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加入派系

魔道巨擘系统 +A -A

  青青很快镇定了下来,不论江诚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不论他为何之前一直在隐藏隐忍,青青却愿意对这个曾救过她一命的人付出信任。

  “现在你有什么打算?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青青很直接的问,她明白江诚既然想好了去晋升为黑衣弟子,那么接下来肯定还有一番计划。

  “我打算加入左.派,你为我引荐吧。”

  江诚也没和青青客气,事实上就算这次在路上没有遇见青青,在晋升成黑衣弟子后他也会主动找上青青。

  天魔门实在太大了,十数万的教众注定了天魔门的昌盛,注定了天魔门乃魔道魁首。

  然而越是庞大的势力当中,利益纠纷就越复杂。

  因为利益的关系,庞大的天魔门中也会划分出各种派系,存在着极为残酷激烈的内部竞争。

  左.派,就是天魔门中一个颇为强大的派系,左.派执牛耳者便是天魔门内门长老左禅机。

  在天魔门中,左.派的势力范围主要是在东院,也即是目前江诚所处的这一大.片区域。

  青青早在成为黑衣弟子时就已加入到了左.派的阵营,这是非常必要的,独行的弟子缺少派系势力的庇护,是很难混出什么名堂的,处处都受到排挤。

  江诚早就打算在晋升成黑衣弟子后就加入到左.派,现在既然正好遇到了点儿麻烦,那自然更需要快点加入派系,寻求强者的庇护。

  青青听到江诚的打算也明白他的想法,点头表示赞同。

  江诚洒然一笑,遂开始在床底下把白银掏出了两百两,旋即又把其他银子在地上挖了个坑全埋了进去。

  这些举动他压根儿就没有避着青青,财帛的确是能动人心,但那也要看是什么人。

  江诚明白青青是极有抱负和野心的,这么一点儿白银或许会让她吃惊,却不会让她心生贪念。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青青看着江诚把银子都埋好后,一句话也没有多问,只是静静看着等待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秘密,江诚有,青青自己也有,她明白这是每个人都心照不宣不需去问的事,有时候问了非但得不到答案,反而可能会破坏原有的一些和睦。

  揣着两百两白银,江诚又从李有量以及黄达的身上摸出了些财产。

  李有量身上就二两碎银子,江诚随手抛进了自己的钱袋。

  黄达身上的财产就有些多,竟然搜出了一张小面额的五十两银票,还有一瓶使用了一半的一品淬体丹。

  这些死人财,对于出身在天魔门的所有人来说,吞了都没有一点儿心理负担。

  魔门中人行.事,向来随心随欲无所顾忌,什么死人财不吉祥之类的屁话,没人会当回事儿,身为魔道喽�的江诚,同样不当回事儿。

  做完这一切,江诚把黄达和李有量的尸体都扔到了床底下,带着这一批财产就和青青离开了茅屋,去往左.派在东院的一个小驻地。

  整片东院,现在都归属为左.派管辖。

  左.派会安插自己的人手控制东院的一些实权职位,还会向受到庇护的大量黑衣弟子征收每个月的保护费。

  当然,没有一个势力是靠自己手下那点儿上供的财产谋求发展的。

  想要不断壮大,保证在派系斗争中的强势地位,还得和其他派系的势力展开资源竞争。

  这些派系之间的资源竞争都是在天魔门内部的竞争,是在长老团的互相制衡下进行的,不会过火,也不会失去竞争和淘汰的游戏规则。

  黄达其实就是左.派的人,还因为其堂弟黄子睿的关系被分配到了一个有点儿实权的执事干着。

  现在黄达被江诚给杀了,这事一旦被揭发,或许也不用刑罚执事找上门了,江诚可能连左.派这一关都过不了。

  但现在,他却主动和青青一起去加入到左.派。

  这并非自投罗。

  还是那一句话,财帛动人心,在天魔门中不存在绝对的朋友,只存在绝对的利益。

  左.派中,同样也会有竞争和矛盾,有看黄达不顺眼的人,也有恨黄子睿入骨的人。

  江诚要找的,就是敌人的敌人,那将会是他的朋友,合作的对象。

  左.派的在东院的其中一个小驻地是一片大宅院。

  宅院门前有三株柳树,故而此院名为三柳院。

  目前坐镇这片三柳院驻地的人其实也是一名黑衣弟子,且此人还是黄子睿的死敌。

  青青投靠的对象其实也就是此人,这也就导致黄达一直对青青很不感冒,继而对和青青走得近的江诚百般刁难。

  若非是青青的实力太强且人也太疯,黄达还并不敢把青青往死里得罪,江诚估计也早就被黄达给整死,压根儿活不到现在。

  江诚曾听青青说起过这三柳院主事人的一些讯息。

  对方名叫陈广严,早在三年前就已成为天魔门黑衣弟子,短短三年时间便飞快崛起强大,如今在十万黑衣弟子中实力可以稳居前十。

  因此人曾和黄子睿交手吃了点儿小亏,而后二人又常常产生摩擦,仇隙扩大,故而一直对黄子睿记恨在心。

  江诚听青青说的时候,看青青的神态似乎对这个陈广严很反感,他起初还有些不理解。

  不过现在,当他见到陈广严本人的时候,他理解了,理解的同时也感到有些好笑。

  “青青,你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我这了,哎,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我可是茶不思饭不想的,你看我都瘦了。”

  坐在三柳院的宅子大厅内,当看到身穿黑衣锦袍风度翩翩的陈广严匆匆走进来时,江诚连忙起身。

  不过对方这随后殷切看向青青说出的一番情话,却让江诚听了直反胃,感到皮肤都发紧。

  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青青这么反感陈广严,以青青的性格,这陈广严整天一见面就说这种渗人的话,她不反感才叫奇怪。

  “陈广严,注意你的言行,我两天前还来过你这儿。”

  青青柳眉倒竖。

  陈广严脸皮却厚得很,呵呵笑着,“就是两天的时间,我已经瘦了一圈,青青,你什么时候在我这里住下就好了。”

  “闭嘴!”青青俏.脸含煞。

  陈广严虽然是这里的主事,她有时也得听命于对方。

  但若论实力她在十万黑衣弟子中也能稳稳列入前五十的行列,陈广严纵然实力强也不能在她面前得寸进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