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暂时隐忍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江湖之中,实力为尊,或许有时候还会讲讲道理再论实力。

  但在天魔门中,道理行不通,唯一能行得通的那就只有实力。

  有了实力,你才有资格说话。

  现在江诚就面临这样的一个情况,他想要说话也可以,必须先过了陈广严这一关再说。

  面对陈广严势无阻挡的一剑,江诚不敢怠慢,他的实战经验并不算丰富,就算学了两招基础拳脚。

  可想要以还未学透的基础拳脚去硬接陈广严这练至了小成的基础剑法,那就纯属扯淡了。

  嗡!

  剑鸣迎面,江诚堪堪侧过身体避开,那锋锐的剑锋划破他的衣衫,江诚惊得后背冒汗,可还不待他缓口气,陈广严这一剑又顺势横扫而来。

  江诚反应也快,一个猴子蹲身猛地蹲地避开,森冷的剑锋从他的头顶扫过,一缕发丝随风荡远,江诚只觉头皮发麻。

  这一刻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系统在这个时候也无法帮到他,他唯有靠自己的实力保命。

  面对在十万黑衣弟子中都足以排进前十的陈广严,他再想像对付黄达那样轻松简直是妄想。

  每年一次的天魔门大比都会召进黑衣弟子中的前一百人进入外门,这陈广严可以说已经算是内定的外门弟子,剑法犀利非常,杀伤力不是江诚那三脚猫的基础拳脚可比。

  嗖地一声,江诚几乎刚刚蹲身躲过一剑,陈广严手中的长剑便顺势猛.插而下,剑法转换间没有一丝滞碍,灵动而狠辣。

  这一剑江诚避无可避,青青怒瞪美眸几道飞镖射.出,却又被另外两个跟班儿拦截了下来纠缠着。

  眼看森冷的剑锋就要把江诚的身体直接洞穿,这一刻江诚却双手外翻猛夹向刺来的利剑剑刃。

  在他探出双掌的那一刻,体内雄浑的内力已经顺着经脉灌输到了掌心劳宫穴。

  空手夺白刃?

  陈广严眼神一冷,心中冷笑不迭,暗骂江诚真是不自量力,这一剑他没有丝毫收手力道更猛更强,一剑落下!

  嗤地一声,剑刃猛.插而下,却突然愈发滞涩紧实,到了最后竟无法寸进。

  陈广严目露不可思议之色,江诚竟然空手接住了他这一剑?

  锋利的剑尖已经快要洞穿江诚的胸膛,但就是那么最后一寸的距离,他这一剑竟然无法真正落下!

  江诚的这两只肉掌竟然夹住了剑刃?

  青青和那俩跟班也都被这一幕所惊动,看向江诚的目光带着动容之色。

  陈广严怒极,只觉江诚的双掌剧烈震颤着,仿佛有大力在其中蕴含,他手中长剑震颤几乎都无法把持,他暴喝一声还待继续猛扎下去。

  然而便在此刻江诚也同时怒吼,身形不退反进猛窜而起,那精铁长剑被他两手死死夹住随着他的身体同时弯折起来。

  钪呛一声爆响在大厅内炸开!

  这精铁长剑竟然直接被江诚的双掌给掰断,巨大的惯性冲击下江诚的两掌都被那锋锐的剑刃绞伤,鲜血直流。

  “大胆!”

  陈广严趔趄退后两步只觉无比羞怒暴喝出声,两眼散发凛然的杀机。

  江诚却在此时强压下.体内沸腾内力,双目微闪,突然单膝跪地低下头,双手把断剑剑刃托起,然后平稳放在地上。

  他这个举动让本来还待出狠手的陈广严陡然一愣,而后便见江诚从怀里掏出了四锭大银元宝,每个都是五十两分量十足的银锭。

  银灿灿晃眼的银元宝在江诚满是鲜血的手中很扎眼,江诚放下这四个元宝,又从怀里掏出了源自黄达的那张五十两小银票也放在地上。

  足足两百五十两的白银!

  江诚这番举动意思已经表达很明显,陈广严怒火消了大半,眼神闪烁寒芒望着江诚神色阴晴不定。

  他的杀心还未灭,魔门中人不讲究什么规矩法律,只讲究随心而为,他刚刚想杀江诚,现在这么一会儿也不可能说不杀就不杀。

  江诚明白陈广严定然杀心未消,他仍旧单膝跪地并没有起身,抱拳很恭敬道:“陈师兄,我江诚今日特来投诚于你,并非恶意寻衅滋事。

  这地上两百五十两银子,其中五十两银票得自黄达,另外两百两银子乃是我向青青师姐暂借的,只为表达我的一片赤诚之意。

  杀死黄达,实乃迫不得已之举,但我加入左.派投靠陈师兄之心,却十分坚定,还望陈师兄能够接纳!”

  青青看着单膝半跪在地的江诚,她的美眸闪动,心中却感到无比的惊讶。

  她知道江诚是为了投诚而来,也做好了举荐的打算,但刚刚一场大战爆发,她本以为此事就此告吹,却没料到江诚能够如此忍辱负重跪地投诚。

  换做是她,根本不会去这么做。

  但江诚就是这么却做了,主动弯腰了。

  陈广严看着地上的银两,眯起了眼睛,盯着江诚沉吟了半晌,“你杀了黄达,却投靠于我,是想借我的庇护,逃避来自黄子睿的怒火,这个麻烦你认为我会接吗?”

  江诚平静点头,“陈师兄刚刚也试出了我的实力,虽然不及师兄你一半的功力,但我也有信心可与你身后跟随这二人比肩,我若投靠师兄你,至少你在左.派中的势力也会强大一分。

  至于来自黄子睿的报复......”

  江诚话语一顿,目光直接视着神色阴沉的陈广严,“难道师兄你还会怕黄子睿?换句话说,就算现在我不加入到师兄的阵营,师兄你把我交给黄子睿,他就会顾念师兄你的好?会和你成为朋友?”

  “不可能。”

  这个答案在青青和另外两名跟班的心中响起,也在陈广严的心中响起。

  看着言辞犀利态度恭敬的江诚,陈广严最后一丝怒火也勉强压了下去,目光落在了地面的二百五十两银子上。

  二百五十两银子,按照左.派每月分发给他的例钱来说,至少要发足一年才有这么多。

  而且,这银子还是江诚从青青那里借来的,这是否也代表着青青的一种妥协态度?

  还有,江诚的实力的确也是不容小觑,又和黄子睿几乎成了死敌,陈广严心里慢慢有了计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