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言不合就动手

魔道巨擘系统 +A -A

  陈广严这个人脸皮够厚,但心胸很狭隘,表面上看似风度翩翩笑容满面,实则是真正的口蜜腹剑。

  都是魔门中人,谁手里没沾点儿血腥,谁又会真的是坦荡好人?

  如果是那种凶神恶煞表现在脸上的,或许还好对付一些,但像陈广严这种将凶恶隐藏起来,以表面的虚伪和善待人的家伙,那才是真正难对付的主儿。

  青青很清楚这陈广严是个怎样的人,因此对于陈广严的疯狂追求她一直是抱以很反感的态度。

  若非是派系里的高层交代她现在归属陈广严统领,她是压根儿不想在这种人身边多呆一秒的。

  “陈广严,这次我来找你也没别的事,他叫江诚,曾经帮过我一个大忙,一直以来我都庇护他,现在他已经晋升成为了黑衣弟子,打算加入我们****。”

  对陈广严说话青青向来很不客气,使得跟在陈广严身旁的两名跟班儿均轻轻蹙眉。

  “噢,这件事儿嘛,小事而已,既然青青你都开口了我自然大开方便门。”

  陈广严目光一闪,看了眼江诚,而后笑着对青青满口答应。

  他是真的对追求青青的事情不遗余力,这不仅仅是因为青青长得漂亮,更是因为青青的实力够强,有心计有野心。

  这样的女人如果能和他结合成伴侣,那么必将成为他身旁最得力的帮手,可以助他在天魔门的激烈竞争中走得更远。

  至于说什么感情,什么喜欢之类的,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陈广严是不曾诞生的。

  他追求青青,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利益。

  “这可是你说的。”

  青青看着陈广严,神色有些狡黠。

  江诚站在青青身旁微笑着不吭声,他明白接下来发生的会是关键。

  “是啊,小事而已,我说的,怎么?他有什么问题吗?”

  陈广严轻轻皱了下眉,看向江诚。

  他不是傻.子,青青这幅表情和激将的语气,但凡有点儿心的人都能看出其中有猫腻,关键他刚刚已经开口答应了。

  现在就算反悔也不太好开口,但出于谨慎起见陈广严还是询问了一句。

  “陈广严,你可还记得黄子睿?”

  青青不答反问。

  “提那厮作甚。”

  陈广严哼了一声,有些不愉。

  “黄子睿有个堂兄名叫黄达,也是咱们****的人,但现在黄达死了。”

  青青微笑道。

  “死了。”陈广严一瞪眼,旋即立即看向江诚,目光陡然就锐利起来。

  “你杀的?”

  这句话陈广严几乎是喝问,在他身旁的两名跟班也均都将视线牢牢锁定向江诚,三人的气机锁定江诚感觉皮肤都有些刺痛,简直如芒在背。

  说翻脸就翻脸,这就是陈广严。

  不过现在江诚却暗暗心惊,陈广严就算了,没想到他身旁的两名跟班竟然也习了内功心法。

  三人的气机联合在一起,目光中都带着浓浓的不善,给江诚带来了威胁感,几乎刺激得他体内的内力就要禁不住运转周身。

  强压下小腹丹田内激荡的内力,江诚神色也只是在初时微变,而后很快就镇定下来。

  面对陈广严三人的不善目光他点了点头,坦然承认。

  “黄达的确是我杀的,所以我想现在加入到你们****,受到你们的庇护。”

  “杀了我****的人,还想加入我们****?”

  陈广严怒极反笑,对青青也不客气了起来,“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恐怕你是打错算盘了,我的确和黄子睿不对付,但不管再怎么不对付,那也是我们****内的私事。

  现在此人既然杀了我们****的人,那么他就是外敌,就算我对黄子睿再怎么厌恶,我也必须擒拿住他交由黄子睿处置,这是派内的规矩。”

  话说罢陈广严就一挥手,目露寒芒盯向江诚,“拿下他。”

  立即两名跟班全都气势汹汹猛冲向江诚,二人都修炼有心法,手头上的功夫更不弱,全都手掌老茧遍布,是练了极为厉害的掌上功夫。

  “住手!”

  青青冷哼呵斥,双臂一抖嗖嗖嗖便有数道柳叶镖已然成两道品型飞出,竟直接对那两名跟班下辣手。

  两人都被吓了一跳,不过他们二人的实力虽然不及青青,但至少还是有些自保之力。

  瞬间两人便后撤之间手掌飞劈,可以清晰听见空气都被劈得呜呜之声,力道沉猛。

  啪啪啪。

  柳叶镖被二人凭借堪比老树皮般坚硬的肉掌击落,不过两人也是面露痛楚,粗厚的手掌被柳叶镖的锋锐给划破了不深不浅的伤口,鲜血渗出。

  这还是二人肉掌灌注了内力的结果,否则伤口只会更大。

  “你简直放肆。”

  陈广严大怒。

  他是为了利益才追求青青,可不是真的喜欢上这个疯女人。

  今天再次见到这个疯女人疯癫的一面,他的颜面挂不住了,自己手下都被打伤了,若是还忍气吞声,那他就不是心胸狭隘的陈广严了。

  “我也不是放肆一回两回了。”

  青青毫不示弱,嗖嗖嗖嗖先下手为强,密密麻麻一片寒芒闪烁的柳叶镖激射向了陈广严,竟然丝毫不退让。

  她也是长时间保护江诚有些习惯了,一动手都忘了现在的江诚可能实力不在她之下,下意识就抢先出手庇护江诚。

  陈广严暴喝一声,身形不退反进猛冲而来。

  只见咻地一道白芒在大厅内骤然亮起,当真有一剑惊鸿亮满堂的惊艳之感。

  剑鸣起!

  “叮叮铛铛”一阵密集声响爆发。

  所有的柳叶镖都被陈广严这一剑荡开,青青神色微变身形连闪,避开被这一剑攻击到身前的危险。

  她的身法极好,至少比之江诚是强了一大截。

  不过陈广严显然并非将她视作目标,这一剑逼退了青青,余势不减直奔江诚,剑芒如毒蛇吐信抖出剑花朵朵。

  银灿灿的剑光绚丽而蕴含绝命杀机!

  直指江诚周身各大要害!

  这陈广严果然是笑里藏刀,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夺人性命。

  面对这一剑,江诚避无可避,他身法不行,此刻青青被逼退,他唯有硬撼一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