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该来的总会来

魔道巨擘系统 +A -A

  离开三柳院的时候,江诚长舒了一口气,目光中渐渐多出了一丝笑意。

  在他的身旁青青一路相随,看到他眼神中的笑不由撇了撇嘴。

  “其实你刚刚也不用那么委屈自己,我就不相信那姓陈就算动真格还能奈何你不成?”

  江诚的真实实力青青并不清楚,但她却隐隐猜测江诚有所隐藏,定然不是表面上表现出的这么简单。

  两人顺着山路拾阶而下,山风吹来二人的衣袂飘飞,衣袍猎猎作响。

  江诚闻言却摇头一笑,很平淡道:“陈广严的实力很强,如果刚刚不是用险招拼断了他的长剑,我绝对讨不了好处,但既然能和平相处用脑子解决,我又何必再多树敌呢?一点面子而已,没什么......”

  青青哼了一声,不认可却也没有反驳。

  但她却从江诚这话里的意思听出了,江诚的实力绝对不止眼前表现的这一些,至少并没有先前表现的那般很是忌惮陈广严,既然不忌惮,又有这什么底牌呢?

  江诚看着青青的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禁露出笑容,他没有再说什么。

  不管青青怎么想,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做事自有他自己的一套行.事作风。

  忍辱负重?他不在乎,只要能达到目的,弯一下腰又如何,不择手段又如何?这本就是魔道中人应该具备的作风。

  刚刚他的确可以不顾一切爆发体内雄浑的内力,直接动手击败乃至击伤陈广严,但那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他很清楚。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聪明人都懂,江诚虽然自诩内力深厚可击退陈广严,但他毕竟缺少一门厉害的功法杀招,根本没把握击杀陈广严。

  而一旦让陈广严逃走,必将后患无穷。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江诚根本不能杀死陈广严。

  以对方的身份,在左.派中虽然不算什么,但他若是真敢动手杀了对方,必将是彻底激怒左.派高层,等于把自己置于极度危险的境地。

  只有暂时的屈服、隐忍,向对方投诚,才能换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加入左.派投靠陈广严,他才能得到势力的庇护,才能逃脱刑罚执事的惩戒,才可以避过黄子睿带来的直接压力。

  否则,他将在这天魔门中寸步难行。

  甚至刚刚那种情况,如果陈广严钻牛角尖硬是要杀江诚泄愤,那么江诚逼不得已之下为求保命,也可能会将事情引向最糟糕的一面......

  那是江诚不愿看到也尽量在避免的,即便暂时低头,他也要避免。

  杀一个人,有很多机会,有很多方式,最理想最合适的时机杀人,才是他江诚所图的。

  走到了山道的岔口,青青和江诚道了别。

  黑衣弟子在天魔门内都有一处稍好点的住处,至少是比江诚那种茅草屋要好许多的,那居住地就在山腹内的一个山谷中,面积极大,足够西院的黑衣弟子住下。

  江诚现在也有资格入住到黑衣弟子住宅内,不过他现在还需要处理好黄达以及李有量的尸体。

  顺着山路走向了茅草屋的区域,江诚穿着一袭代表黑衣弟子身份的黑色锦袍,路上也遇见了不少灰衣杂役。

  这些杂役其中就有一些是他所认识的,看见他的穿着时都不由瞪大了双目感到无比吃惊。

  其中有个别胆子稍大点儿的张了张嘴还想质问江诚,但面对江诚那双冷漠的眼睛,恁是没有一人最终敢开口。

  江诚晋升成为黑衣弟子的消息不胫而走,大多数灰衣杂役感到震惊和不信,但还是有少部分人吃惊的同时心中发寒,更有人在幸灾乐祸。

  此时,江诚快要走到了自己的茅草屋,也遇见了那一批幸灾乐祸的人。

  这一批人,就在自己的茅草屋门口站着,似乎等候多时。

  为首的是两名同样穿着黑衣的低级弟子,在这两人身旁身旁还有三名灰衣杂役,门口处摆放着的两具尸体,已经说清楚了一切事情始末。

  “江诚,真是没想到啊,每年通过自身实力晋升成黑衣弟子的杂役少之又少,今年晋升成功的人里竟然有你,隐藏得也真是够深的啊......”

  看到江诚走过来,其中一名穿着黑衣的鹰钩鼻男子露出笑容道。

  江诚神色很平淡,走到一行人身前五丈处才停下,看了看那三名幸灾乐祸中又带着些惧怕的灰衣杂役,轻轻摇了摇头。

  “有些人总以为自己很聪明,却去做很愚蠢的事,最终丢了命。”

  鹰钩鼻男子和另外一名黄皮肤中年弟子俱是面色一变。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你可知晓我们二人是谁?”

  鹰钩鼻看着江诚目光闪烁寒芒,但心中已经起了警惕。

  江诚却诧异看了他一眼,奇怪道,“我不过是在说那地上的两具死尸,跟你有什么关系?莫非你也是这种人?”

  “你!”鹰钩鼻男子勃然大怒,“放肆,我乃刑罚堂执事弟子,江诚,你无辜残杀同门弟子,现在立即跟我去往刑罚堂接受惩戒,否则我有权当场击毙你。”

  另外一名黄皮肤的弟子神色也很冷漠,声音冰寒道:“江诚,你杀死的黄达,可是我们左.派黄子睿黄执事的堂兄,即便你现在已经是黑衣弟子,但仍旧需要付出代价。

  请吧,黄执事已经在刑罚堂等候你了,如若不去,后果你是知道的。”

  “呵呵呵呵......”

  江诚点头微笑,脚步迈出,慢慢靠近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

  两名黑衣弟子全都神色警惕。

  他们也看了黄达身上的伤势,虽然那伤势被青青刻意添加了几道其他伤口掩饰过,看起来就像经过一番激战后死去的模样。

  但黄达的实力本就和他们齐平,江诚能经过一番激战杀死黄达,说明实力已经超过了黄达,真对他们二人突然动手,他们可能也会吃亏,由不得不警惕。

  不过警惕归警惕,他们二人也自信联手绝对可以镇压了江诚,这番来他们就已经做好了要动手的打算,此时自是不会惧怕。

  “我想......”

  江诚微笑直视着二人,已经走到了他们身前不足两丈之处,再靠近必然遭受对方的合力围攻。

  这时他的声音最后一个音节已经拖长,对方二人的警惕心也全都提高到了极点。

  江诚突然一个前冲而后猛地后撤。

  便在那刹那之间,对方二人目光一寒同时出手,扑向江诚刚刚前冲而来的方位,然而这二人的一扑,却因江诚及时而突兀的一个后撤给成功避过。

  人影闪过。

  二人全都心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