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拦路怪人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卫空空的人物影像从脑海中消失,江诚感觉有点儿遗憾。

  他觉得这影像并非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至少刚刚看到卫空空舞剑时的走势可以多体会一下。

  不说别的,就感觉一下剑中的势和意,或许无法理解,却也算是在心中燃起了一丝火星。

  可惜影像的时间还是有限的,系统也不会给宿主提供太过变.态的福利。

  “叮!”

  悦耳的系统提示音响起。

  “恭喜宿主学会剑技残篇――砍脑袋剑法!”

  江诚心神沉寂,看自己的功法属性。

  砍脑袋剑法(残篇:原为五流剑法,现因残缺已降至七流剑法):熟练度5%,剑技杀招:缠颈式、法.场斩首!

  江诚眼神微亮。

  缠颈式他知道,便是卫空空刚刚舞剑是甩出的那几下,剑势由上转向下,再由左下方反手抽劈,一剑即可致人丧命。

  而法.场斩首一式,则也是犀利可怕的杀招!

  《快刀浪子》一书中提到过此剑式之犀利。

  这种剑法,虽非天下最快的剑法,但却拥有天下间最不容易避开的一击,这一击即是“法.场斩首”!

  当然,这种说法也仅限于《快刀浪子》一书中的那个世界,在江诚目前所在的武道世界,法.场斩首虽然精妙,却不一定就是天下间最不容易避开的一击。

  至少这七流的评价来看,天下还是有太多超越了此剑技的厉害武功。

  江诚起身双手五指如勾,猛地就插入了身下的床铺床沿,这一爪他动用了些内力,坚实的床板就似豆腐渣被他的五指穿透。

  如法炮制,又在另一端一爪插出。

  “咔嚓”

  一截木板被江诚直接掰断拿在了手里。

  这便算是剑了!

  虽然不过是块破木板。

  江诚双眸却陡然锐利起来。

  回想卫空空当时舞剑时的精妙动作,他的身体也跟着动了起来。

  木板在空中舞动,江诚的手腕也跟着轻微抖动翻转,砍脑袋剑法施展出来他就似练过了一年的时间一般,算是堪堪入门。

  人随剑走,剑随心动。

  练剑练剑......

  练法和打法是完全不同的。

  练法重在练,讲究熟悉招式、连贯招式、感悟自身出招时的动作是否流畅完美,在于不断的熟悉改善中使得招式熟烂于心。

  至于之后境界更高的忘招乃至无招,那却不是现在需要练招的江诚所考虑的。

  和练法不同的打法,则讲究应变,需要在战斗中眼观八方耳听四路及时出招应对。

  在什么时候出什么招式能取得一场战斗的胜利,那是电光火石之间想出的事儿。

  若一场战斗中似练剑一般去舞,敌人又不是脑袋上长了两个包,脸上写着白.痴两字,随便一个应变就能把死板的练剑者打成一坨热翔。

  收势,江诚身子微颤,额头已经见汗,身子在冒着热气。

  他双手抬至眉心,缓缓下压至胸腹,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目光湛湛,体内的内力已经平稳。

  别看这才小练了一会儿,他的气血却已在熟练剑法间被调动。

  练剑也是一个炼体的过程,需要全神贯注,全身心的投入到剑法与身体的配合当中。

  全身劲力拧成一股绳儿,缓慢运用剑招,在剑法展开间活动筋骨搬运体内的气血乃至内力,最终达到练剑养身的地步!

  这在战斗之中自然是不可的,一场战斗最考验体力,运用巧劲儿灵活变通,以最小的代价获取胜利,才是重中之重!

  熟悉了一遍这砍脑袋剑法,江诚对于自己的实力又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

  功夫在于内外兼修才能最终阴阳交济达到高深的地步。

  不同于寻常人需要先打熬身体再修炼内力,否则身体抗不住内力的强大也会导致衰败,江诚拥有魔道巨擘系统,他比一般的魔道弟子更走捷径。

  随便拍一本秘籍,就能直接将一本心法入门,身体随之得到强化,却跳过了那个打熬身体的过程,内家功夫也已入门,算是神速。

  收拾好行囊,江诚走出了茅草屋。

  周围些许路过的灰衣杂役再看到这名昔日的同伴,全都目露恐惧敬畏之色,不敢太过靠近,纷纷低头避开。

  这在正道而言那是叫做不受人待见,十分没有魅力。

  这在魔道而言却叫做威信,代表着强大的实力和地位。

  两种不同的概念,也简要概括了正魔两道的区别。

  脚步轻快,行到山腹之时,便要顺着山路下到山谷,一人却已拦截在了路上。

  他穿着同样的黑衣,却没有和江诚同样的一头黑色长发。

  他是个光头。

  不仅光头,连眉毛都没有。

  他看起来就像个怪人。

  而现在这个人也的确在做一件怪事。

  他在磨剑。

  一柄很普通的精铁长剑,剑刃已很锋利,他却还在磨着。

  锃亮的光头在不算强烈的阳光反射下显得有点刺眼。

  江诚就是被他这扎眼的光头闪了下眼睛,于是他停住了脚步。

  一个怪人,在山路中央坐着磨剑,磨得这么认真,连他走近了对方还在磨剑,没有丝毫要让开山道的意思。

  江诚驻足看了半晌,他笑了笑,放下了两袋子行囊。

  后方已有些黑衣弟子也顺着山道行来,但看到了那光头弟子后却一愣,随后再看到江诚的身影,都已明白了过来,同样驻足不前。

  光头是谁,众多黑衣弟子都清楚,或者说,清楚光头背后的那个靠山是谁。

  那么既然清楚了。

  江诚是谁大家也就不关心了。

  因为马上江诚就会成为一个死人,或者说,在这些后来的黑衣弟子心中,江诚已经是个还活着的死人。

  江诚没在意身后来了些什么人。

  他只清楚他今天必须要来一点震慑性的立威!

  刚学了砍脑袋剑法,立即就有个光头送上门儿来给他砍!

  这实在是再好不过的练剑对象!

  江诚走到了山岩的一侧,看了看,在一帮黑衣弟子怪异的目光中,掰断了一根看似结实的树干。

  一个很普通的树干,江诚又掰断了树干的前端,令这树干至少看起来,尖锐了一些,多了那么一丁点儿的威胁力!

  磨剑的声音消失了。

  光头在江诚掰断树干的时候就已经起身了。

  他那白多黑少的双眼,似野兽锁定猎物,盯上了江诚!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