这帮黑衣弟子也没一个人敢动手,最终这些物品还是会流入到黄子睿的手里。

  江诚会不拿吗?

  那是不可能的,这是他应得的。

  阿九的身上携带的物品不多,这种爆率江诚有点儿不满意。

  不过总归有点儿小安慰的是,他搜出了一本老旧的基础身法秘籍。

  随手翻开秘籍看了两眼。

  “叮。”

  “系统提示:恭喜宿主获得基础身法秘籍一本(非系统获得),是否消耗一百点活跃值快速学习基础身法?”

  脑海中闪过这样的一则系统提示,让江诚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他没有立即选择学习,把基础身法秘籍塞入了怀中,又捡起了阿九的精铁长剑用腰间的麻绳缠在腰上。

  最后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那一排以忌惮眼神看着自己的弟子,江诚双目微闪,弯腰提起了两袋子行囊,施施然地离去。

  或许他不曾察觉,在他提起装有将近八百两白银的那个破麻布袋时,里面传出的轻微声响,让身后的几名黑衣弟子都听得是眼睛一亮,有些闪光。

  那是银子碰撞的声音,这些黑衣弟子都听得清楚。

  看江诚提起袋子时,那袋子被里面物品的沉重拉扯成的形状,显然这破麻布袋里的东西挺沉。

  这是否代表着一笔很丰厚的财富?

  饱暖思****饥寒起盗心。

  天魔门中的人,即便不饥寒,但他们的野心和贪欲却是极强的。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铤而走险求富贵的事儿,他们很愿意去做。

  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儿,四名黑衣弟子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燃烧的火焰――那叫杀意,那是贪欲起的杀机。

  悉悉索索地一阵轻响。

  江诚嘴角微微勾勒起了一丝泛着冷意的弧度。

  贪吃的金鱼,终于还是忍不住要张开口了......

  没有过多的言语。

  江湖中一言不合就是怼的例子实在太多,那也就更别提杀人似杀鸡般的魔门中人。

  这一战。

  没有人见证。

  风伴着刀剑的声音在呼啸。

  森冷的剑刃插入敌人身体里,那冷锋割肉擦着骨头的声响,令人不寒而栗!

  杀人,或许从最开始杀死黄达的那一刻起,杀人便已成为一种归宿与习惯。

  刀光剑影见证的不是尸横遍野,而是岁月在改变一个人的伟力。

  当再次有弟子经过这条通往山谷的必经之路时,他们看到了光头阿九的尸体,也看到了另外四名黑衣弟子的尸体。

  终究只有少数人认识这五人的名字,而再过去一段时间,或许这五人的名字谁都记不起来也没兴趣去想起了。

  最终只剩山风在呜咽,却少了那柄杀人长剑的伴奏低鸣。

  ......

  山谷中的房屋是有限的。

  天魔门十万黑衣弟子,分配到西院的虽然并不是最多,却也有将近两万多人。

  两万多人居住在一块区域,组成了一座城,西院山谷中的魔山城。

  站在山腰处往下去看,可以看到那城邑中混乱的集市、酒楼、青楼、演武台......建筑极多。

  还可以看到如绿豆般大小的人影在城中晃动,有血腥杀戮随时在爆发,也有些被买来的灰衣杂役逃跑被重新擒回,而后就在街上杀死了鞭尸。

  混乱、无比的血腥、这是一个罪恶的城邑。

  而在这片城邑中,地盘儿是永远都嫌不够的,大量的黑衣弟子涌进来,几乎绝大多数是没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宅院乃至小小的房间的。

  更多的人只能通过不断给各自隶属的派系卖命做任务,卖命抢地盘儿,然后在这片血腥的地方换取一锥立足之地。

  江诚走到这片山中之城的门口时,已经引起了守城弟子的注意。

  这里是天魔门西院,这院中的城,其实也没什么好守的。

  但还是有人守着,因为进城就要收费,这是一个肥差事,这是西院内各个派系必争的资源之一。

  除了少数在各自派系中有点儿地位的黑衣弟子,便没有人胆敢不交入场费,这是规矩。

  规矩不能破。

  江诚也不例外。

  他被拦在了城外。

  这一路也实在不平静,已几次三番被拦了去路。

  不过今日这守城的人,毕竟是左.派的人,江诚出示了陈广严给他的那一块象征左.派身份的令牌后,守城门的六名黑衣弟子便都没有为难。

  象征性的收取了一颗银豆,便放江诚入了城门。

  到了这里,江诚没再像之前那样,刻意显摆自己有钱,自己是大.爷,脸上写着快来打劫我吧一行字。

  这里是黑衣弟子的聚集地,不怕厉害的人物,就怕一群贪婪的闻到了银子腥臭味儿的饿狼。

  没错,先前杀死的那四名黑衣弟子,就是江诚故意引诱他们主动出手的。

  人都有贪欲。

  当别人对他起了贪欲的时候,其实江诚已经对那些人动了贪心。

  杀死一个阿九就得到了一本基础身法的秘籍,那么再杀死几个比阿九要弱许多的弟子,是否会得到更多的秘籍呢?

  事实证明,没有比杀比抢来财更快的路子,那四名黑衣弟子为他贡献了一本基础爪法。

  而之所以多此一举的诱.惑别人主动出手,那并不是因为江诚做事婆妈,而是门中亦有制度。

  弟子中,凡主动出手杀人者,杀一人罚白银五十两或杖责百棍,而被动杀人者,无罪。

  这主动与被动之间的区分,天魔门宗门大阵自会记录,却是任何人也掩饰不了抹杀不去的。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