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杀阿九

魔道巨擘系统 +A -A

  阿九是谁?

  或许东南北三院的天魔门黑衣弟子都不知道,但在西院,就少有黑衣弟子不清楚阿九的。

  或许那少数的人还真没听说,但他们一定听说过黄子睿的心腹,九大魑魅。

  魑魅指山中精怪鬼物,但黄子睿的这九大魑魅自然不会是修成了精的妖怪鬼物。

  他们是人,却活得像精怪像鬼。

  因为他们虽然是人,却各个实在太过狠毒诡诈,甚至还吃过人心,以人血练功。

  在魔门中,吃人或许的确是有的,但那毕竟很少很少的一部分,有这等爱好的,几乎各个都穷凶极恶。

  阿九便是黄子睿麾下九大魑魅位居末尾之人――剖心魑魅。

  他那柄经常在杀人之前要磨的雪亮的精铁长剑,就是剖心的利器。

  现在,剖心的对象是江诚。

  江诚看着对面缓步走来的阿九,对方的脚步很怪异,像豹子前行时试探般的轻轻向前探步,带动着两个大肩胛骨都在动。

  阿九手中的剑也在动,随着肩胛骨的抖动着一起一落,似乎下一刻就将闪电般插入江诚身体,剖出他的心脏。

  后面的一干黑衣弟子都避开了段距离,他们不想引起太多的误会。

  气氛似在此时有些凝固,山风吹来有点儿冷。

  江诚提着那个看起来很滑稽可笑的树干,一动没动,他的样子也很滑稽,像被吓傻了。

  但他现在没有傻,他有些兴奋。

  不仅是兴奋这即将到来的一战,他也兴奋即将就要杀人见血,更兴奋的是他再次触发了系统任务。

  “系统提示:触发任务拦路恶霸。任务要求:十分钟内击杀恶霸阿九。任务奖励:500点活跃值。任务惩罚:随机抽取一门功法从记忆中抹除。”

  任务奖励很丰富,五百点活跃值,这代表阿九对他的威胁性是比当时黄达和李有量二人要强得多。

  任务惩罚也很严重,虽然不像上次那般直接就是赐一死,但若是随机抹除一门功法却将吸星大.法给抹除了,那就亏大发了,他可能就直接实力被削弱八成。

  这一战,只能杀死对方,别无他路!

  嗡!

  趁着江诚心绪起伏的时候,阿九手中磨得雪亮的长剑已经出手了!

  他把握的时机实在太好,他的战斗经验也的确丰富。

  这一剑袭来时他整个人就似一只早已做好了扑击准备的猎豹,猛地就一个跨步冲刺猛地一剑刺来。

  很寻常的一剑。

  基础剑法中的刺!

  但就是这一个简单的刺,阿九已每日千锤百炼到了一种信手拈来刺出便要见血的地步。

  江诚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没动。

  阿九那白多黑少的双眼中已经闪过了一丝凶残,他自信这突刺而来的一剑,绝对可以插.进江诚的心窝,而后只需轻轻一挑。

  一颗鲜活可能还在跳动的心脏就会落入他的手中。

  那样鼓动跳着的鲜活心脏,一口吞下,将是何等酣畅淋漓的美味?

  然而他失算了。

  所有在远处旁观的黑衣弟子也都失算了。

  江诚不是傻.子,他不是傻站着,他在等。

  等阿九主动出招。

  在阿九动手刺来的那一刹,锋利的长剑距离他的身子只有不到五寸的距离时,江诚也出手了。

  他的手腕一抖,极为醇正的内力便灌输加持到了树干之上。

  受这内力的加持,即便是普通的一个树干,也将变得坚硬无比好似钢铁。

  江诚没有过多的犹豫,他直接运用出了并不算娴熟,甚至只是练过一遍的剑技杀招。

  缠颈式!

  他手中的剑似羚羊挂角一般随着手腕的活动灵活点出,准确无误的避过阿九这刺来的一剑剑刃,树干搭在了阿九这一剑的剑身。

  只是一搭的瞬间仿佛触电,江诚剑式已变,这一搭的力道在内力爆发下可怕而惊人。

  阿九这刺来的十拿九稳的一剑竟然都偏移了刺出的轨迹。

  他那没有眉毛没有头发的面孔上显露出了一丝惊诧。

  他感觉到了江诚这一“搭”之间那树干嗡嗡巨颤中蕴含的可怕力量。

  那是很磅礴的内力,让他持剑的手腕发麻,虎口都隐隐作痛。

  那一刹他的手中之剑便险些脱手。

  而几乎也是那电光火石之间。

  江诚从上搭过去的这一剑猛然下压。

  也就是在那一“搭”的瞬间爆发,阿九刺来长剑偏移的那一刻,这一压便将阿九手中的剑压到了右侧身位。

  江诚的脚步顺势前踏,身位微微一侧,这一剑刺来的犀利锋芒便被他轻易化解。

  周围黑衣弟子一阵哗然惊呼,看向江诚目光如妖如魔。

  这一剑看似寻常,却内藏玄妙,他们从前尚未见过如此剑招。

  阿九同样心惊不已,只感觉整条握剑的手臂都被这一压震的发麻,精铁长剑都在剧烈的嗡鸣。

  “好强的内力!”

  阿九觉得黄子睿包括所有人都小瞧了这个江诚。

  这是个隐藏得很深的可怕之人。

  他已诞生了强烈的退避之意,这个消息必须回报给黄子睿,即便等待他的将是可怕的惩罚,他也必须退。

  不退,那便可能身死!

  他想退,他已经果断弃剑。

  这剑不弃也无用,再被江诚敲击两下也会脱手。

  弃剑的同时阿九已经飞快后撤,他习过基础身法,这一后撤便是八尺的距离。

  可是他退江诚便进!

  二人一退一进!

  却是未曾掌握基础身法的江诚更快一筹。

  因为他是身子顺势前冲,而阿九则是身子倒着后退。

  他有雄浑内力爆发速度猛增,而阿九虽然内力也不错,但和江诚相比......几乎没有可比性。

  江诚手中的树干,那个滑稽的树干,此时便是杀人的凶兵!

  已经灵活转变成了直来直去的一刺!

  而不是缠颈式的后半招,自左下方反手抽劈一剑割喉。

  灵活的招式运用,这叫打法,江诚已经将砍脑袋剑法娴熟的运用到打斗之中。

  临时一剑变招,更快更迅速解决战斗。

  而不是死板拘泥非得将未施展完的招式完成,放过来之不易的机会。

  这一刺最终扎入了阿九的胸膛,第一次用剑杀人,用的还并非正规的剑,江诚的剑终究不太准。

  阿九双目怒睁,厉吼着重伤反扑。

  江诚吐气开声,一掌盖出,内力含于掌心在接触到阿九心脏的刹那猛地爆发。

  “嘭”!

  劲风狂扫八方。

  阿九心肺俱裂,九大魑魅已去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