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看不透

魔道巨擘系统 +A -A

  接近两米高的梅花桩,每一个木桩都不足半脚的直径,考验的就是人的身法,对于新手来说,这却是比木人桩还要难的考验。

  江诚对走这梅花桩也没什么把握,他学过基础拳脚是没错,却又没学基础身法,拳脚用在走桩上是没任何优势的。

  可如今他必须要晋升为天魔门弟子,即使没把握他也得先试试再说。

  两米高的桩,江诚是爬上去的,这样子就让王执事摇了摇头,很不看好。

  以前不是没有杂役想晋升为黑衣弟子,但至少人家那上桩子都是直接跃上去的,稳当当落在桩上,不说潇洒自如,至少架势是摆出来了。

  青青看到江诚这模样,心里也感到焦急。

  江诚站上桩,深呼吸一口气,感觉两腿有点儿发颤。

  身前跨度有些大的一个个桩子摆成梅花形状,他必须每个桩子都踩到走完一程才算过关。

  梅花桩有个行步三法的基本练法,可惜江诚听过没学过,梅花桩还有个桩步五势的基本变化,可惜江诚同样没研究过。

  现在他就只能指望自己腿脚够灵活,指望刚刚那五十两银子能发挥点儿作用了。

  探出一只脚,江诚踩在前面最近的一个木桩上,不过半只脚的木桩待江诚踏上后,他感觉身子晃了晃。

  “速度快点儿!”

  王执事不耐喊了声。

  江诚咬牙,唯有硬着头皮加快步伐走下去。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江诚额头都开始冒汗,这么一会儿他已经走出了七八步,精神力高度集中,他已完全算是超水平发挥。

  像他这样胡乱走,根本就不叫走桩。

  但王执事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管,这是默认的一个行规,他之前既然收了江诚的好处,那么在考验过程中放点儿水也没什么。

  当然,这放水的程度也不会太严重,如果江诚现在从桩上掉了下来或者没走完全程,那么江诚还是算考验没通过。

  十几息后,江诚走完全程,呼了一口气他双脚颤颤站好,面色微微潮.红,看向了王执事。

  “嗯。”

  王执事漫不经心的轻点了下头,这算是过关了。

  江诚暗喜,连忙跳下桩子,向着王执事抱拳施礼。

  “行了,江诚是吧,你现在已经通过了咱们天魔门黑衣弟子的考验,现在就可以随我去登记领取身份令牌和衣物了。”

  王执事摆了摆手,不想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

  江诚看了一眼青青,这个一直以来都照顾他的女子露出了开心的笑颜,对着他伸出了一个大拇指,两个酒窝在脸上绽放很是好看。

  二人随着王执事回到大厅,简单的做了登记后,王执事就分发了江诚一套黑色衣物以及一块天魔门低级弟子的令牌。

  令牌就是一块铁木雕刻而成的,正面雕刻的是天魔门的标志,一张类似骷髅头的魔头面孔,反面则是一个代号――十万零四千五百零三。

  这代表江诚是第十万四千五百零三个成为天魔门低级弟子的人,目前就排在天魔门低级弟子的最后一位,在他前面还有十万多人。

  “系统提示:恭喜宿主晋升为魔道炮灰,奖励活跃值300点。”

  江诚有点儿晕,从杂役晋升成了炮灰,感情这炮灰的身份还是值得庆贺的?不过能够得到三百点活跃值的意外奖励,这却是让江诚感到很满意。

  合计了一下,他现在也有五百点活跃值了,够兑换一个中级活跃宝箱了,不过现在还不是兑换的时候,江诚不再多想。

  拿着衣物和令牌,和青青拜别了王执事,遂一起出了荣耀堂。

  “没看出来,你竟然不声不响的练出了点儿功夫,除了身法差了许多,手头上功夫还算可以啊。”

  路上青青和江诚笑谈着。

  现在江诚成为了低级弟子,也敢在路上放心大胆的挺胸走了,虽然他现在还穿着一身杂役的衣服。

  面对青青的打趣,江诚虽然也感到兴奋,可另一桩事他却没忘,看了看四周没人,江诚神色微微凝重了些,轻声把自己杀死黄达和李有量的事情说了。

  青青在江诚神色凝重时就察觉到了什么,在之后听到了江诚说的内容后,即便心里已经有了些准备也被吓了一跳。

  “你竟然杀......”

  青青瞪着江诚没说下去,但美眸中的不可思议之色却显然表示出了她的吃惊。

  岂能不吃惊。

  虽然她知道江诚现在会点儿粗浅的功夫,可黄达那是什么人?那是早就成了天魔门弟子的人,手底下的功夫比之前那个陈疤子都要强很多。

  江诚可以杀了陈疤子,那他的实力是隐藏有多深?

  “我就知道你是这反应,不过现在该是想办法解决这件事的时候,我也不确定他们来找我的时候,是否有其他人知晓。我这么急着晋升成弟子,也是想逃过刑罚执事的惩戒。”

  江诚语气淡淡,二人已经快走到了他所在的茅屋。

  这个时候其他的杂役弟子都已经完成了每天的杂物返回,看见江诚和青青走在一起都远远避开。

  他们平日里没少奚落嘲笑江诚,都担心江诚趁着青青在身边时找他们的麻烦。

  江诚没心思理会这些只会趋炎附势的小人物,带着青青直接来到了自己的茅屋,在许多杂役弟子惊讶嫉妒的目光中,和青青一起进了屋子。

  “他娘个小蹄子的,这江诚是要拽上天了啊,竟然还带着青青师姐进了屋子。”

  “没看出来这小子竟然有这等手段啊,青青师姐何曾进过其他男人的房间,这估计是头一遭吧。”

  “靠,你丫的小声点儿,让青青师姐听见了你小心你的舌头被割掉!”

  一群杂役弟子都在暗地里窃窃私语议论着,为江诚这生猛的行径感到十分吃惊嫉妒。

  青青随江诚进了房间后就看到了墙角阴暗处黄达和李有量的尸体,她走近一看,眼中瞳孔不由微微一缩,再看向江诚的眼神时就显得大有深意了。

  黄达和李有量的尸体伤势不多,青青不是初入江湖的雏儿,她看一眼这两人的伤势就心里有了判断。

  出手杀黄达和李有量二人的江诚,实力强出这两人简直不是一个档次。

  李有量就不说了,黄达的实力摆在那里,但现在看这伤势,分明是被人先打断了右臂,而后直接被扣住了脖子一击毙命。

  简单来说,这证明江诚是在两招内就解决了黄达。

  这可能吗?

  青青看着江诚那平静中含笑的眼神儿,那眼神中的镇静和信任,只给她透露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讯息。

  很有可能!



  

--------r---e--a-----d-----7---6--6------